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刘半夏依旧早早起床,跟乔乔吃了一顿甜蜜的馄饨早餐,然后就赶奔急救中心。

    对于现在的他来讲,是真的不想离开家。想媳妇,想糖豆,想媳妇肚子里的那个娃。

    “刘总、刘总,你过来。”

    刚刚走进急救中心,王超就对着他猛招手。

    “咋了?不会是又有新情况了吧?”刘半夏笑着问道。

    王超一愣,然后摇了摇头,“不是你的情况。昨天老丫头相亲没成功,比咱们散的还早呢。”

    “哟?这也是好消息啊,你咋问的?”刘半夏的八卦之火也燃烧起来了。

    “哎呀,就是随便问的嘛,其实也没啥。处于好朋友的角度,也得关心一下。”王超一本正经的说道。

    “倒是你,回家后有啥好事了?看你今天的气色是非常饱满的,精神头也有些不一样了。嗯……,就好像咱们急救中心刚刚成立的时候那样,我还有些说不好。”

    “你的眼睛可是真够毒的,要是再早生几十年,绝对是搞情报的好手。”刘半夏笑着说道。

    “人逢喜事精神爽吧,遇到了开心的事情,自然心情就跟着好了。咋样,昨天有没有我需要注意的情况?”

    王超摇了摇头,“没有,石老大都处理完了。还有两个从体检中心转过来的患者,一个直肠癌,一个肝癌,不过都是一期左右,能做手术。”

    “肝癌的那个给你留着呢,回头你看看检测报告,啥时候就给做了吧。你就告诉我呗,遇到了啥好事?学院里有人力挺你么?”

    “跟那个没关系,你要当叔叔了,我先去换衣服。”刘半夏丢下一句话就往更衣室走。

    王超愣住了,当叔叔了?自己咋不知道呢?自己当叔叔他开心个啥劲?

    不过转瞬之间也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叔叔当的有些便宜,应该是乔乔怀了娃。

    也确实挺替刘半夏开心的,毕竟这是添丁进口的事。更不用说别看刘半夏刚结婚,其实年纪也不算小了。

    换好了衣服走出来的刘半夏,看到刘依清躲躲闪闪的眼神儿,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刘老师,看您今天的气色不错啊。”凑过来后刘依清赶忙说道。

    “知道犯啥错了吧?”刘半夏问道。

    刘依清乖乖点头,“早晨师母就给我发信息了,告诉我已经把我给出卖了。其实我多冤啊,那天还是去了医院才知道咋回事。”

    “哈哈,这就对了,我媳妇嘛,出卖你的时候也必须要果断一些。”刘半夏笑着说道。

    “把昨天的那个肝癌患者的病例拿过来吧,然后你跟诊一下患者。一会我看看,这两天有时间就把手术给做了。”

    “好。”

    应了一声,刘依清直接跑远了。

    还行,刘大魔王现在应该被喜悦环绕,还没太折磨人。

    也是觉得他们两口子都是能够折磨人的,然后就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自己都多无辜啊。

    病例给翻了出来,又送到了刘半夏这边。

    刘半夏接过来仔细的看了一眼,问题不是很严重。这也体现了体检的好处,要不然真的未必能够发现这么早期的肝癌。

    肿瘤并不是很大,三公分左右,未对周围血管造成侵犯。既往病例中,患者有肝炎和肝硬化,还喝酒。

    手术介入的难度系数并不是很高,难就难在患者的以后生活。如果患者不戒酒的话,将来可能就会让肝硬化变得更严重,并发肿瘤。

    这一点才是最难的,因为肝炎患者饮酒的话,哪怕是很少量的酒精,也可能会造成肝功能的损伤。

    现在这名患者不仅仅有肝炎,还有轻微的肝硬化。等手术恢复之后,要是再把酒给捡起来,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走吧,跟我看看患者去,把他们几个也喊上。”刘半夏说道。

    “好嘞。”刘依清赶忙去招呼人。

    刘半夏轻易不巡房,也就是需要他手术的患者才会过去瞅瞅,做进一步的沟通。这也是肝部肿瘤手术啊,现在就看谁比较幸运,能够跟着一起上台了。

    “三床,王国忠?人呢?跑哪里去了?”来到了病房后,看到空荡荡的床,刘半夏郁闷了。

    “大夫、大夫,这里呢。”这时候患者从外边跑了进来。

    刘半夏皱了皱眉,“都这个情况了,烟还丢不下啊?不要命了是咋地?”

