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镈和罗城出发,李鸿儒等人终于踏上了使团真正前往的目的地。

    使团前往的目的地是摩揭陀国的曲女城。

    这是摩揭陀国的王城。

    这段路程并不算太远。

    若是让青骓马放开奔行,只需五六日便能直入曲女城。

    但队伍中夹杂了摩揭陀国的象骑兵,速度顿时就缓慢了下来。

    而甘尼许每到一地也必然需要通报,又需要补充队伍所需。

    时间方面来来回回足足走了两个月。

    直到七月,李鸿儒这才望见甘尼许口中屡屡提及的王都曲女城。

    曲女城城建坚峻,城墙足有四十米有余,隔着城门远远望去,便能看到城内的花林池沼,又有各式亭台楼阁掩映在其中。

    远远之处人声鼎沸,有着各种喧嚣音浪。

    这显然是一座军事与经济都极为发达的城市。

    城墙上不乏弓手护卫。

    “我们国度最强的不是那儿!”

    回到曲女城范围,甘尼许也有着几分兴奋,心中的诸多包袱似乎齐齐放了下来。

    他手一指高大的城墙,又转而指向队伍后方跟随的象兵。

    “那才是我们征伐的利器”甘尼许得意道:“我们摩揭陀国的象兵足有六万有余,横冲之下足以踏平任何国度。”

    “厉害!”

    李鸿儒翘起拇指。

    若不计算速度等方面因素,大象确实较之马要厉害。

    即便是一般的妖马也难打过普通成年大象。

    当数万头大象组成战阵,这足以进行暴力的摧毁。

    “不知大唐国征伐的利器是什么?”甘尼许好奇道。

    “若是你开了道,我们就给你们展示一下大唐征伐的利器是什么!”

    面对甘尼许的打探,李鸿儒呵呵一笑,一旁的李义表则是微微抿了抿嘴。

    “若是在其他大城,我权利还有些不足,但在曲女城给各位开个道并不算难”甘尼许点头道:“何况开道迎接诸位也是我们摩揭陀国应有的礼节,陛下已经给您这边做了安排。”

    “哦!”

    李鸿儒哦上一声时,只见甘尼许取了坐骑上一根长管号角,随即用力一吹。

    刺痛耳膜的声音顿时响彻了曲女城附近。

    与此同时,不断有号角声接替,远远之处城内也隐约有号角声音回荡,又不断传荡出来。

    “陛下已经在王宫大殿等待诸位了,请!”

    甘尼许用手一指前方。

    此时沉重的城门开始全然开启,又有兵卫不断吆喝发声,驱赶着路边的行人。

    一些溜牛的溜猪的齐齐赶到了一边。

    “让大伙儿都打起精神来,莫要丢了咱们大唐的脸”李鸿儒朝着李义表开腔道:“入城时演练演练!”

    路途中松懈不成问题,但进入曲女城觐见对方国君,这意味着正式的面对。

    大唐与天竺相距遥远,威慑远不足到达此处。

    只有展现出应有的姿态,才可能获得对等的尊敬。

    李鸿儒也庆幸卫尉寺这帮人干正事不行,撑场面是一把好手。

    不论是姿态,还是动作,甚至于礼乐。

    诸多方面让李鸿儒无法挑剔。

    这是唐皇的安排。

    只要安然到达天竺国,这帮人确实能发挥诸多团队都难于取代的作用。

    他对李义表说上一声,顿时让李义表脸色肃穆起来,扯了嗓子在那用大唐语高喝。

    “他说的什么?”甘尼许询问道。

    “这个是我们大唐指挥的方式”李鸿儒道。

    “靠喊?”甘尼许问道。

    “对!”

    “那真是太巧了,我们也是靠喊!”

