第六四零章王八之气王霸之气

    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众大臣不再犯拧,他们也害怕死,事实上,他们比普通百姓更害怕死。

    普通百姓过得极度贫穷,很多百姓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甚至,有的人,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在绝望的时候,死亡反而是一种解脱。

    然而,这些大臣不是,他们有良田万倾,有广厦万间,妻妾如云,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普通百姓永远无法想象的享受。

    他们为什么要死?

    至于崇祯要出城,那就让他出吧。

    众臣让开道路,崇祯的大驾玉辂,开始缓缓前行。

    直到崇祯皇帝的车队的随从离开之后,众臣围住温体仁:“长卿公,陛下是因此移驾出宫?”

    温仁体此时也是方寸大乱,作为崇祯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一任首辅,他自崇祯三年开始入阁,一直到历史上的崇祯十年。

    他能坐稳内阁首辅的位置,凭心而论,而真不是像其他内阁大臣一样,依靠的是什么朋党和东林党,他不是东林党人,依靠的其实是崇祯皇帝的信任。

    他从来不反对崇祯的意见,不像其他大臣与崇祯顶着来,而是顺势,就像广宁大捷的时候,崇祯要去天津迎接全旭和卢象升。

    要是放在其他大臣身上,死也不让崇祯出京城,偏偏温体仁就同意了,当然,最开始的时候,温体仁也不仇视全旭。

    在他眼中,全旭就一个武夫,卢象升是进士出身,又是东林党人,如果干出成绩,肯定入阁,抢他的内阁首辅的位置。

    如果不是因为全旭发表那篇科普文章,他甚至不会与全旭为敌,因为他知道崇祯心中,全旭的位置,比卢象升更重。

    坤兴公主的脸,全旭敢捏。

    太子殿下的头,全旭敢拍,而且没有任何问题。

    这是崇祯对全旭的无条件信任。

    史书对他的评价是“未尝建一策,惟日与善类为仇”,史书是修的?那是清朝,凡事反着看,温体仁虽然是最适合崇祯朝的内阁首辅。

    很多小说都写大明如何如何改革,其实,大明的制度和官僚整个腐败,越改革,越糟糕,因为,这个时候大明已经没有执行力了。

    温体仁的内阁,整个而言,在比烂的年代,还算中规中矩,算不上好,谈不上最坏。

    温体仁此时最头疼的问题是,崇祯要出宫,不仅没有带着他,甚至没有告诉他所去何处。这让他产生了深深的危机意识。

    时间不长,一名官员来到他的耳边轻声低语起来。

    全旭生病了,好像非常严重。

    这让温体仁心中一松。

    不过,转念一想,他就有些失望,要知道全旭是武夫,作为武夫,身体肯定是极好的,就算生了病,那他也没有多大的事儿。

    当崇祯的车驾抵达良乡县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子时,全旭已经进入了刚刚准备睡觉,三十多名太医一起上阵。

    众太医一通望闻切问之后,转身向崇祯皇帝禀告道:“陛下,侯爷只是有少许着凉而已,喝两碗姜汤驱驱寒,再睡一觉就好了。”

    “谢天谢地……”崇祯望着全旭道:“全卿感觉怎么样了?”

    全旭也不知道崇祯怎么会这么紧张:“臣感觉,现在强壮得可以打死一头老虎!”

    “别说疯话,赶紧把这碗姜汤了!”

    崇祯指着周皇后端来的姜汤道:“这可是皇后亲手为你煮的!”

    无奈之下,全旭只要捏着鼻子再喝一碗姜汤。

    等着全旭睡下,崇祯这才离开这个帐篷。

    全旭虽然睡着,可是京城却迟迟不能平静。

    “唉,你听说了吗?”

    “我又不是聋的?化雹为雨强行逆天,这么大的事情早已传遍整个大明,就算是聋子都该知道了!”

    “你说邪不邪门?”

    “武威侯说了,人定胜天!大概是这贼老天都让他那股疯劲给吓怕了吧?”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据说是用火箭将一些化学物质送进云层去,变成融水落下来,具体是怎么做的我也不清楚,大概只有他才知道了。”

    “这太神奇了,跟呼风唤雨有什么区别?”

    “你要是羡慕可以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辽东去上学呀,那里学校有教授化学这门课程,把化学学好了,你的孩子将来也能呼风唤雨。”

    “你还别说,我前些天就把孩子送到那里去了。那里好啊,管得严,能学到的东西多,音乐、书法、农艺、园艺、武术、天文、地理……样样都教,就算读不出来也能学到很多有用的东西。”

    “我早在一年前就把孩子送过去了,那小子原本捣蛋得要命,在那里呆了一年,嘿,乖巧得很了!”

