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外的脚步声清晰。

    踏踏踏...

    一名身穿着朴素灰袍留着一头短发的男人脚步匆匆走进了九塔宫殿之中。

    韦赛里斯正坐在王座上静静的等待。

    “陛下。”

    布拉佛斯的使者进入到宫殿后,看到了王座上的银发年轻人当即便躬身施礼。

    布拉佛斯的使者当然是带着和解之意来的。

    如今坦格利安的势力已经越来越猛,与坦格利安发生全面战争并不符合布拉佛斯的利益。

    因此布拉佛斯的使者携带了一船金银珠宝,总价值非常巨大,送给了韦赛里斯,希望能够缓和双方的关系。

    当然。

    布拉佛斯的使者自然不是以缓和关系为主题来到的潘托斯。

    对外之中虽然很多人心知肚明,但毕竟没有直接揭穿。

    密尔遭遇到的屠杀,布拉佛斯人应该背负很大的责任。

    因为就是布拉佛斯雇佣的多斯拉克人进攻潘托斯。

    然而多斯拉克人在潘托斯进攻受挫,打了败仗,转而突袭密尔,在密尔城中展开了大屠杀。

    但布拉佛斯人不愿意承担这份责任,更加不想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自然厚着脸皮不想承认这些罪行。

    关起门来是缓和关系。

    而打开门来布拉佛斯对外声称是为了庆祝韦赛里斯·坦格利安三世陛下即将到来的第十六个命名日。

    同时也是为了他的成人礼而送上的献礼。

    韦赛里斯的命名日在九月二十四日,届时将会在潘托斯城中举行盛大的庆典。

    伴随着坦格利安在厄索斯大陆上实力的突飞猛进,韦赛里斯的成人礼必然非常的宏大。

    各方势力不论是敌视也好、友好也罢都没有错过这个交流的机会,纷纷提前派出了使者,如今正在赶往潘托斯的路上。

    虽然曾经发生过小的不愉快,但后来又帮助诺佛斯扑灭了山火的原因,大胡子僧侣们和坦格利安的关系还算可以,他们派出了使者。

    而科霍尔虽然天高皇帝远,但也派出来了人凑热闹,沟通贸易相关的问题。

    而在密尔覆灭之后,‘三姐妹王国’的三角稳定性崩塌,里斯还有泰洛西现在都是针锋相对,大有战争一触即发的架势。

    因此两座城邦都希望拉拢坦格利安支持自己对于争议之地的主权,并且提防再一次蠢蠢欲动的瓦兰提斯,为此两座城邦同样也是带着诚意满满。

    而高傲的瓦兰提斯则是同样派出了使者团。

    虽然两家曾经有过深深地矛盾。

    作为自诩‘瓦雷利亚的大女儿’,瓦兰提斯曾经想要联合坦格利安征服厄索斯大陆,重现自由堡垒。

    然而却遭遇到了时任坦格利安族长‘征服者’伊耿的拒绝,随后瓦兰提斯的军队开始攻打泰洛西,战争正式爆发。

    伊耿乘骑着巨龙参与到了战争之中,击溃了瓦兰提斯的军队,因此双方结下了仇怨。

    但是现在瓦兰提斯逐渐没落,坦格利安也流亡到了厄索斯大陆。

    由象党执政的瓦兰提斯似乎想要摒弃前嫌,再一次和坦格利安取得联系。

    因此他们也带着大量的诚意还有优秀的谈判官而来。

    甚至,还有一位来自遥远的盛夏群岛,扎勒岛的流亡王子。

    他跟韦赛里斯曾经的命运很相似,他拥有漆黑的皮肤,穿戴着羽毛披风,他是贾拉巴·梭尔王子,从君临而来。

    距离国王陛下的成人礼还有一个月的时间。

    然而潘托斯城中短时间内已经汇聚了许多的使团,还有众多仍然在赶来的路上。

    不过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发生。

    正在韦赛里斯还没有就要不要和布拉佛斯翻脸的事情考虑清楚的时候…

    毕竟这种重大方向的事情必须要深思熟虑,绝对不是一拍脑门就能够决定的。

    而且接二连三的战争发生,韦赛里斯也必须要考虑到士兵们的厌战情绪还有士气。

    而在这时,又有一件来自狭海对岸维斯特洛的大事发生了。

    …

    一份紧急情报被加急送入到了韦赛里斯的手中。

    这条情报来自于维斯特洛,情报上的内容也非常的简单。

    大抵就是野人和拜拉席恩王朝的谈判破裂,塞外之王吹响了传说中的冬之号角。

    然后绝境长城有一截崩塌了下来,数十万野人涌入到了北境之中。

    而当天夜里劳勃国王似乎喝的酩酊大醉,没有待在黑城堡中,反而性致大起,偷偷去了鼹鼠村过夜。

    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得知消息后带领一队亲卫离开了长城去寻找劳勃,留守在黑城堡的只有史坦尼斯一位公爵。

    当天夜里黑城堡崩塌,野人涌了进来,倒霉的史坦尼斯是生是死也没有人能够确认。

    有人说的是史坦尼斯在士兵的拼死保护下从中突围了出去,还有的人说他干脆就被石头给砸死了。

    当时的状况非常混乱,传递这封情报的人也很难说的清楚,有许多都是道听途说的消息。

    然而长城崩塌了一小截,还有数十万野人涌进了北境确是真的不能再真的消息。

    如今整座北境乱成了一锅粥,除了拥有城堡的贵族老爷们,生活在城外的村庄还有农民们全都人人自危。

    已经有了数座村落惨遭野人屠杀的惨剧发生。

    不过据说劳勃国王和艾德公爵都没有什么大碍。

    他们当天夜里没有在长城,因此很快便组织起来残兵败将,对野人展开了反击。

    号称数十万的野人战斗力实际上并没有多高,很快便被缓过劲来的正规军击败了不少。

    然而这些胜利却无助于缓解如今北境的乱局。

    毕竟野人的数量太多了,正规军的数量太少了。

    数十万的野人来回乱跑,到处烧杀抢掠搞破坏,其实别说是人就算是数十万头猪,想要这么快抓住也没有那么容易。

    而且劳勃带来的联军数量太少了,组织士兵东征西讨跑来跑去也抓不完这些野人,甚至还遭遇到了几次野人的伏击,损失了不少的士兵。

    而韦赛里斯看到了手里的情报,几乎震惊到了无以复加。

    他没有想到维斯特洛的局势居然突然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剧变,甚至比密尔被毁灭更加让他震惊。

    而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传说中的冬之号角居然真的有用。

    在他的记忆中,这个东西不是坏掉的么?

    后来在守夜人远征时被病原狼白灵带着琼恩·雪诺捡到。

    然后吹了几下没有吹响,随后被山姆·塔利带到了学城。

相关阅读More+

驭房有术

铁锁

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

追梦人Love平

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

夜雨闻铃0

主宰漫威

度方

奇迹的召唤师

如倾如诉

这个游戏不简单

我也很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