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滚!

    《情满四合院》这部电视剧的前半部分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那个时间段社会最主要问题是什么?吃不饱穿不暖,生活必需品都是凭票供应,有钱也买不到。

    这样的环境下,【双倍收获】这个技能的重要性就体现出来了-就像以前在《匆匆那年》里帮菜农下地干活一样,拿工钱还能额外收获一份蔬菜。

    从十多个技能里找到【双倍收获LV1】,在后面的“+”号轻轻一点,技能强化点减1,【双倍收获LV1】升级成【双倍收获LV2】。

    按照林跃的想法,双倍收获变成四倍收获最理想了,不过问题是,他想多了。

    【双倍收获LV2】(注释:目标对象是动物时,在固有收获的基础上追加一份至随身空间。)

    这解释看得他愣了好一会儿,目标对象是活物,什么意思?打猎?钓鱼?

    皱着眉头想了一阵,他明白了,【双倍收获LV1】是从植物上采摘新鲜果实,比如拔萝卜、割麦子、摘水果时在固有收获的基础上多加一倍,而【双倍收获LV2】呢,目标对象追加了动物,比如薅羊毛,拾鸡蛋,割鹿角,挤牛奶什么的,能够多得一份收获。

    以电视剧里的生活环境,四合院里养牛养羊不现实,不过喂个鸡鸭什么的,还是挺好的,要知道鸡蛋可是硬通货,从他查资料掌握的信息来看,根据区域不同,市面上一到两个鸡蛋能换一斤粮票呢……当然,那个年代都是偷偷地换。

    1点技能强化点换个【双倍收获LV2】,投入产出比还不错。

    搞定这件事,林跃再不多想,上划面板到任务列表,选择接受任务。

    唰~

    房间里白光一闪,拉着的窗帘动了动,一个大活人不翼而飞。

    喵~喵~

    夏侯发出两声喵叫,有点埋怨他没有带它去的意思,那边八顿蹬踏几下两个前腿儿,哈达哈达喘着粗气,一副危机解除终于放心的样子。

    ……

    呼。

    风声过耳,刺眼的白徐徐收敛,眼前景象由模糊转为清晰,身后传来的感觉也变硬变凉。

    “嘿,我说小林呐,你怎么搁这儿睡着了?快醒醒,今天上面的人来检查,李副厂长正带着纠察组的人到处巡视呢,要是看到你在这里睡觉,至少也得骂你两句。”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林跃抬头一瞧,是个三十多岁,穿蓝色工作服戴白色套袖的男子。

    “徐哥。”下意识叫出这个称呼,林跃从地上起来,扭脸一看,原来自己倚着车床睡着了,怪不得刚才后背又凉又硬,咯得很。

    徐哥说道:“怎么?昨天没休息好?”

    “嗯,有点。”

    “那也不能在这地儿睡觉啊,就算今天没检查的,这大冬天的你也不怕冻感冒了?”说着话徐哥递过来一个白瓷缸:“给,喝口热水,暖和暖和。”

    “哎。”林跃也不矫情,接过白瓷缸,摘掉盖子喝了两口热水,完事递回去:“还是徐哥对我好。”

    “行了,醒醒盹赶紧干活吧,我走了。”徐哥又拍拍他的肩膀,转身走了。

    林跃转回头,看看面前的台虎钳,拿起丢在一边儿的白色套袖戴上,扭脸打量一眼身后,呵,熟人。

    这不是四合院里的一大爷,道貌岸然易中海吗?自己怎么分到他在的车间来了?

    念头在脑海一过,一连串信息流注入脑海。

    林跃,二十岁,未婚,昌平人,一个月前接大伯的班入职轧钢厂,同时住进四合院前院西厢耳房。

    咣唧~

    身后传来的金属撞击声将他惊醒,林跃顺手拿起一个弯头往台虎钳一夹,按照徐哥前几天教他的技术,用锉刀锉削弯头外侧同时,一心两用,唤醒系统菜单,下拉板面至任务栏,检视系统要求。

    主线任务:渣男不算坏,流氓不算混,做一个恶人吧,对这群王八蛋以毒攻毒。

    支线任务:令傻柱后悔同秦淮茹结婚。

    基础奖励:?

    任务难度:普通。

    失败惩罚:无。

    能否放弃任务:随时。

    时限:20世纪60年代-20世纪90年代。

    主线任务是做坏人?

