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轰——

      轰——

      西蒙的圣卢卡斯庄园沙滩上,随着连续几声有节奏的巴雷特重狙轰响,漂浮在千米外海面上的迷你靶船彻底化作碎片。

      开枪的是南希·布里尔。

      小个子女高管此时穿着一身牛仔服,不长的头发扎着短短的马尾,半跪在临时堆出的掩体射击位上开枪的模样很有几分飒爽。

      打空了一个弹夹,脸色微红的南希摘掉隔音耳罩,揉着一侧肩膀直接在旁边坐下,任由刚刚一直守在身边的男人把枪拿走换弹夹,一边道:“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呢。”

      西蒙换着弹夹,抬头瞄过去一眼:“嗯?”

      南希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着脸上的汗珠,说道:“看着海面上的靶船被打碎,我竟然会有些愉悦,显然你肯定也有,我只是疑惑,这种不正常的破坏欲是为什么呢?”

      西蒙换好了弹夹,吩咐不远处的女卫再放一艘靶船过去,然后将巴雷特重新装回枪托固定好,一边笑着道:“这是哲学问题啊,我可从不浪费时间和已经骗上床的女人谈这种话题。”

      南希顿时白了一眼过来:“混蛋。”

      西蒙拍了拍重新装好的巴雷特:“还要来吗,你不玩我就玩了?”

      南希顿时又起身,还故意把西蒙推开,摆好姿势,等旁边男人体贴地拿过沙袋上的隔音耳罩给自己戴上,却是没有开枪,反而拉开一些耳罩,看向西蒙,依旧追问刚刚的问题:“你有没有觉得是为什么呢?”

      西蒙让到旁边,闻言道:“还是基因本能吧。”

      西蒙的基因本能理论在身边女人里几乎众所周知,南希显然不认同,撇嘴道:“这次就太牵强了吧?”

      “一点也不啊,”西蒙道:“就像野兽会本能地攻击侵入它们领地的同类那样,猎杀自己的同类,破坏对方的巢穴,归根结底,都是为了给自身争取更多的生存资源,以便更好地繁衍,最大程度将自身的基因传续下去。因此,就和性可以带来愉悦一样,破坏,特别是借助枪械给目标制造的这种压倒性破坏,同样会激发愉悦情绪。”

      南希琢磨了下,无从反驳。

      还是忍不住要分辩一句:“我觉得这应该仅限于人类这种地球上的特别生物。”

      西蒙笑道:“看来你对人类有意见。”

      “当然。”

      “这么左?”

      南希傲娇地抬了抬小下巴:“我可是法国人。”

      西蒙只能佩服地竖起大拇指。

      准确说南希是美籍法裔,作为早期移民,除了族裔和姓氏,家族早就和法国没什么关系,但也丝毫不耽误小个子女高管娴熟地开一个种族玩笑。

      南希很没形象地回了个中指过来,没再继续斗嘴,重新戴好耳罩,把注意力转向海面上再次放出的一艘红色靶船。

      轰——

      轰——

      轰——

      重狙的轰鸣声再次响起。

      继续玩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要强的小个子女高管感觉自己肩膀实在受不了,才算作罢。

      时间是周六上午的十点多钟。

      收拾完东西,正打算去花瓣泳池那边游泳,顺便按摩一下,南希听着离开前男人随口吩咐女卫把海面上的靶船残骸清理干净,一边挽着男人手臂走向电瓶车,一边道:“你很细心呢,环保主义者,我都没想到。”

      西蒙笑道:“显然你还不够左啊。”

      南希只能再次翻白眼

      上了电瓶车,等女卫发动车子,南希偎在男人身边继续道:“既然你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又为什么是一个环保主义者呢?”

      “我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感到悲观,但并不意味着我什么都不打算做,这并不矛盾。”

      “好像有道理,”南希点头,漂亮的蓝色眸子望过来:“你打算做到什么程度?”

      “做到我能做的程度,就像刚刚,一句话的事情,当然要做。但如果有谁跑过来让我对人类社会给海洋造成的污染负起责任,我会让他滚蛋。”西蒙说着,看向旁边年龄其实比珍妮特还要大几岁但却依旧有一张因为保养太好娇小中透着几分稚气脸庞的南希:“怎么回事,你今天的问题有点多啊?”

