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了假设以后,秦纵接下来要做的自然是对假设进行验证,他相信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因为这是通过了层层验证后得出的结论。

    只是现在让秦纵有些想不通的就是动机,利用特定的精神波操控魔塔内的魔灵进行狂化的操作,不管是六层的领主蝮蛇还是七层的领主巴林,似乎都没有足够的动机去做这件事。

    不管是人与魔,都是生而向往自由的,没有人会愿意牺牲自由,将自己一辈子囚禁在魔塔之中,甘愿只当魔塔内的王者。

    除非有比自由价值更大的东西。

    有一种直觉告诉秦纵,这一切都是暂时性的,在魔塔内部魔灵狂躁化的背后一定还隐藏着其他什么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让上层的领主们坚守在魔塔内部不出的原因。

    在绝对安全的房间中,秦纵等候了片刻,便等到了信使梧桐的通报。

    “秦先生,其余层领主,无法到达这里。还需要你自己亲自去谈判才行。”梧桐说道。

    魔塔七层原本的约定就是除了第六和第七层的领主之外,下五层的领主是互不干涉的状态,不能轻易涉足别人的领地。

    一方面是觉得不安全,另一方面用也是担心这种串门的举动会让六七层的那两位起疑。

    尤其是七层的那位巴林,号称是最没有人性的魔灵,天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疯狂的举动来。

    “是我唐突了。”秦纵闻言,立刻叹息道。

    第一层和第二层已经在他的控制范围内,剩下的第三层、第四层以及第五层,他们效忠的对象各有不一。

    按照李无限提供的情报资料,第三层的领主是藤魔,效忠的是六层领主蝮蛇,因为藤条柔顺的曲线与蝮蛇极为吻合,因此两者也是臭味相投。

    第四层的领主名为狼人,顾名思义是一种人形狼,体型魁梧,手臂上的钢爪可以轻松碎裂巨石乃至钢铁,效忠的七层领主巴林。

    至于第五层的领主,代号名为炎女巫。

    秦纵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真的傻了。

    原本他还自己寻思去查杀六层或者七层谁才是操纵这一切幕后黑手,结果这么一圈了解下来结果惊人的发现这特么居然还真是个狼人杀游戏……也就是说,作为调查者身份的他,就是这里面的“预言家”?

    秦纵笑了:“这个炎女巫是什么回事……听着像是个人。”

    “所有魔灵在成为魔之前,原本也都是人。只不过成为魔之后,外形都变得不一样了而已。”李无限扶额道。

    “好吧,是我说错话了。”秦纵尴尬的笑了笑。

    李无限:“炎女巫是除了第七层的领主巴林以及第六层的领主蝮蛇外最强的人,也有人声称炎女巫的战力其实和这两位不相上下。所以第五层的关系和上面六七两层都比较暧昧,不会帮任何人说话,也不会战队。算是魔塔中,为数不多的中立位。”

    秦纵问:“那炎女巫长得什么样?”

    梧桐说:“秦先生知道,火焰骷髅吗?”

    秦纵:“恶灵骑士?”

    信使梧桐点点头:“差不多就是这样,炎女巫总是穿着一身巫师袍,但外形却是一只散发着灰白色火焰的骷髅,因为是冷火,所以也不会将自己的巫师袍给烧掉。”

    秦纵恍然大悟:“原来如此!这是骨灵冷火啊!”

    梧桐:“骨灵冷火?这是什么……”

    “没事没事,之前的时候看到的。”

    秦纵摆摆手,哈哈一笑:“谢谢两位提供的情报,现在我知道自己该去找谁了。”

    ……

    因为秦纵目前在二层安全屋里的关系,无相和无念的内部监控彻底脱离,导致无法继续暗中观察秦纵的状况。

    一时之间兄妹两人都显得有些焦急。

    “会不会出事了,怎么没动静了?”无相皱了皱眉:“哎,这要是连修真界唯一锦鲤都死在里头了,一切可就都完了。修真界那些资助锦鲤的宗门还不得联合起来把我们魔族直接标狼打。他可是集结了一整个修真界的资源选出来的人。”

    “我倒觉得不是出事了,反而,秦先生的进展应该比我们想象中顺利许多。”

    无念在一边分析说道:“第六层、第七层目前都没有特别的动静。但我们又监测不到秦先生,唯一的情况就是秦先生有可能在魔塔内部自己建立了一个类似小结界的地方,连我们都监测不到,恰恰证明了他的安全。”

    说到这里,无念忍不住笑起来:“再耐心点等待就是了。而且我觉得现在最着急的人反而不是我们,应该是那位来到我们魔域内,私底下面见皇子的那位不速之客。”

    “你是说那个叫李登基的人?”

    “是他。”

    无念说道:“我已经查过了。修改魔塔入口口令密码的幕后主使,大概率也是他。只有他最希望修真界唯一锦鲤死去,并且拥有最大化的利益。”

    “我记得他还带了两个外人过来。”

    “恩,一个叫雷均,一个叫韩稳健,他们同样在我们的监控番外之内。至于那个虞飞洋,是最近新加入的魔族,原本就是魔主派到他们身边去的卧底。我这儿得到的所有消息,都是他那边通知我的。”无念说道。

    “难怪,我说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无相魔君恍然。

    他心中感叹。

    这样的布局其实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将秦纵送进魔塔,处理魔塔内部魔灵狂躁化的事件。

    而这里面的水也同样比无相、无念两兄妹想象中的要深不少。

    如果不是神顶天在背后提前布局,他们真的很难把握住。

    当然……

    让无相和无念都没想到的事。

    他们以为神顶天已经在第五层。

    然而秦纵的布局,实际上已在大气层……

相关阅读More+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明月地上霜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魔王不必被打倒

如倾如诉

木叶之光

高烧三十六度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开心小帅

我在东京真没除灵

王汪才超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