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是蓝家的老家主蓝惊鸿,实力之强已经是顶尖上位神王级别,李太行也许还不是他的对手,而蓝家的大长老蓝从容也是上位神王境界的强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令蓝家遭受劫难?

    这时,蓝悦的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苍玄庭的脸,忽然一拍手叫道:“我想起来了,怪不得你认识我,我也认识你!”

    “嗯?”将苍玄庭吓了一跳,难道这蓝悦的记忆力这么好,竟然将自己给认出来了?不过他很快就知道自己是误会了,只见蓝悦指着自己的脸笑道:“你是凌天阁的李宣廷,是吧?”

    原来蓝悦认识的不是那个曾经对他进行追杀的自己,而是那个在龙门山大显威风的李宣廷,这让苍玄庭恍然大悟,想想也对,当初自己追杀蓝悦的容貌可是和现在的自己完全不同的,怎么会被蓝悦这么容易就认了出来?

    “我就是李宣廷。请使用访问本站。”苍玄庭点头道:“我有一件事要问你,在一百多年前你蓝家可是抓住了一个叫李彤的人?”

    “李彤,是太白宫的李彤?”蓝悦的眼中不由露出了惊愕的神情:“你怎么会问起他?你是他的朋友?”

    苍玄庭点点头,他并不愿意欺骗蓝悦,他缓缓的道:“救你是巧遇,我正想要前往你蓝家问问李彤的下落,他已经失踪了一百多年,要不是我才知道也许早就前往你蓝家问个明白了。”

    蓝悦想了想说:“这件事本来我爷爷是不允许说的,既然你救了我我怎么能够知恩不报,我就告诉你吧,李彤的确在我们蓝家,而且在陪我的姐姐!”

    苍玄庭心中一怔,得到李彤的准确下落的确让他感到异常的惊喜,至少李彤并没有死那么什么都有希望,但是让李彤去陪蓝岚是什么意思,蓝岚不是已经被风铃月所害,死在龙门山了吗?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蹊跷在内呢?

    蓝悦的口才便给,将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李彤来到蓝家的时候他就在现场,因此对此事知道的很是清楚。

    李彤来到蓝家震动不小,因为他的身份本来就不寻常,太白宫的声名鹊起也大有赶追七大世家的趋势,因此蓝家的老家主蓝惊鸿亲自接见了他。

    蓝家的家主一直是蓝惊鸿担任,不像其它世家往往是下一代担任家主,而老一代家主都已经退居幕后,但是蓝惊鸿本来有一个儿子因为早年失踪,所以这个家主是依然有蓝惊鸿亲自担任的。

    蓝惊鸿不知道李彤的来意如何,更不知道眼前的李彤就是和苍玄庭联手曾经击碎了自己放在蓝悦额头上一道神识的另一人,他只是奇怪李太行的太白宫和他从来就井水不犯河水,怎么会忽然他的公子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李彤来了也不多言,将一柄梅花亮银锤取了出来,然后就是长跪不起,这让蓝惊鸿顿时霍然变色,当即封锁了消息,然后将李彤领入了后室,至于说什么,蓝悦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李彤就在蓝家,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苍玄庭听得心中一紧:“那你怎么说李彤去陪你姐姐了?”

    “那是我听到爷爷说的,为什么这么说我也不明白。”蓝悦还真是一问三不知,苍玄庭问起蓝惊鸿说这句话的语气毫无发怒的意思,这让苍玄庭更是不解了,看来李彤不可能有事,但是蓝惊鸿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李大哥,既然你救了我,就干脆好人做到底吧,送我回蓝城,或者我就请爷爷封你为长老,成为我蓝家的人。”蓝悦一脸奸笑的看着苍玄庭,这可是一个得力的保镖啊,就看他一拳打爆两个的威风,就让蓝悦对苍玄庭佩服的五体投地。

    苍玄庭不由啼笑皆非,暗想这蓝悦还真是小孩子心性,别说我不在乎什么蓝家的长老就是当,也不是你想封就可以封的。

    想起来境遇真是无常,当初自己可是追杀蓝悦的,而现在却是蓝悦要请自己当保镖,不过看到蓝悦毫无机心,苍玄庭对他也不由有些好感,他刚要说话,忽然剑眉一耸,身体已经将蓝悦挡在了身后。

    一道危险的气息忽然出现,苍玄庭何等敏锐的神识,周围的数十万里区域就是一草一木都不要想能够瞒过他的眼睛,因此立即感应到了有很强的高手就在附近。

    苍玄庭将蓝悦一拉,就在几个呼吸之间,只见出现了五六个人影,其中为首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他一脸沉峻的模样带着几个手下好像在寻找什么。

    “蓝福,怎么是你?”蓝悦张口惊呼道,顿时吸引了那几个人的注意,那个老者见到蓝悦和苍玄庭站在一起,微微一愣然后大步走了上来,恭敬的给暗云施礼道:“老奴蓝福,给小少爷见礼了。”

    这名叫蓝福的老者在给蓝悦行礼,后面几个手下也跪倒下来。

    苍玄庭本来没有想要给来人发现,因此使用“统御之门”将自己和蓝悦的气息全都屏蔽住,却没有想到蓝悦竟然脱口叫了出来,导致被发现了踪迹,他这才知道这几个都是蓝家的人。

    “李大哥,这是我蓝家的二管家蓝福,他们一定是来找我的。”蓝悦欣喜的道。

    “正是,我们正是奉了老家主的命令前来寻找小少爷回去的。”蓝福点头道,他将目光转向了苍玄庭疑惑的道:“不知阁下是什么人?”