      南希没有躲开西蒙目光,也没有如同小女孩一样扭捏,直接道:“我最近在犹豫,要不要生一个孩子。”说着小小顿了下,还是补充道:“再晚可就来不及了。”

      西蒙其实记得,南希入职那年就已经33岁,转眼好像过了很久。

      听到女人这个问题,西蒙也没有躲闪:“然后呢?”

      “还在犹豫,”南希把手从西蒙臂弯里抽出,探过来摸了摸男人脸庞:“我一直很有主见呢,不过,这次,你来帮我做决定好不好?”

      西蒙点头,然后果断道:“那就生一个。”

      “你不考虑一下?”南希眨了眨眼睛,语气里到没有埋怨男人不经思考就太快给出答案的意思,只是继续道:“我是说,我和你的孩子。”

      西蒙伸手搂住小个子女高管纤细的腰身:“当然,如果你突然说要和别人生孩子,那我就太失败了。”

      南希收回抚在男人脸庞上的小手,脑袋靠过来:“问题是,我很惶恐,你或许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不愿意结婚,以及,关于孩子的事情?”

      西蒙也只是微微点头。

      南希因为身高太矮,一度被保守的亲生父亲质疑不是自己的女儿,即使技术发展之后通过DNA鉴定得到证明,还是无法挽回与至亲之间的隔阂,又加上如同洛丽塔一样的个头和外表,总被人当成洋娃娃,而这恰恰是女人最不喜欢的一件事,因此对异性的追逐表现出了强烈抗拒。

      即使现在,南希对于西蒙,若说情爱什么,那肯定是牵强。

      两人之间的突破,就只是一个女人,这么多年,一个人,突然之间,寂寞了,惶恐了,或者对身边他人的生活羡慕了,想一个伴儿,仅此而已。

      见西蒙再一次点头,南希脸颊在男人肩头微微摩挲:“那我就生了,这件事,嗯,要你来告诉珍妮。”

      这话出口,终于带着点心虚。

      西蒙在南希腰上拍了拍:“好的。”

      “你这么干脆,听起来好混蛋呀。”

      西蒙只能再次无奈:“女人真难养。”

      南希侧着目光瞄过来一眼:“其实我知道呢,前段时间你去中国,是又有一个女人怀孕了。”

      “嗯。”

      “你那么多孩子,将来,怎么办啊?”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

      南希想了下,觉得挺有道理。不过,从一个预备母亲的角度,又再次批判:“你这么说,听起来也有点混蛋。”

      西蒙对此早就免疫,笑着道:“很残酷的一个现实就是,你们女人总是更容易喜欢上混蛋男人。”

      南希再次无言以对,顿了顿道:“反正,我的小家伙,将来不用你管,我自己的钱留给他也足够了。”

      今年的《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上,持有丹妮莉丝娱乐大量股票的南希以11亿美元个人身家,位列榜单第137名,虽说与排行前列的一批人没法比,但放在世界范围内,上半年的全球榜单,同样也排名286名。

      若是单论女性富豪,更是排行前列。

      这样一个大富婆的孩子,当然再加上一个名叫西蒙·维斯特洛的父亲,等于是刚出生起跑线就突破天际。

      西蒙听南希决定,当然没什么意见,还开玩笑:“或许可以多生几个,只有一个的话,分你的资产就太多了。”

      南希再次白眼:“要一个我都很犹豫了,我……都还不知道怎么带孩子。”

      “我们当然不用自己带孩子啊。”

      “才不要,”南希立刻拒绝:“我可不像你,孩子将来,我肯定自己带。”

      “明白明白,我知道你的意思,不过,我是说,孩子你可以自己教,平日里照顾的话,多找几个人还是可以的。”

      南希坚持道:“反正不用你管。”

      西蒙顿时举了举旁边空闲的一只手,做投降状:“OK。”

      “那……”见西蒙没意见,南希脸蛋微红地迟疑了一小下,才说道:“下午,你,我采集一下。”

      西蒙倒是没有装傻,只是感觉有些古怪:“或者,要不我们今晚再在这边留一夜也行?”

      南希道:“我最近日子不对。”

      西蒙道:“那就等对的日子,你那么弄的话,我总感觉不是我的。”

      “混蛋,不是你的还是谁的啊,”南希虽是这么说着,倒也没有坚持,只是又叮嘱:“你记得和珍妮解释。”

      “你们私下里关系不是很好吗?”

      南希瞪过来:“你来解释!”

