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9章 这才是大唐盛世的根基

    贾平安悄然去了都督府。

    “寻谁?”

    门子见他是平民打扮,脸就冷了几分。

    “寻王长史。”

    门子仔细打量着他,“你何人?”

    “我是王长史老家的亲戚……他家中有急事,我正好来益州,就顺便带了书信。”

    “等着。”

    门子进去禀告。

    益州都督府目前并没有都督,王瑜以长史的身份代职。但这并不符合规矩,所以王瑜希望能在明年之前升一级,做个刺史兼领益州都督。

    大唐官制你要说复杂也说不上,至少比大宋好多了……大都督府不消说,大都督只能由亲王遥领,长史主持工作;而都督府多半是下辖某州此刺史兼领。

    这就是目前的官制。

    “王长史?”

    王瑜抬眸,“何事?”

    门子恭谨道:“门外来了个自称是王长史亲戚的男子,说是带来了家中的书信……家中有事。”

    王瑜心中一冷,“快带进来。”

    他想到的是家中的双亲。

    人一开始胡思乱想,整个思维就会转向。

    他放下文书,叹息一声。

    “王长史。”

    王瑜一看……

    老夫不认识!

    怒火顿时升腾,“你和老夫是亲戚?”

    “随口所说。”

    贾平安走了进来,门子刚想大叫,贾平安说道:“我从长安来。”

    王瑜摆摆手,“出去。”

    门子退了出去。

    王瑜盯着贾平安,“你来此何意?”

    “传闻王长史为官谨慎,今日一见果然。”

    王瑜并不是先问贾平安代表着谁来了这里,而是问来意,这就是谨慎不想惹麻烦之意。

    “我是贾平安……”

    一枚印章映入了王瑜的眼帘。

    “赵国公!”

    王瑜觉得自己怕不是眼花了。

    赵国公竟然回来益州这等地方?

    “我来益州游玩,不可声张。”

    贾平安反客为主,“益州豪族为祸不浅,都督府为何置之不理?”

    王瑜下意识的道:“此等家族盘根错节,不可轻动……”

    贾平安淡淡的道:“若是我想动呢?”

    王瑜看着他……

    值房内安静了下来。

    ……

    贾顺丢官,还面临着流放的处罚,整个家都崩溃了。

    贾云痛哭流涕,“阿耶,都是孩儿无能,否则怎会带累阿耶和家中。”

    贾顺木然,“此事木已成舟……”

    他的妻子李氏说道:“认个错,说不得他们就能放过咱们。”

    贾顺摇头,“他们想要杀猴儆鸡,怎会放过为夫?不过……为夫去试试也好。”

    病急乱投医是许多人在危急时刻的心态。

    贾顺去寻了邱家。

    “寻谁?”

    门子哪里会不认识都督府法曹参军事……但依旧斜睨着贾顺问道。

    这是羞辱!

    贾顺堆笑道:“还请禀告,贾顺求见邱公。”

    到了这等时候还昂首挺胸的,多半是没成亲的小年轻。

    你成了亲,有了妻子,接着有了孩子,你就会知晓你不是为了自己一人而活。什么好汉做事好汉当,这等话婚前说也就罢了,婚后……你看看妻儿……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门子进去禀告了。

    “让他来。”

    邱辛正好和一群豪族家主在饮酒议事,笑道:“这位便是老夫选的那只猴,宰杀了他也好警示各方。诸位且看看可合适。”

    “此事并非是什么意气之争。”

    窦贺冷冷的道:“我等大多学的都是儒学,这不打紧,反正富贵到手。新学再怎么闹腾与我等无关。可我等的子弟学的也是儒学,新学这是在夺他们的饭碗,这个不能忍!”

    石询也难忍怒火,“有人说我等的子弟也能去学新学。可新学学生不分贫富贵贱,我等的儿孙和一群百姓争夺饭食,是可忍孰不可忍!”

    有人打个酒嗝,醺醺然的道:“其实新学……嗝!新学就新学吧,若是新学只收我等富贵人家的子弟,谁不支持?啊!谁不支持?!!”

