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爷爷不伺候了

    “怎么回事?”说话的人是徐哥,看起来有人跑到外面通风报信,把他叫了回来。

    易中海一指林跃:“你教出来的好徒弟。”

    那时候兴接班,林跃到轧钢厂上班是接大伯的班,不过这钳工手艺,是老徐用一个月时间手把手教出来的,所以在其他人看来,林跃是老徐的徒弟。

    “倚老卖老,什么东西。”

    林跃撇撇嘴,并不在意老徐有些尴尬的表情,是,老徐手把手教了他一个月技术,但是工作上的事归工作上的事,感情生活归感情生活,他不是那种为了稳定就能跟看不惯的对象虚与委蛇的人,更何况主线任务就是让他做个恶人。

    “闹什么闹?你们想干什么?”

    没等老徐说话,外面又走进来一个人,不用看也知道是车间主任老冯。

    有人在他耳边小声嘀咕几句。

    “林跃,你为什么骂他?”

    “骂他,我还想打他呢。”林跃说道:“这是我们院儿管事的一大爷,欺负我是新来的,差我去食堂打饭还不给饭票,主任,我骂他怎么了?这种东西不该骂吗?”

    后面围过来的人这才知道俩人为什么掐起来。

    老冯一听这,皱了皱眉,面带质询看向易中海。

    “我没说不给他饭票。”

    “上回你也说给我,给了吗?”

    “我说你这小子怎么不讲理?上回我没给你吗?是你自己不要的。”

    林跃笑了:“我那不是不想要,是不敢要。你是谁?四合院里的一大爷,我是谁?才住进去的前院新丁,我敢得罪你吗?得罪你,我以后还能过安生日子吗?可我万万没想到,经过上次的事,你把我当软柿子了,还跟我来这套,呸,爱咋咋地,孙子诶,爷爷不伺候了。”

    “你……你满嘴胡言。”易中海记得很清楚,上回他推辞饭票不受的表情那叫一个真诚,还说自己是他大伯很敬佩的人,如今俩人分到一个车间,以后跑腿打杂的活儿就由他去做,算是孝敬长辈了。

    现在呢?这小子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味儿全变了。

    林跃说道:“我满嘴胡言?当时徐哥、李姐也在场,不信问问他们,我有说瞎话吗?”

    老徐和李姐不发一言,他们的心情和易中海差不多,当时的情况可谓一副长慈幼敬美好画卷,现在是想反驳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排除感情因素,林跃说的是事实。

    事到如今,即使老冯有心偏向易中海也不好做的太过分,便朝那些看热闹的人说道:“散了散了,再不去打饭,菜渣都没了。”

    待得工人们散去大半,他才冲林跃说道:“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不过你应该是误会老易了,他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

    说完又冲易中海说道:“你说老易你也是,这里到食堂就两步路,怎么不自己打,非要别人帮忙?行了,这件事就这样吧,都该干嘛干嘛去。”

    各打二十大板,完事他走了。

    林跃整了个嘴上痛快,自觉没有吃亏,便端着饭盒走了。

    易中海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林跃的背影说道:“你看这……这……这叫什么人呐……”

    剩下的人不好说什么,也只能劝他别跟年轻人一般见识,完事回家的回家,去食堂的去食堂。

    ……

    当天下午,听着广播里于海棠的声音,林跃背着那个印着红五星的布袋往南锣鼓巷走去。

    四合院前面的空地上有几个小孩子在跳绳,一边跳还一边数数。

    前院魏大爷拉了一车大白菜来,几家人正在分你的我的,招呼家里的年轻人把一颗颗大白菜搬到房檐底下,再往上面盖上一床被子防冻。

    傻柱提着网兜回到中院,看见秦淮茹正在水槽前面洗衣服,过去拍了她一下,把她儿子棒梗带着两个妹妹躲在工厂后面吃叫花鸡的事情一讲,还若有所指地朝后院许大茂家努努嘴。

    “你要问是哪儿来的,我琢磨着……你看吧。”

    说完他往自己屋走去。

    这时秦淮茹像是忽然想起什么把他叫住:“哎,傻柱,你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

    “我听9车间的人说,前院新来的那小孩儿今天差点跟一大爷打起来。”

    “前院小孩儿?”

    “对,有20吗?就刚搬走的林国松他侄子。”

    “他呀?”傻柱脸一绷:“这小子不想活了?敢跟一大爷较劲?咱四合院儿里可不能容这种不懂尊老爱幼的刺头儿,找个机会,我好好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秦淮茹说道:“说别人不懂尊老爱幼,你不也没少跟三位大爷掐吗?”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的?”