    甘尼许只得勉强捧场,但只是李义表高喝的第三声,沉闷的大鼓便从后方传了出来。

    与他长管号角惊吓到人和坐骑一样,鼓声的锤响也让摩揭陀国坐骑和大象有着不适应。

    但大唐人和坐骑瞬息之间就精神了起来。

    甘尼许甚至看到了诸多青骓马不断踩踏着小碎步,马体肌肉有着绷紧,宛如要冲刺一般。

    沉闷的鼓声引动着肌体的血肉。

    即便没有经历东土战争的洗礼,甘尼许也能感触到其中牵动体内血液的一丝特殊感。

    待得铴锣之声响起。

    宛如冲锋的号角吹响,驱赶马车的使团成员已经齐齐挥起了鞭子。

    清澈到一致的马鞭声响起,大唐使团的速度顿时激增了起来。

    宛如一枚离弦的箭,从最前方李义表的马车开始,诸多大唐的马车有着极为一致的奔袭。

    马车上穿插的赤色旌旗解除捆扎,开始迎着行进的风浪招展了起来。

    一袭红色的披风更是给队伍增添了一抹特殊的色彩。

    这是在曲女城从未见过的景象。

    “这么快!”

    车队疾行之时,甘尼许不由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说摩揭陀国的象兵军团是靠着摧枯拉朽的重压击溃敌人,大唐的军团则宛如一柄一往无前的利剑穿刺,会一直穿插到底。

    “跟上,跟上!”

    甘尼许此前的话语还在耳边,转眼间对方展示大唐的风采了。

    若是因为他没法跟上观看,这不免成了一桩笑话。

    他指挥了纵马的骑士,又看向慢腾腾行进的象兵,觉得没法等这帮扯后腿的了。

    待得吆喝了数句指挥术语,甘尼许亦是开始纵马奔行向前。

    只是不断跟随行进,甘尼许发现曲女城一些乱象开始生出。

    让行人强行避让的街道中,一些牛挣脱了主人的束缚,开始有着发力疾奔的跟随。

    在他坐骑奔行的后方,足足有十八头各样式的牛疯狂奔行,宛如象兵一般有着横冲直撞般的行进。

    待得转了一条街,这种数量已经变成了三十五头。

    当第三条街通过时,车队的后方有了近百头牛奔袭。

    甘尼许脑袋向后张望时只觉头皮有些发麻。

    他一时没搞明白这些牛怎么就跟上了大唐使团的车队。

    大唐人展示风采似乎有些怪异,这是让天竺的牛都开始凑热闹尾随了。

    从早期的十余头牛,曲女城的牛群已经开始了混杂的壮大。

    这似乎开始衍变成了一场牛的盛宴,不断有牛加入其中。

    只是想想曲女城的数万头牛,甘尼许就吞了吞口水。

    他也不知这群牛是否能随着大唐使团的车队停歇下来,若是冲击到皇城区域,甘尼许觉得事情很可能有些难于收拾。

    宛如他鞭笞茶镈和罗城主一样,他也免不了被国主尸罗逸多鞭笞。

    “李义表!”

    “王玄策!”

    “你们大唐征伐的利器是不是驱牛啊!”

    甘尼许在后方大叫,不断有着追赶。

    “鼓声要稳,铴锣声要脆,号角声要悠远,就是刀子砍你们脑袋上,手中的事情也不能停!”

    使团的最前方,李义表强行镇定之余也稍微回头了一下。

    相较于三十骑的使团车队,后方疯狂追赶的牛群黑压压成了群,显得极为庞大。

    见得一个摩揭陀国的骑兵在慌乱中弃马而逃,看似强大的披甲战马被牛群直接冲撞翻滚在地,连个泡都没冒出,李义表只能用大喝之声镇定着自己,也约束着使团其他成员。

    “大力?”

    马车之中,李鸿儒朝着第三架车喊了一句。

    “各位兄弟姐妹承让,各位兄弟姐妹承让,你们不用如此热情欢迎我!”

    “这太热情了,真是让我羞愧啊!”

    鸠摩罗力从车窗中探出脑袋,连连高喝了数声,还发出一阵‘哞哞’的叫声。

    但鸠摩罗力的高喝并没有什么鸟用。

    相反,因为这头牛妖的叫声,李鸿儒觉得车队后方跟随的牛数量似乎还多了一些。

    而在前方的区域,一些牛似乎也闻到了讯息,转而有着探头探脑的跃跃欲试。

相关阅读More+

游戏旅途

路过的穿越者

恶魔囚笼

颓废龙

网游之最强传说

八二年自来水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驿路羁旅

网游之倒行逆施

张扬的五月

无限气运主宰

落花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