    “就抽一口,瘾上来了。”患者说道。

    “哎……,你家属呢?你也知道自己是啥情况了吧?”刘半夏问道。

    患者点了点头,“体检的时候大夫就说了,体检的钱不白花。”

    “这个话不差,肝部肿瘤如果你自己察觉的时候,差不多就是中晚期了。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手术介入的话,效果也不是很好。”刘半夏点了点头。

    “这也是为啥很多肝癌患者一经诊断出来就已经是晚期了,你虽然说比他们提前诊断出好久,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

    “你有肝炎,还有肝硬化,抽烟、喝酒,别的生活规律我判断也不是很健康。这样的话,即便是这次手术成功了,你的五年存活率也不会很高。”

    听到他的话,给实习生们都吓了一跳。刘老师咋这么说?患者都查出肝癌,要做手术了,咋还吓唬患者了呢?受刺激了?

    “啊?不是吧?医生,你咋乱说呢?他们不都说这个早期的做手术了就啥事都没有么。”患者一下子着急了。

    “不相信啊?那我给你分析一下。”刘半夏面色平静的说道。

    “肝癌早期五年生存率是针对最佳情况来考虑的,你本来就有肝炎,还有肝硬化,所以你并不是在这个最佳的范畴内,这个对吧?”

    患者情绪有些激动,不过刘半夏却摆了摆手,“我再接着帮你分析。你这个肿瘤形状不规则,虽然没侵犯到血管,但是也侵犯了周围的肝脏。”

    “所以在切除的时候,不仅仅要将肿瘤给拿掉,还要将那大半片的肝都给拿掉。原本是一起工作的肝脏,现在被拿掉了那么大一块,自然就会给肝脏功能带来更大的负担。”

    “在你原有肝炎和轻微肝硬化的基础上,这无异于是雪上加霜。还会进一步影响你身体的情况吧?”

    听到刘半夏这么说,患者的情绪反倒没有刚刚那么激动了,而是认真的想了起来。

    “有肝炎和肝硬化,本来就会影响肝功能。”刘半夏可没有心疼他,而是接着说。

    “你抽烟、喝酒,都是对肝部的进一步损害。尤其这个酒,是酒就有酒精,都需要你的肝分泌一种酶,将酒精给代谢出来。”

    “你要是不戒酒的话,在手术痊愈后接着喝。都不用说像往常那么喝,就算是喝点啤酒,都是对你肝部的进一步损害。”

    “本来就是雪上加霜了,你还一个劲儿的往上泼凉水。结果就是会进一步恶化,肝癌是没什么问题,肿瘤拿掉了就好。可是你的肝炎、你的肝硬化呢?”

    “所以我说正常的五年预后率对你没啥太大的参考价值,因为将来让你送命的可能是肝硬化。”

    “病例上写了,在前年你就查出来了轻微肝硬化,但是往常的生活中你好像并没有更好的控制。”

    “要不然这么长的时间,加上药物治疗的话,你的肝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状态。反正你自己考虑吧,如果这个酒不戒掉,要是瘾上来了,也喝上一口解解馋,将来真不好说。”

    “因为做完手术之后你的抵抗力会大大降低,肝功能也大大衰退,你要是管不住嘴,就会让肝硬化的发展加速。”

    “我的话有些不好听,不过这也是对你负责,要把实际情况都讲给你听。手术的话,大概会安排在后天上午,稍后会有人给你讲手术过程和相关注意事项。”

    “我不用你做,我用别人做。”患者说道。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也可以的,你这台手术的难度系数不大,很多医生也都能做。那就先这样,我换别的医生过来。”

    这也是他预料到的后果之一,毕竟刚刚说的话太刺激人了。患者没有直接将他给轰出去,这就已经很克制了。

    “刘老师,您咋了?不会是受了师母的气吧?”

    走出来后刘依清问道。

    “哎……,我只是选择了实话实说。这位患者都已经查出肝癌了,还有心情出去抽烟,你们就没啥别的想法?”刘半夏叹了口气。

    “往好的一面说,这是心态好。可是实事求是的说呢?这就是自制能力太差。我们手术介入,仅仅是摘除病灶。如果他自己都不注意,用不了多久还能看着他。”

    “可能是我的话也有些过激吧,但是要不是这样的话,他还不会在乎这个事。咱们当医生,也不能只看到手头的活,也得往长远看一些。”

    “有些患者咱们就是例行交代禁烟酒,却不会太在意。那是因为虽然会危害健康,目前不会直接威胁到他们的生命。”

    “可是这位患者不同啊,他要是再喝酒,就真能要了他的命。无所谓多少,今天敢喝一口,明天就敢喝一杯。”

    听到他的话,实习生们沉默下来,因为他们都知道,刘半夏说得很有道理。

    治病这个事,并不仅仅靠医生的医术,很多时候也是要靠患者的自律。

相关阅读More+

妖孽兵王

笔仙在梦游

天才神医混都市

香酥鸡块

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

落梅河

都市最强特种兵

尼姑庵的和尚

我的1982

大国雄起

豪婿

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