    “你懂什么?我那叫给三位大爷增加生活情趣,他这叫道德败坏。”

    秦淮茹指着他说道:“傻柱,我警告你,你可不许犯浑啊。”

    “这个嘛……”见她眼神趋冷,傻柱嘿嘿一笑:“好,不管,不管,这事儿让一大爷自己去伤脑筋。”

    丢下这句话,他拎着网兜饭盒进屋了。

    他这儿坐下没多久,找不到老母鸡的许大茂带着媳妇儿循香味上门,愣说他锅里炖的鸡是偷他们家的,一番撕扯后院里二大爷刘海中来了,也认为锅里那只鸡是许大茂家的,还扬言晚上开全院大会批斗傻柱。

    ……

    当晚。

    四合院四十多口人齐聚前院。

    中间的桌子后面坐着一大爷易中海,旁边是二大爷刘海中和三大爷阎埠贵,对面一条长凳上是傻柱,在往那边是许大茂、娄晓娥夫妇。

    开全院大会是二大爷的主意,这个开场白当然由他来做。

    “今天召开全院大会,就一个内容,许大茂他们家的鸡被人偷了一只,这时候呢,傻柱家的炉子上炖着一只鸡,要说是巧合呢,还是它们就是同一只鸡呢,我跟一大爷、三大爷一起分析了一下,决定召开全院大会解决这个问题,下面请咱们院资历最深的一大爷来主持今晚的会议。”

    易中海大马金刀地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目光扫过全场,拢着手,用他自认很有威严的声音说道:“各家各户的人都到了吗?”

    有听说中午轧钢厂9车间发生了什么的人小声应道:“西厢林国松搬回老家了,刚才小霞过去敲门,他侄子没在。”

    易中海瞄了一眼西厢:“没人通知他晚上开全院大会吗?”

    那人继续说道:“通知了。”

    易中海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呀,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三大爷阎埠贵在旁边帮腔:“老易说得对,太不像话了!”

    二大爷刘海中一看这事儿不对呀,他可不想把整治傻柱的大会变成批斗林跃的大会,毕竟从中午的事情来看,那愣头青是个可以利用的主儿。

    “咳,老易,老阎,说鸡……鸡……”

    阎埠贵一下子醒悟过来:“哦,对,鸡才是正题。”

    林跃不在,易中海知道自己要立威也做不到,只能转移注意力到傻柱这边。

    “何雨柱,你说实话,许大茂家的鸡是不是你偷的?”

    傻柱说道:“不是,我又不是小偷。”

    许大茂指着桌子上的鸡说道:“那你说,你锅里这只鸡哪儿来的?”

    傻柱一歪头:“菜市场买的,不行吗?”

    三大爷阎埠贵顺嘴问道:“哪个菜市场啊?东单菜市场还是朝阳菜市场?”

    “朝阳菜市场啊。”

    “这就不对了,从咱们这儿到朝阳菜市场,坐公交车来回都得40分钟,还不算宰杀的功夫,我问你,你几点下的班?”

    傻柱不言语了。

    这时二大爷刘海中说话了:“其实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啊,这鸡不是傻柱偷得。大家都知道,他是我们第三轧钢厂的厨子,保不齐呀,这只鸡是从后厨捎回来的。”

    一句话把傻柱说急眼了:“嘿,嘿,嘿,我说二大爷,你说话可得讲凭据啊,我偷许大茂一只鸡没事,要动厂里的家伙,那罪名可就大了,咱不带这么糟践人的啊。”

    易中海说道:“厂子里的事咱不管,现在说的是大院里发生的事,何雨柱,我再问你一遍,许大茂家的鸡是不是你偷得?”

    傻柱看了不远处坐的秦淮茹一眼,注意到她眼睛里的窘迫,他当然知道谁是偷鸡贼,但是不能说啊,没办法,事到如今只能自己承认以包庇棒梗三人了。

    “就算是我偷得吧。”

    他这刚把话说完,哪知道墙角传出一个响亮的声音:“骗鬼呢?你一整天都在食堂呆着,哪个时间段偷的?”

    感谢不思议的白开水,印度飞饼卷榴莲,清歌一曲倒金樽,影先生002打赏的500起点币,喃风未起打赏的200起点币,花下小剑仙,爱生活爱宝贝,墨雪云逸,尾号5053的书友,尾号2347的书友打赏的100起点币。

    (本章完)

相关阅读More+

快穿:女配,冷静点

杜了了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暗影熊

轮回乐园

那一只蚊子

全方位幻想

如倾如诉

修真四万年

卧牛真人

武侠世界大穿越

我叫排云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