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军指挥阵地内。

    林城在见到两架运输机被击落后,立即向后方作战部队下达命令:“后面的两个师,迅速给我补进触城通道,在装甲兵团后侧集结,动作要快。”

    九江城外,一处团级的防空单位内,上百名许系敢死队成员冲出了掩体,冒着联军的猛烈炮火,跑向了重炮阵地。

    现代陆军的防空单位,虽然多以电子系统控制为主,在指挥室就可以操控重炮开火,但想要做到精确射击和拦截,就必须得调整火力释放点的位置,说白了,也就是得人工校准目标。不然世界上就没有炮兵,以及防空兵了,可以直接用人工智能代替了。

    这一百多号人冲出掩体后,瞬间就有一半倒在了火海里。而院内很多的防空军备都被炸毁,他们要去的地方又比较深,所以几乎每往前冲一步,都有人员伤亡。但此刻上面下达了死命令,不执行肯定是不行的。

    最终,仅剩下二十人冲到了重炮坑内,开始校准导弹管。

    “敌……敌军运输机的高度太低了,而对方的炮兵阵地也预判性地发射了很多拦截导弹……,”观察员低声吼道:“建议用四连平射,在八百米空域拦截敌运输机。”

    “准许!”

    “校准完毕!”

    “试探性开火!”

    “嘭嘭嘭……!”

    跑井展开了试探性攻击,中弹位置已经无限接近估算位置。

    空中。

    数架联军的运输机已达最大的下降速度,呼啸而来。

    作战部内,许汉城脸色煞白地吼道:“能不能拦截?!”

    “城外,城内最近的两个防空团,已经开始校准。”

    “他妈的,我问能不能拦截到!”许汉城是真急了,因为他此刻已经猜到对方的意图。但联军使用的是军用运输机,这玩应在前沿阵线那几乎是不间断活动的,谁能提前预防到,他们会突然扎进自己的领空?如果不是运输机反常的一再降低高度,并且飞越了联军的地盘,那许系这边根本是没人关注的。

    而且这里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幸亏许汉城判断出对方可能采取空袭战术,提前催促空军侦查部门给予信息回馈,这才让对方再次向敌军领空扫查了一遍,不然即使对方的运输机降低高度,估计也没人会感觉到不对劲。

    事先没有预防,现补救还来得及吗?

    许汉城的喊声的在作战室内飘荡,

    地面的防空单位内,指挥官立即吼道:“快,四连平射,逼迫他们的驾驶员升高度。”

    “不……不对劲儿,我方刚才试探性进攻,已经击中预定落弹地点,但……下降的敌机却没有任何反应,这……这不太对。”观察手额头飙汗地回道:“他们应该看到我方的预设弹道,从而进行躲避……。”

    “你的意思是?”

    “营长,他们……他们的飞机内可能是没人的。”

    “……!”营长脑瓜子翁的一声,同样声音颤抖地吼道:“先打,先打。”

    “嘭嘭嘭!”

    导弹井再次喷射,大量升入天空的导弹被联军火力网拦截,但还有少数炮弹漏网,冲上了天空,在预设地点爆炸。

    两架运输机,在降低到八百米左右高空时,宛若太阳一般爆炸,但九江周边还有六七架,已经冲了下来。

    “他们的飞机内肯定没人,”观察手激动地吼道:“想要全部拦截来不及了!”

    “打最关键的……。”

    八百米能有多高?

    纪元年前的很多地标性铁塔,都有一二百米,甚至更高,那八百米的高度,地下的部队士兵,已经肉眼可见斜着飞下来的运输机。

    联军指挥阵地内,林城也急迫地吼道:“他妈的,我都说了,再次加大火力,不能让对方的防空单位,呈拉网状开火!”

    “嘭嘭嘭!”

    话音刚落,历战的炮兵部队,突然向九江方向,打了数十发可以在空中爆炸的磷粉弹,将三四百米左右的领空,直接进行视野封锁。

    林城一看这个景象,立即无耻地笑了,指着下层军官骂道;“看看人家打得多聪明。他妈的,回头让此次战斗的所有炮团团长,全给我洗一周厕所,然后去川军学习!”

    磷粉弹在空中爆炸后,敌军的防空单位就失去了人工视线,只能靠着雷达图的反馈,来观测运输机的飞行轨迹,从而在通过电脑计算,预判对方的下落位置。但这玩应毕竟是有延迟的,因为电脑和人脑不可能完全融合,人的判断,防空火力的落点调整,都是需要时间的。

    但八百米的高度还能给你多少时间?

    “嗖嗖嗖嗖……!”

    许系的防空单位,在玩命地铺射着火力,但却为时已晚。

    三架运输机穿过磷粉弹的视线封锁区后,眨眼间就落了下来。

    三架飞机,从三个不同的方向,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机关炮扫射,但却没有爆炸。

    两秒后!

    九江北侧城关的特区墙上,先是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光亮,照亮了整个夜空。

    短暂的光芒二次释放后,剧烈的爆炸声,以及气浪的音爆声,才传遍主城,以及方圆数十公里的区域。

    坚固的特区墙,连重炮都得直击几下,才能将其撼动,但运输机直接撞过来后,它却脆弱得宛若纸糊的一样。

    飞机一次爆炸后产生的高温,直接就将水泥钢筋砂石融化,飞机二舱内,用铁柜封锁的大量汽油,在爆炸中向四周喷射,导致机舱内装载的大量弹头,产生了第三次爆炸。

    整整近五十米长的特区墙,瞬间在爆炸中蒸发,再向外辐射六七十米的特区墙轰然倒塌。与此同时,汽油喷溅到的地点全部起火,城墙上很多军备被点燃,继续产生爆炸。

    这还只是一架运输机的威力。

    司令部内,许汉城略显狼狈地跑到窗口,看着很远处的火光,人有些发懵。

    总参谋长失态的破口大骂:“整整两个旅,三个团的部队,以及前沿四万多装甲部队,就为了送十几架运输机进来吗?!艹他妈的,这是塔力般的打法啊!!”

    “轰隆,轰隆……!”

    又是两架运输机, 直接撞到了特区墙上。

    与此同时。

    付震脱掉身上的降落伞,疯狂的向联军防区跑去:“快溜,快溜!咱要让许系的人抓到,卵子得让人摘下来捣成酱。”

相关阅读More+

直死无限

如倾如诉

踏星

随散飘风

末世之深渊召唤师

凉心未暖

刀碎星河

猪小小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全民魔女1994

宇宙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