      西蒙弯着嘴角,很好说话地再次举手:“OK,我来解释。”

      说着来到花瓣泳池,两人先去泳池边的热带风格木屋里冲了个澡,换上泳衣,才来到外面,一番畅游后,上岸,南希趴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感受着散射而来的温暖阳光,还指使某人帮自己按摩肩膀,突然提起另一件事:“珍妮说你在这边养了一个小美人儿呢,赫斯特家的?”

      西蒙力道适中地揉着南希的小肩膀,点头道:“是啊。”

      “人呢?”

      “会挠人的小野猫,”西蒙定义了一下,笑道:“要我喊来吗?”

      南希可没有应付小姑娘的心思,更没兴趣争风吃醋之类,只是再次道:“赫斯特家的呢,你可够霸道的。”

      南希的认知中,某人横空出世之前,赫斯特家族,绝对就是这个国家最难撼动的金字塔顶尖家族,没想到会是现在的这番光景。

      西蒙语气随意道:“我可从来没有刻意针对任何人的意思,从始至终,都是他们在故意招惹我,总不能让我一直退让吧?”

      南希一针见血:“你是没招惹别人,问题是,因为互联网之类,你直接把很多人的饭碗都砸掉了。”

      西蒙耸肩:“这我就没办法了,如果因为顾忌一些人的饭碗就要阻碍技术的进步,我们现在应该还在石器时代,穿兽皮,住山洞,举着木棒嗷嗷叫着追赶野兽。”

      南希听着西蒙描述的画面,忍不住笑起来,却是再次反驳:“你总是用这些看似很有道理其实带着漏洞的理论让人无从分辩。”

      西蒙也笑:“他们应该庆幸才对。”

      南希侧过脸蛋看向某人:“什么?”

      西蒙道:“庆幸我还肯和他们讲道理啊。”

      ……

      吃过午餐,西蒙和南希就各自离开圣卢卡斯。

      南希返回洛杉矶,西蒙则飞往纽约。

      离开了美国一段时间,过去一周又留在洛杉矶,接下来几天时间就要分给东海岸的女人和孩子们。

      波音767的前舱起居室内,上了飞机,西蒙就开始投入工作,主要是审阅这段时间的一些丹妮莉丝电影项目资料。

      身边陪着三个花瓶。

      还珠三人组。

      既然打包空运过来,昨晚计划改变没能享用,就顺手带去东海岸。

      当下的前舱起居室内,西蒙靠在沙发上,衣着休闲,另外三女则是非常清凉的情趣套装,既赏心悦目,又很方便男人随时做些什么的那种。

      提前决定要在飞机上看完手上一批项目资料,西蒙当然不缺自制力,只是偶尔过过手瘾。

      看完了手中一份《魔戒》系列的后期制作进度报告,又让守在不远处电视旁的大眼睛操作录像机播放了几段样片,西蒙简单批注,就把这份材料放在一边,换了另外一份。

      这是《芝加哥》。

      猫儿一样偎在西蒙身边的小丫鬟听着男人用字正腔圆的中文吩咐大眼睛播放相应的一盒试镜录像,稍稍迟疑,终于道:“维斯特洛先生?”

      西蒙快速浏览着《芝加哥》的大致资料,闻言只是随意瞄了眼,示意小丫鬟继续。

      小丫鬟见男人注意自己,倒也没有弯弯绕绕,据说西方人都是要很直接的,于是道:“我想来好莱坞发展,维斯特洛先生,您能帮帮我吗?”

      西蒙没有直接拒绝,只是随口道:“英语怎么样?”

      小丫鬟顿时语塞。

      西蒙接着道:“先把英语搞定再说吧,另外,你在中国参演的那几个项目,我都有投资。你跑好莱坞了,后续怎么办?”

      小丫鬟听男人这么说,没有气馁,反而目光期待:“维斯特洛先生,您的意思是,我学好英语,再完成那些项目,就有机会来好莱坞吗?”

      “有啊,”西蒙应了句,接着道:“好了,别打扰我,安静点。”

      小丫鬟立马闭嘴,只是表情里难掩喜色。

      大眼睛和紫薇花见状,都有些后悔没有跟着一起开口,现在,男人是让她们安静,担心弄巧成拙,也不敢冒然发声。

相关阅读More+

都市极品医神

风会笑

官气

鸿蒙树

掌权者

一三五七九

医道官途

石章鱼

弄潮

瑞根

还看今朝

瑞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