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再遇

    “柯南!你在干什么!”老爸的一声怒吼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了过来,“你一个小孩子没事乱动死人的东西干什么!一边玩去!”老爸掐住了柯南命运的后颈肉,将他甩了出去。

    在大人眼里,小孩子乱动这些是十分晦气的。

    而被甩出去的柯南站起身后,满脸的遗憾。“差一点就拿到了。”

    “看到什么了?”我走到柯南身边。

    “一个磁盘。”柯南掸着屁股后面的灰尘。“上面写着日记两个字,我想应该是板仓卓平时写的。或许里面有关于他跟的接触与目的,甚至是组织的线索。”

    柯南凝视着不远处的行李袋。

    “薰,能帮我拿到它吗?”

    “现在不行。”我摇摇头,“老爸已经看到了那个磁盘,而且在警察来之后,一定会彻底搜查,那磁盘一定会成为证据保留的。”

    “可恶。。明明就在眼前了。”

    “先等警察来了再说吧。”我侧身对柯南说道,“实在不行,我去警局一趟。想办法把它顺出来。”如果这个板仓卓跟接触的事情是在别的成员授意下进行的,那么组织一定会派人去警局将这次案件的证物清理掉。或许我还能从中钓一下鱼。

    “不行,东西就在眼前,若真是等到警局或许还会节外生枝。”一向冷静的柯南此时竟然有些沉不住气了。

    “那你加油。”我并没有反驳柯南,毕竟钓鱼也是有风险的,若能平安拿到组织的线索也不错。至少可以降低暴露的风险。

    大约十五分钟,警察赶来。

    一进屋,目暮警官就眯着眼盯着眼前的毛利,似乎是在说又是你这个瘟神布的道吧?

    没多久,警察们就开始了现场勘查,柯南也偷摸的加入了其中。

    另一边,因为假意对死人事件的反感,我跟小兰先申请了离开这个酒店。不同于柯南这种侦探,我更喜欢用逻辑手段去处理问题。

    比如,电子监控这种超好用的东西,真不知道为何警方一直不去关注。或许是为了增加侦探的就业机会?

    来到一个安静的咖啡店,我拿出手机进入了暗网,调动了一些程序后很快便连入了交通署的网络,调出了三天前的行车记录。又通过一些手段,找到了酒店前后门的监控录像。

    根据现场勘查,板仓卓的死亡已经是三天前的事情了,所以只要从三天前逐步去查,总会查到蛛丝马迹。

    三十二倍速的快进,双眼不断盯着在酒店前后停驻的车辆和进入的人群,很幸运的,我找到了一个可疑的身影。三天前的晚上,一个身穿黑色大衣,面带墨镜和口罩的男子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随即我便锁定了他,大晚上的穿成这样不是有问题就是有病。

    果然,在进入酒店后,这个男子连询问都没有,直接便坐上了电梯。

    查看时间,我迅速跑回了酒店,悄摸的走进了电梯监控的传达室。或许是因为酒店出现了命案,此时的监控室并没有人,倒是方便我操作了。

    找到三天前的记录,对好时间,我看到了那个身穿黑色大衣的人按下了楼层按钮正是板仓所处的二十层。

    或许是因为紧张的原因,这个男人竟然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和墨镜,映入眼帘的,正是刚刚和我们一起坐车赶来的相马龙介。

    “这倒霉催的。但凡你坚持到了下电梯,我都不好找你。”我摇了摇头,迅速的抽出了监控带,将其归回原位。

    将一切恢复原状后,我这才返回二十楼的案发现场,而此时的柯南,还在因为如何拿到那个磁盘而抓耳挠腮呢。

    ————兰花的味道薰衣草的味道家的味道&天使的羽翼恶魔的羽翼守护的羽翼————

    “怎么样,查到了什么吗?”柯南也知道我应该是去用别的方法查案了。而且从以往的事件结论看,我的速度一般来说都比柯南快。

    “嗯。”我点点头,并没有卖关子。“相马龙介干的,我查到了监控,他在三天前曾经来过这里。却伪装成了今天第一次来。”

    “有证据吗?”