    不得不说,这年头人工降雨确实是件逆天的大事,大江南北一下子就传遍了,举国为之震动!

    最神奇的是,原本雹灾席卷整个北方,来势汹汹,势不可挡,现在却戛然而止了,好吧,从全旭的角度来分析,应该是这股强冷空气已经是强弩之末,被消耗殆尽了,但是老百姓可不是这样看的,在他们看来,肯定是那个不让人活的贼老天让冠军侯的打败了,不敢再作怪了。

    一时间,上至京城,下至穷乡僻壤,王侯公卿,贩夫走卒,都在争相议论这一事情,而且越传越玄乎,传到后来,就变成全旭化身天神,将降下雹灾为害人间的妖孽暴揍一顿,逼他们化雹为雨造福百姓了。

    没办法,这年头老百姓还是相当迷信的,对于自己不能理解的事物,通通都归结为鬼神伟力,让他们明白人工降雨的原理也太为难他们了。

    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得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行。当然,不管迷信与否,都不妨碍有条件的人作出正确的决定,把自己的孩子送过去,拜全旭为师!

    呼唤雨的本领哟,谁不想学?

    自从崇祯八年开始,辽东大学、辽东军事学院、辽东党校等几所学校的报名处人满为患,工作人员耐心的向大家解释:现在招生已经结束了,想报名的话得等到下个学期才行……

    话还没说完,就被银票和银圆给埋了。

    老百姓性子挺急躁的,别说一个学期,一天都不想多等,现在就要!

    原本全旭以为,要推广科学教育,需要花费大量的功夫,可是他太小看了大明人的聪明之处。

    现在大明百姓已经琢磨过来味了,辽东军事学院,培养的都是全家军陆军军官,辽东海军军事学院,培养的都是海军军官,辽东工业大学,培养的都是高级技工,不想当官可以挣大钱的地方。

    至于辽东党校,则是培养优秀的工业党党员,这些工业党党员,是可以当官的,类似于大明京城的国子监和太学。

    这下好了,大量的百姓把自己的孩子送到辽东,准备接受向全旭学习呼风唤雨之术。

    当然,崇祯皇帝不需要这么做,他可以直接后门。

    随着三天之后,全旭完全康复之后,崇祯也没有返回京城,反正,大明不需要这个皇帝,政务一样顺利运转,他也厌恶了没天没夜的吵架扯蛋。

    跟着全旭观察火箭军的火箭弹,看着火箭向空中发射。

    随着全旭的身体好转,全旭正准备带着他的火箭军,前往归德府,顺天府的这场雨并没有波及归德府,归德府依旧干旱。

    可气象雷达的检测,归德府境内在未来半个月,会有积雪云,全旭可以带着他的火箭军跑到归德府境内再装一把逼。

    不过,现在的全旭则带着坤兴公主和太子介绍他的鱼缸,没错这个鱼缸里有十几条天下第一鲜。

    “这种鱼呢,就是河鲀了……记住,是河鲀,不是河豚,河鲀跟河豚是不一样的!你看它们跟个蝌蚪似的,圆滚滚,气鼓鼓的,是不是非常可爱呢?”

    全旭接受道:“我可告诉你们,这种鱼不仅可爱,还非常好吃,肉质鲜美嫩滑,吃完之后,好几个小时仍然齿颊留香!不过得当心,它们可是有剧毒的,稍不留神就会出人命!”

    坤兴公主紧张地问:“有多毒?”

    “有多毒?这么一点点就能毒死人!”全旭伸出小手指道:“尤其是鱼眼、鱼肝、鱼卵,更是剧毒无比,必须非常小心,万一误食,那可是无药可救的!最擅长料理河鲀的,是日本厨师,也就是那帮正在忙个不停的矮子了。他们经验非常丰富,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最大限度地保留河鲀的鲜美,同时又避免中毒!不过啊,这几个厨子是我好不容易才从日本抓回来的,不能给你们,如果你们还想吃河鲀,就自己想办法!”

    太子不以为然的笑道:“这点小事还难得我?回头我就让父皇发兵去打日本,抓几十个日本厨子回来,天天给我做河鲀吃!”

    坤兴公主拍着小手叫:“好!多几起个回来!”

    周皇后看着太子和公主跟着全旭变成了小吃货,一脸幽怨:“陛下,臣妾是不是做错了?”

    崇祯还来得及说话。

    全旭道:“不错,这才是太子的样子,唯唯诺诺,哪有王八之气!”

    “是霸王之气!”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