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重复,先发后改,预计七个小时左右可完成)

    “我飞鹤宗的事,与你无关!”

    庄龙用轩辕剑的剑尖指着童姥,冷冷地喝道:

    “让开!”

    “那可不行呢!老身刚和大齐七星谈妥了生意,还是要讲一讲契约精神的,要是你说要让,老身就让,那老身还怎么有脸和大齐七星谈生意呀?”

    童姥舔了舔饱满姣美的红唇,伸着一根青葱般的指头朝庄龙勾了勾,抿着唇轻笑:

    “向老身出剑吧,让老身看看你本事如何!”

    “……”

    庄龙眼神闪烁了片刻,随后变得坚定,手中轩辕剑一挥,一道狭长而锋锐的剑气仿佛从地下“长”了出来,转瞬间便如山岳般高大,一路将土地劈开,使得泥土如分开海浪般分成两边,

    这道剑气裹挟着惊人的气势朝着童姥及童姥身后的永州城劈去。

    三年前,童姥便是返虚,如今三年过后,童姥的实力如何,庄龙也没底。

    不过如今庄龙已经退无可退,如今童姥回归,移山宗元婴也像层出不穷的野草,一茬又一茬,这时候再不争,飞鹤宗恐怕就真的争不了了。

    “用这种招式……看不起我?”

    剑气快如闪电,童姥嘴角却挂着轻蔑的微笑,那勾着的青葱白指一番,朝着庄龙一指,

    这一刻,庄龙感觉到了剧烈的危机,猛地朝旁边一闪,随后他便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旁穿过,带起了一阵微不可查的风。

    庄龙瞳孔一缩,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

    剑气消散了,童姥所指之处,仅留下一条宛若河道般的痕迹,蔓延向远方,朝远处眺望,痕迹凝而不散。

    庄龙不知道当初云凡凭着这一招让童姥差点就当场毙命,当时云凡手中仅有五光真人储备的一枚铜钱,而当时的五光真人修为仅有半步化神,储备在铜钱中的灵力更是十不存一,

    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还能差点斩杀了一位化神,可见这一招的潜力有多恐怖。

    此刻,童姥以返虚修为使出这一招,威力更甚!

    耗尽了整座永州城的战备资源都未能让庄龙后退一步,在童姥的这一指之下,却只能狼狈地躲避!

    仅一招,庄龙便落入了下风!

    “如何?刚才你不是很嚣张嘛,怎么连老身的一指头都不敢挡,狼狈得像条狗一样只顾着躲阿?”

    童姥嘴巴也毒,得势不饶人,掩唇,像是邻家的小姑娘般笑得轻松且自然。

    “逞口舌之利,没有意义。”

    庄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举起手中的轩辕剑,冷冷地说道:

    “我会让你知道,我敢向你挥剑的底气源于何处。”

    “啊咧?好嚣张唷!快让我见识见识!”

    童姥歪了歪脑袋,眼神中有嘲讽。

    “……”

    庄龙无言,忽然身形向前疾冲,快若闪电,朝着童姥迅速接近。

    童姥又出指,但庄龙接连闪躲,竟全数躲了过去。

    “啧。”

    童姥顿时皱起了眉头,脸色有些无奈。

    衍空指消耗低,速度快,威力惊人,看似完美,但实际上还是有缺点的。

    衍空指说是指法,其实还是一种阵法。

    阵法最大的弊端,就是发动的时间有间隙,所以惧怕近战。

    最主要的是,衍空指距离越近,范围越窄,出手需要酝酿,实际上远不如剑招、拳法之类的灵便,所以只要被近身,基本就很难打得过同阶的强者了。

    当然,在云凡手中,这一切都不是问题,童姥见过云凡出手,距离越近,反而越感觉到危险,这和云凡那强得吓人的灵识,天下无双的眼力,以及那快得让童姥都感到自惭形秽的结阵速度有关。

    童姥可没有那么强大的灵识和眼力,阵法也不是童姥擅长的东西,此刻被庄龙近身,衍空指的弊端顿时展露无疑。

    不过……

    一个刚突破的返虚,还是一个剑修,不想着扬长避短,却敢和自己这个在返虚境界待了整整三年的体修近身缠斗?

    童姥差点便笑出声,望着贴近到身前的庄龙,挥拳便锤,

    她根本不讲什么招法,被体修贴身的剑修,历来只有防御的结果,哪怕返虚境界已经不分体修、剑修了,但优势还是有的,而且庄龙才突破多久?

    一时拳落如雨;

    一如童姥所料,庄龙支着一柄长剑,左支右绌,被乱拳打得根本没有出剑的机会,不但寸功未立,反倒被童姥打得连连后退,距离永州城门越来越远。

    两名返虚交手产生的余波,令通身由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的永州城门都裂开了好几道狰狞的口子,若不是庄龙被童姥打得连连后退,恐怕这城门都已经被双方交手的余波轰碎。

    在交手时,还能兼顾到这微不足道的细节,可见童姥还是稳稳地占据了上风的,

    不过随着交手的时间拖长,童姥越来越感觉到隐隐有些不妙。

    修士对拼时,只防不攻的那一方消耗的灵力往往要远高于出手的那一方,在这样的局面下,要不了多久,庄龙体内的灵力就会消耗一空。

    但,庄龙根本没有改变局面的意思,只是双手长剑舞得密不透风,一路“雨之剑”用得真如狂风暴雨,溢散的剑气朝着四面八方彪射而去,将几名贴得太近、躲闪不及的筑基刺得爆裂开来。

    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

    按理说,就算是一名返虚高阶的修士,像应龙尊者那样的,被童姥这么毫无顾忌地一通暴打,体内灵力也应该差不多消耗一空,就算没有,至少也应该因为灵力不济而出现伤势,

    但庄龙却一路硬碰硬地从头防到尾,根本连半点喘息之机都没有,气势却没有半点萎靡!

    这哪里像一个刚突破没多久的返虚初期修士,根本就是十个返虚修士一个接一个地在和她打车轮战!

    (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到现在灵力都还没有耗尽阿?

    (飞鹤宗……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大齐国师,一个突破像吃饭喝水一样轻松的安夏,又来了一个体内灵力仿佛无穷无尽的庄龙!

    (这见了鬼的宗门怎么尽是出这种奇葩玩意!)

    童姥在心底暗骂一声,咬牙切齿。

    (不能再拖下去了!

    (再拖下去……我可能真的要被他耗死!)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大奉打更人

卖报小郎君

三寸人间

耳根

大数据修仙

陈风笑

王者风暴

古剑锋

遮天

辰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