    “楼下监控室有录像,但是我没有什么理由让警方去调监控。或许你打个岔让高木警官去看看?”

    “倒是可以,我这边其实也有进展,只不过刚刚的磁盘被目暮警官收走了。”柯南皱眉不已。“要想把磁盘拿到手,直接利用监控这一招并不方便。”

    “所以,你想现在拿到磁盘?”

    “虽然我相信你能够在之后从警局弄出磁盘,但是我还是想依靠我自己的力量。”柯南重重的看了我一眼。“谢谢你薰,有你的兜底我踏实多了,接下来就看我表演吧。”

    说罢,柯南跑到了床边的隐秘角落,这样子是再找麻醉针的弹道了。

    “说的好听。”我鄙夷了一句。“自己的力量?你是怕我先拿到磁盘然后做什么手脚吧?”

    我相信柯南已经猜出了我跟组织之间应该还有一些秘密是没有告诉他的,虽然他不问,但不代表他不清楚。

    站在我的角度,他能理解我这么做是为了安全。但是站在他自己的角度,他更希望能够尽早的端掉组织,拿回APTX-4869的解药资料,早日回到小兰身边。哪怕为此冒一点险。

    坐在一旁,我眼看着柯南将麻醉针打进了老爸的后颈上。虽然已经快以习为常了,但是老爸中招的一瞬间,我还是嘴角抽搐了一下。

    紧接着,柯南便开始了自己的案情分析。

    原来,相马杀害板仓卓的手法是用了让他心脏病发作的方法,说是用安眠药迷晕了板仓,而后用毛毯和胶带以及枕头将板仓捆绑在椅子上,再将椅子固定在桌子旁,造成了心脏病死亡的状态。然而,相马或许因为太过紧张,并没有确认板仓的状态,在板仓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猜到自己可能是被相马以这种手段绑了,于是用双脚在围棋盘上摆出了以盲文为基础的暗号。

    在板仓卓因心脏病死亡后,相马再次回到了这里,重新打扫了现场,确忽略了身边的棋盘,这才使自己陷入了无可脱逃的局面。

    虽然事件荒唐,但是这却成为了呈堂证供,而盲文的阅读,也让相马连证据都无法销毁。再加上柯南最后补了一句酒店的监控系统或许也有发现后,相马终于还是坐到了地上,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尽管我完全不明白这么漏洞百出的作案手法相马是怎么想出来的,光是不毁灭证据就足以证明他这种人只适合老老实实的做好人。再加上他在被揭穿后的发言,竟然因为自己的好友骗了自己并将一切赌在他身上,赔的血本无归,这种无聊的借口就杀人,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趣。

    不过,一个人能够信任朋友这样十多年,等待十多年,这样的毅力与信任,也算是让我唯一钦佩的点吧,或者说。。大智若愚?

    所以说,做人啊,不要有什么坏心思,每一个谎言背后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漏洞。

    当然,像薰这样的职业人士除外,毕竟,小薰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为了拿到磁盘,柯南还特意让警部将磁盘复制了一份,这么大的漏洞,警方竟然也没有注意到,就这么让他给糊弄过去了。不得不说。。。算了我不吐槽了。

    总之,在柯南的一番骚操作下,我们算是拿到了那份磁盘。不过说实话,我还是挺为柯南这样大胆的行为捏一把汗的。

    其实,就算把磁盘交给警察,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只要我能在组织找到磁盘前让高木警官打开那个磁盘,并从中看出一些端倪,那么组织就相当于在警方面前暴露了一部分。虽然这对警方来说可能会在后续的调查中出现伤亡,但这也比我跟柯南两个人查要来的方便。

