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水一役,东风肆虐大江一夜,袁军也因此大破荆州军。

    经此一战,袁军却是已经缴获了无数的军械以及后勤粮秣等物资。

    甚至,还有部分并未被烈火焚毁荆州军士又无法开走的各类诸如艨艟、斗舰以及楼船之类的战船。

    而此次黄祖奉荆州刺史刘表之令携三万余水陆部众欲来争夺皖口,继而争夺整个庐江郡。

    可此战过后,除了被烈火吞噬又或者因慌乱而相互践踏至死的便高达至数千余众。

    又在后续荆州军仓促撤退下,约莫接近万余人因逃离不及而遭受至袁军主力的大举围攻以后被迫缴械投降。

    俘虏万余人,袁耀令周仓,雷薄率部于此就地看押战俘后,便急命全军马不停蹄地日夜不停追击着正往江夏郡方向逃窜的黄祖所部残军。

    一夜相过,次日黎明将起。

    一缕缕冬日温和的阳光不由轻轻将余晖照耀于江水之上。

    这一瞬间,顿时令一夜间所爆发战事的惨状就此呈现了出来。

    江水上血与水的交融,尸首飘浮于上,以及那一道道早已焚毁得不能再毁却又摇摇欲坠,一直屹立不倒的荆州水军大营。

    这一幅幅画面无不预示了此战的惨状。

    ……

    而接下来的两日间,却仿佛是黄祖的黑暗时日。

    在携残部逃往江夏郡的途中,面对着身后如狼似虎的袁军士卒追击时,他的心绪一直以来都呈现着惊魂未定的神情。

    直到率众先行抵至江夏重镇沙羡后,方才镇定下来了心绪。

    但随着袁军这一路的追击以来,荆州残部的军力人数亦是不断锐减。

    直至逃至沙羡以后,原本三万余众的主力大军此刻却已经是只剩下了万余人左右的残军。

    况且,经过此战以后,这支部众早已是兵无战心,急需休整,短时间内将再无战力可言!

    而纵然黄祖已经退守至江夏,可袁军所显露无疑的强劲锋芒却是并未有丝毫停下脚步的可能性。

    似乎袁耀是欲准备一举侵占江夏郡。

    但想法是想法,最终袁耀还是决定见好就收,收兵回归皖口大营,暂停攻略江夏郡的战略计划。

    因为,听闻黄祖大败的消息传至襄阳以后。

    襄阳城中,上至州刺史刘表,下至各家士族门人,各级文武官员无不是纷纷震惊不已,顿时间惊愕于袁军那强劲的战力。

    但随其后,考虑到袁军那强劲的兵锋,未免其军趁势猛进,一番决议之下,刘表亦是再度抽调集结起两万余众,并交由蒯越统领再度南下,前往援助黄祖,以防袁军有趁势侵占州郡间的想法。

    随着听闻荆襄援军已经来援,袁耀也是很果断的罢兵而归。

    并未打算持续与荆州军交锋、对峙下去。

    一方面,是由于己方如今初平定江东诸郡,尚且还需要时间前去安定,抚化州郡间士民,现在不宜在开启旷日持久的战事。

    故此,袁耀深思熟虑后,知晓目前尚还不到与刘表全面开战的时机。

    面对着敌军的援助,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选择暂避了锋芒。

    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目前江东初定,己方的水军规模尚且还处于预备建设筹划阶段,若当真要在长江之上大规模与荆襄水师争锋。

    尚且是并不具备优势的。

    袁耀自然也是看的极其明白,总总因素结合到一块,现今绝不是与荆襄方面不死不休的时候。

    虽然孙策对于此次无法手刃杀父仇人而稍显郁郁寡欢,但在诸将的一致开解下倒也是暂时先将仇恨埋藏在心底。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临撤退之际,孙策身批坚甲,手执银枪,双目紧紧凝视着沙羡城头的方向,面上流露出的满满是无尽的愤怒,可随即又徐徐消散了。

    “黄祖,汝等着,将来的某一天,吾必将取尔项上首级前往家父坟前祭拜。”

    郑重的发了一记誓言以后,他随即跟随大军缓缓撤离。

    随着袁军的大幅度撤走,才刚刚逃至沙羡的黄祖方才松了一口气,遂不由重新恢复了数分镇定的神色。

    随即,才开始组织军士加固城防,并维持江夏方面的防务,以防袁军又再度来袭的局面所发生。

    虽说荆州援军来援而逼走了袁军主力,但却也只能就此止步了!

    经此大败,黄祖麾下数万主力损失无比惨重,纵然有两万生力军的来援,却依然无异于杯水车薪,除了暂时采取防守以外,也并无太多的机会了,无力继续进取庐江郡。

    随着袁军主力相继退返庐江境内以后。

    蒯越方才将实情如实记录上表于襄阳,奏与刘表知晓。

    待得知江夏方面的局势暂时稳定下来以后,刘表决定以黄祖为江夏郡太守,率部驻军江夏,以防范已经全据扬州全境的袁氏。

    随后,便召回了蒯越。

    作为刘表的左膀右臂之一,他自然不会让蒯越出任地方太守,肯定是要令其在襄阳时刻辅助自己的。

    更何况,黄氏家族家世显赫,其势力也遍布江夏境内。

    若不以黄祖出任江夏太守,恐也无法迅速安定好江夏士民,稳定时局。

    刘表单骑入荆州,能够迅速坐稳荆襄七郡,所仰仗依靠者无外乎便是荆襄士族。

    似蔡,蒯,黄,庞,乃并列是荆襄势力最为强盛的名门望族。

    而刘表心下也极其清楚,若想坐稳荆襄之地,是必然要予以任用这四家族之间的人才或者说其举荐的贤良方正之才。

    需要争取到四家族之间的拥护。

    故而,面对此等局面,刘表亦是迅速做出了抉择。

    ……

    随着袁军退守至皖口以后,袁耀抓紧做出安顿,命雷薄率部进驻皖口,并负责修缮营盘,加固防务。

    待安顿好诸事以后,他方才携众大举返回郡治皖城。

    一日间的功夫,袁耀率领得胜之师回归。

    似乎是庐江郡内士民早已听闻了袁耀举众大破了来势汹汹的荆州贼军。

    故而,他们对于袁耀心生仰慕之下,亦是在袁军回归之时,几乎亦是家家户户开门予以迎接。

    以示对少主袁耀的恭敬。

相关阅读More+

至尊特工

8难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绛色大宋

晨风天堂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唐砖

孑与2

宋朝败家子

吃货大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