    众人默然,这便是默认。

    什么儒学新学对于这些人而言只是一个工具,让家族富贵的工具。

    至于他们在外面咆哮什么儒学博大精深,那等话听听就好。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

    喝多的那位仁兄一开口依旧是大实话。

    邱辛刚想呵斥,贾顺来了。

    “见过诸公。”

    “诸位看看如何?”邱辛笑着问道。

    众人仔细看着贾顺,突然就笑了起来。

    “不错。”

    “就拿此人开刀,哈哈哈哈!”

    这是专门羞辱老夫?

    贾顺的怒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念头升了起来,让他不管不顾的道:“老夫乃是益州司法参军事,你等这般羞辱栽赃坑害老夫,不怕长安的怒火吗?”

    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哈哈哈哈!”

    人人都是捧腹大笑。

    邱辛轻蔑的道:“一个小小的司法参军,竟也敢威胁我等,老夫今日在此告诉你,三日内,老夫要让你一家上路……就去西南。”

    贾顺遍体冰凉,悲愤的道:“老夫会去控诉你等,益州百姓不是傻子,没人是傻子!”

    邱辛淡淡的道:“为你出头才是傻子。”

    做好事也得看看自己会付出什么代价。

    这是豪族的价值观。

    “滚!”

    一干人看着他的眼神中全是轻蔑。

    贾顺踉踉跄跄的出来,出了大门后,他仰头喊道:“苍天不公!”

    没人搭理他。

    “为何不公?”贾顺哽咽道:“好人为何得不到好报?恶人却能世代锦衣玉食?为何?”

    “滚!”

    门子探头出来喝骂。

    那个案子他们栽赃的天衣无缝,就算是大理寺的人来了也无能为力。

    贾顺这才想起了后果。

    他回身刚想再度恳求,就听到有人喊。

    “哎!你可是那个啥……贾顺?”

    贾顺回身,就见一个年轻人策马过来。

    他茫然点头。

    年轻人下马,“正在寻你呢!”

    贾顺实在是没心情和谁说话,所以拱手准备回去。

    “哎!”

    年轻人再度叫住他,“我家郎君说了,让你等等,看一出什么好戏。”

    贾顺愕然,“什么好戏?”

    他突然抬头看向街对面。

    一群官吏出现了,竟然带着兵器。

    他还看到了不良人,一群不良人。

    这是办大案子的节奏啊!

    作为司法参军事,贾顺也从未见过这等大场面,等看到有数十骑马的官吏时,他更是觉得自己眼瞎了。

    “这……莫非是有大股贼人进城了?”

    近前后,贾顺愕然发现带队的竟然是司马钱信。

    见到贾顺时,钱信竟然颔首,贾顺受宠若惊,拱手回应,“见过钱司马。”

    钱信到了大门前,沉声道:“撞开!”

    贾顺:“……”

    撞开……这是抓捕人犯的手段。

    几个不良人过来,有人说道:“开个门。”

    “谁又来了?”

    门子骂道:“可是那个贱狗奴?”

    门开了一丢丢,一个不良人奋起一脚。

    接着其他不良人蜂拥而上。一人按住了门子,堵住他的嘴,剩下的人往前面冲去。

    贾顺觉得眼前的一切恍如梦中。

    “这是……”

    他不敢去问钱信,但年轻人却走了过去,一个不良人喝问,“不得进去。”

    年轻人却不是寻他,是寻了钱信,低声一番话后,还回头指指贾顺。

    贾顺心跳加速,觉得这事儿……弄不好还有转机。

    兴许从流放变成劳役呢!

    干几年也成啊!

    钱信竟然在笑。

    天可怜见,钱信在贾顺的眼中就是个不拘言笑的上官。

    年轻人冲着贾顺招手。

    贾顺心跳如雷,过去行礼。

    “跟我进去。”

    年轻人率先进去,贾顺跟在后面,心中忐忑,“敢问……”

    “看看再说。”

    一路进了后院,此刻那些正在喝酒的贵人们都出来了。

    一个喝多的贵人骂道:“谁特娘的让你等来的?滚!都赶紧滚,不滚回头让你等的上官滚!”