    苍玄庭的目光凝视着蓝福,这蓝福的实力自己看不出来估计比自己要强上几个等级,这蓝家果然是好强的底蕴,堂堂下位神王的高阶强者竟然是二管家,如果是大管家的话恐怕实力更是恐怖了。

    “本座李宣廷,凌天阁长老。”苍玄庭缓缓的道。

    “蓝福,我这一路上遭到了多次追杀,连魏同天长老都无法克敌,幸好有李大哥在才保我无恙的。”蓝悦得意的道:“李大哥实力很强,刚才几个很厉害的敌人被他两拳就打爆了三个,还有一个被他吓跑了。”

    蓝悦一心为苍玄庭的脸上贴金,应该是一拳一个他说成了两拳三个,这让苍玄庭都不由苦笑。

    蓝福连忙代表蓝家对苍玄庭道谢,苍玄庭微微一笑道:“近来蓝家可有什么事情,比如遇到了什么敌人?”

    蓝福愕然道:“没有啊,不知李长老怎么会有此问?”他疑惑的看着苍玄庭,苍玄庭淡淡的道:“没有,只是随意问问而已。”

    而苍玄庭心中却是暗暗起了一些怀疑,蓝悦明明说起那名七长老魏同天对他说“离家越远越好”,本来苍玄庭猜测是蓝家必定出事了,为什么这位管家蓝福却矢口否认,难道是那个蓝家七长老说错了?

    “竟然有人敢劫杀少爷,真是胆大包天!”蓝福听了蓝悦讲的事情经过惊怒异常,他怒声道:“小少爷,我们这就送你回家去,我倒是要看看倒底是谁要对你不利!”

    苍玄庭的眼光淡淡掠过蓝福身后的几名下人,他不动声色的道:“蓝悦,既然你蓝家已经来人,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了,我们这就分手吧。”

    蓝悦心中一愕,暗想这位李大哥不是明明要去蓝家找那个李彤的下落吗,怎么会忽然有事,他刚要劝说苍玄庭也去蓝家,蓝福笑着说:“李长老既然是有事,我们就不阻拦了,李长老此次救了我们小少爷我蓝家非常感激,事后我们必定前往凌天阁致谢,那么我们就告退了。”

    他说是告退,去没有动地方,苍玄庭淡淡一笑知道他要请自己先走,因此他也不多说,须臾之间就消失了踪影。

    蓝悦一看大急,苍玄庭刚才在他危难之际将他救了下来令他十分感激,也因此对苍玄庭多了几分信任的感觉,将苍玄庭一走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竟然有几分失落感,但是蓝福毕竟是他蓝家的人,虽然他是主人蓝福是仆,毕竟蓝福在蓝家还是有些地位的,因此蓝悦也不好说他。

    蓝福的眼中却露出了思索的神情,见蓝悦的神色不悦这才惊醒,他笑着安慰了蓝悦几句,蓝悦这次神情稍稍的缓和问起魏同天长老的事情。

    魏同天的忽然前来报信,并且不惜自身也要救他,令蓝悦极为感激,他非常担心魏同天的安全,但是蓝福却笑着道:“我已经见到魏长老了,他没有什么大碍,他也非常焦虑小主人的安全,也是他让我们来找你的。”

    蓝悦心中大喜,却没有仔细想想如果真的是魏长老通知蓝福的话,刚才蓝福却是只字未提,毕竟蓝悦在神之彼岸的阅历太浅,自然不能识破。

    “快带我去!”蓝悦急于要看到魏同天,因此也就没有再为苍玄庭的事情抱怨蓝福,几条人影风驰电掣一般向着远处而去。

    而他们谁也没有发现,苍玄庭并没有离开,利用“统御之门”这样的史诗可以将自己的气息极好的隐匿住,当然苍玄庭也不知道是不是任何的境界都可以瞒过,但是从蓝福刚才就没有发现自己和蓝悦的影踪来看,蓝福是没有这个本事的。

    苍玄庭当然没有走,蓝悦是他找到李彤将李彤营救出来的希望,他怎么会就如此放弃。

    他之所以假意听从是因为这蓝福说的话已经让他疑心。既然魏同天拼死也要将蓝悦营救,他的话可信度是很高的,既然他说让蓝悦离家越远越是安全,那么必定蓝家出了什么大事,为什么蓝福作为蓝家的二管家竟然不知道。tongzhi;

相关阅读More+

全属性武道

莫入江湖

九域剑帝

邵羽

武动乾坤

天蚕土豆

万古神帝

飞天鱼

圣王

梦入神机

我有好多复活币

辣酱配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