    不过通过这个案件警察的能力上看,我们还是自己办吧。

    晚间,完成案件办理的目暮警官要带着老爸去警局做最后的笔录,而小兰和我及柯南则是先打算回家,拒绝了做计程车,小兰拉着我跟柯南一步步往事务所的方向走回去,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除了飘了点不知道从哪个时间轴弄来的小雪。不过点点银花飘落,倒是给这不太开心的漫步,渲染了一丝别样的气氛。

    一路上,柯南的嘴角笑得都快裂到后耳根了,放在口袋里的那个磁盘攥的紧紧的,我还真怕他就这样把磁盘捏爆了。

    我跟柯南倒是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目的是为了将笑意慢慢藏起来,然而我们的话语并没有引起小兰的注意。甚至我觉得,从刚刚开始,小兰的状态就有点不对劲。

    “小兰姐姐,你怎么啦?怎么感觉你突然变得没精神了?”良久,我还是抬头问了问。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稍微有点变化,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不,没什么~”小兰温柔的摇摇头,只是悲伤与委屈却写满了那双清澈的眼睛。“呐,小薰,柯南,你们说,人真的会改变吗?”

    “诶?”

    “诶?”

    “如果一个人离开的久了,真的会变吗?或者说,一直在等他的那个人,会变吗?”

    “小兰。。姐姐?”或许是因为相马吧,小兰此时对新一的思念又加深了一份,亦或许,这里还有对另一个人的思念?

    “等一个人,真的好辛苦。”小兰仰面垂帘,似乎是想将泪光锁定在眼中。“等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也好辛苦。”

    一句话,将我和柯南都定在了原地。

    是啊,如果说小兰对柯南的思念已经有了些许年月,可她对我这个哥哥思念,又有了多久呢?十年了啊。

    “啊哈哈,不用担心啦小兰姐姐。”柯南打着哈哈试图缓解气氛。“新一哥哥才不会就那么容易变呢,我想他现在一定是被什么困难的案子绊住了脚步,相信不就他就会回来的,所以小兰姐姐不用。。担。。。”望着小兰那已经夺眶的泪水,柯南的声音却再也发不出来。

    “呵。。如果,可以的话,如果柯南就是新一就好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小兰说出了这样的话语,或许是长时间的陪伴与相处,让小兰已经习惯了柯南对自己的包容与生活。

    “这样的话,小薰就是哥哥了~”似乎是在强行给自己打气一般,小兰一边抹着泪水,一边笑道。“我怎么会说出这样的傻话,这样对你们两个也太不公平了。哈哈。”

    “不,不是的。我。。”柯南欲言又止,却被我的目光阻止了。

    而我呢?我又何尝不想与小兰相认呢?可是这其中牵扯的太多太多了。

    “哪怕一次也好。。五月四日,我好想听到那两个人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晶莹的泪珠落下,其中满是小兰的心酸与思念。

    “好啦,不说傻话了。”良久小兰擦了擦眼角,强颜欢笑地拉着我们继续往前走着。“今晚我们吃点什么好呢?对了,就吃。。。诶?”话落一半,小兰突然停下了脚步。而我们也顺着小兰的目光看去。

    就在不远处,一个红色的电话亭中,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衣,头戴针织帽的男人。转头对我们说了一句话。

    “你怎么老是在哭?”

    “诶?”

    “那。。那是?!”柯南的双目逐渐瞪大。

    而另一边,我的双眼也逐渐在改变光芒。一股冰冷的气息仿佛连我周边的积雪都吹散了些许。无尽的杀意被我强行收敛,毕竟我不想因为眼前的这个人而吓到了小兰。

    “你是?”小兰下意识的问出声。而就在小兰的身边,柯南和我都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个男人的名字。

    “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

相关阅读More+

驭房有术

铁锁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夜雨闻铃0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主宰漫威

度方

奇迹的召唤师

如倾如诉

这个游戏不简单

我也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