    “不滚就打出去!”

    益州和外界沟通困难,也让这些土皇帝养成了跋扈的性子。

    年轻人带着贾顺进来,邱辛骂道:“贱狗奴,你竟敢私下召集人手来这里撒野,来人……打出去!”

    “原来是这个贱狗奴!”

    众人不禁大笑了起来。

    “这是狗急跳墙。”

    钱信来了。

    “钱司马?”

    邱辛一怔,“你可是来拿此人的?”

    钱信眯眼缓缓扫过诸人,说道:“你等家族在益州不法,横行多年,今日就是恶贯满盈了,来人!”

    邱辛一看不对,就上前拱手,“敢问钱司马……老夫和朝中宰相也有交情。”

    钱信冷笑道:“你说的是李义府?倒是忘了告诉你等,李义府此刻就在流放的路上,来的就是蜀地!”

    邱辛面色一变。

    “想不想打他?”年轻人突然问道。

    贾顺点头,“想。”

    “那就去打,赶紧打,否则过期不候。”

    贾顺莫名的信任了年轻人,走上前去,喝骂道:“老狗,竟然栽赃陷害老夫!”

    啪!

    这一巴掌打的亲切,邱辛的脸颊顷刻间就肿了起来。

    “打得好!”

    钱信喝道:“全数拿下!”

    贾顺看看自己微红的手心,抬头问道:“老夫的罪名……”

    年轻人摇头,“那是栽赃,安心回去。”

    贾顺拱手,“敢问郎君之名。”

    他知晓今日的一切和年轻人身后的那个郎君脱不开干系,也就是说,那位郎君就是自己一家子的救命恩人。

    年轻人说道:“我家郎君让我转告你等,读新学并非强迫,谁愿意去便去,谁想去就去,能过关就是新学的学生。这是你等的权利,谁敢阻拦你等的这个权利,那便是洪流之前的一只苍蝇……”

    贾顺心头一震,“新学?”

    “贾云入学试考的不错,郎君说了,以后让他好生学,记着今日的一切。若是以后有幸为官,当知晓以天下苍生为重。”

    贾顺懵的一笔,回到家中后,一家子惶然不安,他却倒头就睡。

    一觉醒来,他喊道:“弄了酒菜来。”

    妻子不安,“夫君,家中的钱财都收拢了,你流放路上要花销呢!”

    贾顺说道:“流什么放?快去准备酒菜,明日我还得去上衙。”

    一家子都懵了。

    “今日遇到了贵人,邱辛等人做的事太过歹毒,那位贵人出手,都督府王瑜这等明哲保身的人竟然果断派人拿了邱辛等人……为夫无事了。”

    贾家一片欢腾。

    “对了,大郎好生准备,到时去学堂读书,要好好读,读不好为父打折你的腿!”

    无数父亲都会用这句话来威胁孩子,但真正付诸实施的怕是沧海一粟。

    贾云晕乎乎的应了,然后傻笑。

    父亲就是一座山,有他在,家就在。

    ……

    贾平安此刻就在都督府。

    王瑜亲自去泡茶,二人相对而坐。

    “我的奏疏已经发出。”

    “多谢国公。”

    “明哲保身是本能,但我想说一句……”贾平安看着他,“人一辈子总得要为了自己的理想肆意而为几次,否则活着作甚?”

    见到不平事却不敢出手,这等官员太过平庸。

    王瑜苦笑,“国公不知这些豪族的厉害,不只是益州,蜀地处处皆是这等模样。豪族田地多,隐户多,若是发作起来,地方官吏如何做事?政令出了值房便成了废纸。”

    地方豪族不配合,甚至是唱反调,地方官只能哭。

    “要说动手,若非国公在益州,下官依旧不敢,否则……国公不知,这些豪族彼此勾结,多半结识了高官权贵,若是对他们动手,长安有人吭一声,下官前程不打紧,可弄不好还得倒霉。”

    “这些盘根错节的权贵豪族便是大唐最大的祸害。”

    他们一直祸害了千年,宋明清的地方豪族牛的一批,普通人压根就无法想象。

    譬如说以后做官得有个类似于英雄谱的玩意儿,上面写着你任职的地方有那些豪族名士,这些人不可得罪,去赴任后赶紧示好……如此你的政令才有人搭理。

    千年以降,这片土地一直都是这样治理,一代代地方豪族传承下去,一代比一代更贪婪,直至把百姓的骨髓都榨了出来。

    随后就是百姓举旗造反,这些土皇帝被杀的人头滚滚……新朝建立,新一批官吏名士的家族再度成为了地方豪族……饕餮张开血盆大口,天下苍生再度沦为了他们的口中食。

    这就是个死循环,解不开!

