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的斜阳映照在高速公路上,工作日的高速路畅通无阻,苏墨的保时捷座驾在高速上一路畅行无阻,风驰电掣,正在赶往老家的路途当中。

    “你早就该叫醒我的……我说睡十五分钟就好了。”

    苏墨的表情显得相当懊恼,“这下又要挨咱爸的骂了。”

    “不要那么怕我老爸嘛,你这段时间本来就很辛苦,多休息一会儿是正当的。”

    夏依梨托着腮注视着高速路上的风景,“再说了,我只不过是想宠一下我老公,这又有什么关系?”

    “要真是因为工作忙导致睡过头那就算了……”

    苏墨的语气里透着点羞愧,“实际上的情况却不是这样……”

    “哎呀,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造人工作就不是工作吗?也是一项神圣而伟大的光荣使命。”

    “……”

    以往这个时候,苏墨都会竭力反驳依梨的观点,今天苏墨从依梨口中听到这句话,蓦地又想起月绫昨天的委屈,顿时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怎么啦,干嘛不说话。”

    “就是……”

    苏墨顿了顿道,“最近会不会觉得我有在冷落你,或者没怎么重视你的感情之类的……要是有的话一定要告诉我。”

    “当然有呀,”夏依梨嘟嚷道,“你都好几天没跟我亲热了……我算算,起码有……三天了!”

    “要、要不……今天晚上睡我家怎么样?”

    “噢噢!你的色胆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吗?父母在家也想着和我亲热?”

    “既然老婆觉得受委屈了,那我肯定要补偿的呀。”

    “哼哼……你现在也就嘴甜一点了。”

    夏依梨晃着脑袋思忖道,“不过这几天我打算先放过你,等回家再亲热也不迟。我很没和家里人见面了,这次回来也算是多陪陪家里人。”

    “嗯……也是……是我考虑不周了。”

    “怎么……不能跟我亲热,很失望呀?”

    “坦率地说……有一些吧……”

    苏墨温声道,“最近怀里不抱着一只依梨就会睡不着觉,不知道为什么。”

    “你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吗?我信你个鬼。”

    夏依梨的声音很轻,“你是……又梦到她了对吧。”

    苏墨在和小柔相拥的那个夜晚梦见了前世依梨。这件事也没有和别人细说,但是在夏依梨的面前,苏墨就觉得什么都没有值得隐瞒的,当下也就一五一十地给夏依梨说明了情况,现在的夏依梨听完后倒不会觉得特别难过。

    “其实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之所以会念念不忘,是因为觉得自己当初几乎没有能力替她做些什么吧?”

    “但其实你已经为她做的够多了……这个世界也许就是她向梨巴之神祈求来感激你的,所以说啦……放宽心,与其纠结这个,不如好好想想咱们的婚礼到时候怎么搞排场。”

    说着夏依梨便伸着食指,抵在苏墨的脸颊上:

    “别忘了你欠前世的我一场隆重的婚礼,这辈子要给我好好补上,砸锅卖铁也要给我举办最——隆重、最——豪华、最——排场,还有——”

    “嗯嗯……我知道,我在开车呀,你这样很危险——”

    于是夏依梨乖乖缩回手指,歪着脑袋,一边托着腮,一边望着专心开车的苏墨:“还有,最最——最幸福的婚礼。”

    “嗯……放心吧,依梨,我会的。”

    苏墨给父母买的新居和依梨家虽然只隔了一条街,但是苏墨还是先把夏依梨送回了家,因为事先没跟家里人打过招呼,依梨妈妈开门见到女儿时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妈咪!我回来啦!你想不想我鸭!”

    “啊……等等,依梨,你怎么——”

    依梨不由分说就上前搂住了妈妈的脖子,又是一阵亲热,一旁的苏墨也跟着打招呼道,“回来的有些突然,依梨也是想给伯母您一个惊喜,就别——”

    “怎么到现在还不知道改口,你个笨蛋——”

    夏依梨一边搂着妈妈,一边冲苏墨扮鬼脸,依梨妈妈是个灵慧的人,听依梨这么说顿时心里也有了底,“那什么……你们也别在外面站着,一起进来吧,阿墨也是,一起吃个饭吧,正好饭菜也快做好了。”

    “啊,我就不了……我回家还没跟家里人说,这个点打扰也不太合适,我还是明天再来府上登门拜访——”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这混蛋都快要把我女儿抢走了,还在乎什么白天晚上?”

    夏依梨的父亲夏庆秋背着手出现在苏墨面前,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自然而然的岳父威压让苏墨忽然有些不寒而栗,当下也不好意思提出逃跑的想法,只得硬着头皮表示打扰。

    依梨一回到家就被妈妈拉到房间里进行亲密而深切的母女谈话了,苏墨失去了宝贝老婆的助攻,只得浑身不自在地和老丈人在客厅看电视,进行翁婿对话。

    其实按说这几年苏墨来依梨家串门也不是什么一次两次的事情,按理说应该不会感到紧张才是,但不知道是不是前世老丈人给苏墨留下的阴影太深,导致现在的苏墨也没办法和夏庆秋正常对话,都是夏庆秋问一句苏墨答一句,绕了半天才终于聊到话题的正题上来。

    “你这次和依梨一起回来,是终于打算讨论婚姻大事了对吧。”

    “嗯……是啊。”

    “订婚戒指买了吗?”夏庆秋皱眉道,“别跟我说什么都没买就跟依梨求婚了呀。”

    “嗯……买了。”苏墨点头。

    “花了多少钱?”

    “额……”

    苏墨纠结了一下,因为他不清楚要不要跟老丈人说实话,只得换个解释方式,“也没多少钱……是一枚三克拉的钻戒。”

    夏庆秋只在电视里见到过三克拉的概念,但是这种只出现在豪门家庭伦理剧的元素,他也只是陪老婆看个热闹,印象里这个数字并不是很惊人,电视里提到三克拉的时候,大多数角色也都是报之以嗤之以鼻的态度。

    “嗯……才三克拉啊?不过就年轻人而言,这个付出已经很了不起了。”

    “额……”

    “才”三克拉吗……

    从大学生活里看依梨的家庭条件,六十万的钻戒应该也不是个什么小数目吧……

    “对了……我问一嘴,关于你跟依梨订婚的事,月绫那孩子……她有什么想法吗?”

相关阅读More+

驭房有术

铁锁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夜雨闻铃0

主宰漫威

度方

奇迹的召唤师

如倾如诉

这个游戏不简单

我也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