    换成别的影视剧世界,他兴许会有犹豫,会迟疑,做四合院里的坏人嘛,还真没多少心理压力。

    一大爷、二大爷、三大爷、许大茂、秦淮茹、贾张氏,包括那三个白眼狼,就没一个好人。

    支线任务让傻柱后悔和秦淮茹结婚也没什么,如果说上面那几个是禽兽的话,在林跃看来傻柱也好不到哪里去,放着做亲生儿子父亲的责任不尽,去照顾三个吸血鬼,跟他一直不待见的那个爹有区别吗?好像还不如,起码他爹把一身手艺传给他,还把他和他妹妹弄进正式单位,他呢?四合院一群人吸他的血,他吸娄晓娥和儿子的血,照这么看,还真特么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切个角度,切个立场,有一说一,整个四合院除了老太太和娄晓娥外,都不算好人。

    检视完系统要求,他的注意力回到现实,一面继续手头工作,一面回忆剧情,在心里盘算怎么做才能完成任务。

    大约半个小时后,李主任带着纠察组的人在车间里转个弯,出去了。又过二十分钟,到了下班的时间点,林跃丢下手里的工作,把脏兮兮的套袖往抽屉里一丢,转身往外面走去。

    赶巧易中海也停下来,摘掉手套,从包里拿出铝制饭盒。

    “哎,前院林跃。”

    林跃停住脚步,扭头看着一脸严肃的四合院一大爷。

    “是不是去食堂?”

    “没错。”

    “你去帮我打两个馒头一份土豆,回来我给你饭票。”

    林跃瞪了他一眼:“滚。”

    丢下这句话他头也没回,转身走了。

    电视剧里这王八蛋天天跟傻柱说做人不能自私,不能没良心,可是后面怎么做的?为了自己能够有人养老,动员全院住户发起语言攻势和冷暴力,千方百计拆散傻柱和娄晓娥。

    林跃还记得有个情节是傻柱、娄晓娥、何晓、娄妈三代逛八达岭的场景,一家人和和睦睦,享受天伦之乐多好,可是秦淮茹三个孩子呢?棒梗硬生生拖了傻柱八年,直到后者找大领导给他求了一个在机关工作的肥差,这才同意了他妈和傻柱的婚事。再说小当、槐花俩人,天天惦记傻爸给她们攒嫁妆,用赚的外块买个电视机还给她们搬自己房里去,妥妥的一家吸血鬼。

    狗日的一大爷易中海到了自己这儿怎么不讲奉献了?跟别人说不能自私,事关自己养老就小算盘嘚啵乱响了?

    这个“滚”字,音量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全车间的人都听得到。

    走的没走的全停下来看着他们俩。

    易中海是谁?车间里的老人,九级钳工,那手艺没的说,车间主任都不敢轻易得罪,他倒好,才来一个月,粉嫩粉嫩的新人,扭脸就给易中海怼墙角了。

    知道俩人住一个四合院的人也不少,寻思老前辈让你帮忙打个饭,又没说不给饭票,抬抬腿张张嘴的事,干嘛放着近乎不套,一句话让人下不来台啊?

    “你说什么?”易中海寒声问道。一开始他都没反应过来,因为这小子前两天还一口一个“一大爷”叫的可起劲儿了,今天呢?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让帮忙打饭居然换来一个“滚”字。

    林跃说道:“我让你滚蛋,吃什么自己打去,爷爷不稀伺候你。”

    得,这话比刚才还损,也更嚣张。

    “你再给我说一遍!”

    “别说一遍,十遍也没问题。我让你滚蛋,听明白了吗?”

    全场哗然,不给面子呀,太不给易中海面子了。

    一个女工说道:“你这年轻人怎么说话呢?没大没小。”

    林跃说道:“嘴长在我身上,我乐意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

    “你……”女工被他一句话噎了回去。

    旁边几个年轻人面露不忿,林跃身手抄起旁边半米长一厘米粗的钢管用力一掰,东西……弯了,他再一瞪眼,那几个年轻人不言语了。

    (本章完)

相关阅读More+

科技图书馆

孤胆蚂蚁

踏星

随散飘风

主神调查员

小仲牛

刀碎星河

猪小小

邪影本纪

邪影

影视世界当神探

冰原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