    “这些祸害迟早有一日会被砸烂!”

    贾平安的话并未触动到王瑜,他反而好心劝道:“国公,此等事弄不好就会遗臭万年,须知史册便是由此辈来写!”

    “成王败寇。”

    “是啊!成了青史留名,败了遗臭万年。”

    贾平安想到了后来的庆历新政,范仲淹等人意气风发的开始革新,随即被庞大的既得利益者们打的满头包。

    王安石前赴后继的来了,依旧失败。

    王瑜叹道:“敢动手的,支持动手的少之又少啊!”

    回到住所,贾平安和新城说话,突然问道:“若是有一日朝中让你的田地交税,你觉着如何?”

    新城下意识的道:“谁敢?”

    “你都是如此,那些人更不用说了。”

    二人在益州游玩了几日,临走的前一日,贾平安带着新城去了学堂。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整齐的念诵声后,先生说道:“每个人不同,有人富贵,有人贫困,可不管富贵还是贫困,进了学堂就只有一个身份,学生。在学堂里用饭不许剩,一点一滴都不许。”

    “这是规矩。”贾平安恶作剧般的笑了起来,“有时候还专门让做饭的妇人把饭菜弄的味道差一些,那些富家子弟苦着脸却不得不吃……如此几年下来,他们自然会习惯该吃多少弄多少……”

    随即开始上课。

    听着先生在教授知识点,贾平安说道:“这个世间的改变就出自于这里,当这些学生密布大唐各处时,原先的那些规矩就变了。”

    想骤然改变一个庞大的帝国,那是作死。唯有一步步的去潜移默化,这才是可行之道。

    “要多少年?”

    新城问道。

    “不知道。”贾平安仔细想了想,“但有了这些学堂在,有了这些学生在,大唐定然会变得更好。”

    “那么……”新城突然问道:“邱辛等人对贾顺出手,对于你而言便是好事,杀鸡儆猴。”

    “是啊!”贾平安此次出行的一个目的就是去看看各地的学堂。

    “此事将会传于天下,让那些想压制新学的人好生掂量一番。”

    新城突然说道:“帝后之间,还有太子,三人之间有些不妥当,为了监国之事暗流涌动,你恰好在此刻带着我出京,是想躲避此事?”

    “也不是躲避。”

    贾平安苦笑道:“此事陛下还在思量,皇后也还在思量,就一个太子傻乎乎的实话实说……我留在长安作甚?还不如带你出来转一圈。”

    “那不是你教的吗?”

    “是啊!”

    对于太子而言,实话实说就是他最大的护身符。

    还有一个……孝顺!

    如此,就算是阿姐监国,贾平安也有把握在以后腾挪一番。

    里面,先生慷慨激昂的道:“读书要立志,你等为何读书?当官发财自然是想的,可在此之余,你等还想做什么?”

    “为大唐盛世而努力!”

    少年们齐声高喊。

    新城为之精神一振,“天下有多少这等少年?十年后,二十年后,这些少年成为了大唐中坚,这才是大唐盛世的根基。”

    贾平安牵着她的手转身而去。

    “我们一直在为大唐重新筑基!”

    大门外,一群人带着孩子正在等候。

    先生闻讯出来,“你等来此何事?”

    “先生,可还招学生?”

    先生眉间的阴霾尽数被驱散,笑意浮现在嘴角。

    “招!”

    家长们顿时就欢喜了起来。

    “这便是根基!”贾平安牵着新城的手,自信的道。

    ……

    晚安!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