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小鬼真是天真,哪里会有那种东西啊?”毛利小五郎皱眉,“要让豆子和珍珠只露出一点的话……”

      静。

      目暮十三抬头,再次跟毛利小五郎对视,“毛利老弟,客厅那里有一块很大的地毯,对吧?如果珍珠和豆子都在地毯上,就不太容易看出区别了,而地毯上的豆子很难整理,女佣打扫时也不可能一个个去捡,大概是用吸尘器去清理,当时是在深夜,女佣劳累了一天,又用吸尘器好清理的话,分不清豆子和珍珠也是正常的……”

      “而且从二楼走廊就可以把珍珠丢在客厅地毯上,就算是腿受伤、无法自己下楼的船本先生,也能很轻松就做到,那珍珠很可能就在吸尘器里了?”毛利小五郎问道,“目暮警官,你们有没有检查过吸尘器里啊?”

      目暮十三:“……”

      这个还真没有。

      一旁,本堂瑛佑看着毛利小五郎、目暮十三、抱柯南的池非迟凑在一起说了半天的悄悄话,有些好奇,想凑近听听,慢慢迈动脚步……

      “高木!”

      目暮十三突然一脸严肃地大喊一声,把高木涉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应了声‘是’,也把本堂瑛佑吓得‘噗通’一下扑倒在地。

      “瑛佑!”毛利兰连忙上前扶起本堂瑛佑。

      目暮十三发现自己刚才反应太大,尴尬摸了摸鼻子,不过还是先拉过高木涉,低声叮嘱高木涉去调查吸尘器。

      “你没事吧?”毛利兰担忧看着揉鼻子的本堂瑛佑,心里叹了口气,再次觉得身边的人全都不省心。

      “没、没事……”本堂瑛佑揉着被砸到的鼻子,看着高木涉匆匆出门,沉思。

      刚才非迟哥他们绝对是在讨论案子,而且已经有什么重要的发现了!

      隔壁房间突然传出船本达仁的喊声,“孝美,帮我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一点!”

      “好的!”妇人大声回应。

      “空调温度自己调不就行了吗?”毛利兰疑惑问道。

      “我家老爷是个机器盲。”妇人解释了一句,到隔壁房间帮忙调空调温度。

      毛利小五郎和目暮十三果断跟上,站在门口,看着屋里坐轮椅的船本达仁,窃窃私语。

      “不过,就算是找到了珍珠,也缺少决定性的证据啊。”

      “没错,他们作为夫妻,珍珠上找到他的指纹也很正常。”

      “目暮警官,找到的枪支上也没有发现指纹吗?”

      “那是当然的啊,不然我们早就让他去警局配合调查了……”

      “警官,”屋里的船本达仁注意到站在门口的一群人,转头问道,“杀害我太太的凶手还没有眉目吗?”

      “啊,这个……”目暮十三汗了汗,果断撒谎遮掩进度,“还没有。”

      “爸爸,我肚子饿了!”站在轮椅旁的船本透司仰头道。

      “已经下午了啊,”船本达仁抬起手腕看表,“那就吃点东西再去火葬场吧……”

      柯南观察了一下屋子,觉得被抱得太高也看不清一些细节,转头道,“池哥哥,我想……”

      池非迟懂了,把柯南放下来,让名侦探去找线索。

      柯南心里表示满意,稳,默契回来了。

      一个腿受伤、不方便活动的人,没法把手套这类防止凶器上留下指纹、防止手上检测硝烟反应的东西丢得太远,那东西绝对还在屋里。

      目前在哪里,他还不确定,但船本达仁这里或者房间里肯定有什么线索或者异常。

      他得加把劲,不要让难得对案子提起兴趣来的池非迟失望。

      在柯南左右张望着靠近船本达仁时,妇人也走到柜子前,拿起一张宣传单,准备打电话,“那还是叫外卖吧。”

      船本达仁没有留意到柯南的接近,皱眉抱怨道,“喂喂,从昨天中午开始就在吃外卖,你就不能亲手做顿饭吗?”

      “啊,我知道了,”妇人连忙放下宣传单,转身往厨房去,“我这去准备。”

      柯南发现轮椅的手推轮上沾了东西,拿起来嗅了嗅,转身跑到门口,拉池非迟衣角。

      池非迟刚让路让妇人过去,顺势蹲下身,低声道,“有线索,你可以直接去跟老师说。”

      “那大概是因为柯南比较像非迟哥的帮手吧?”本堂瑛佑在一旁弯腰笑道。

      本堂瑛佑!

      柯南被突然凑过来冒出一句话的本堂瑛佑吓了一跳,不过见妇人已经到了厨房,时间不多了,急忙抬手,让池非迟看清手指上粘的东西,“池哥哥,船本先生的轮椅手推轮上沾到了葱……”

      池非迟一看线索齐了,不用柯南分析也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站起身,转头对还在讨论的毛利小五郎和目暮十三低声道,“老师,目暮警官,船本先生作案时,应该用了厨房的橡胶手套,来防止指纹留在枪上,不过他好像急着让女佣去厨房做饭,以便女佣去触碰橡胶手套,把证据销毁……”

      “什么?!”

      毛利小五郎脸色一变,往厨房跑去。

      屋里,船本达仁问道,“毛利先生这是怎么了?”

      目暮十三往左一步,挡在门口,让船本达仁看不到毛利小五郎往哪里去了,干笑着道,“啊哈哈……没什么,他大概是想起了什么急事吧。”

      门外,本堂瑛佑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一脸呆滞看着柯南,“非迟哥反应真快啊。”

      “嗯……”柯南无语低头,看了看自己手指上沾到的葱,很快反应过来,朝本堂瑛佑笑眯眯,“可是池哥哥本来就厉害啊!”

      “也、也对。”本堂瑛佑笑眯眯挠着头,站直了身。

      两人心里吐槽:呵!笑得真虚伪。

      “目暮警官!”高木涉快步走来,凑近目暮十三低语,“我们在吸尘器里发现了豆子和珍珠。”

      目暮十三点了点头,看向从厨房出来的毛利小五郎,见毛利小五郎点头,低声道,“高木,再让鉴识人员去确认一下厨房里的橡胶手套,应该有一双手套有硝烟反应,手套内侧手指部位还留有船本先生的指纹。”

      高木涉一愣,很快点头道,“是!”

      船本达仁看到女佣跟着毛利小五郎回来,推着轮椅出门,“孝美,怎么回事?不是让你去做饭吗?”

      “那个……”毛利小五郎跟目暮十三交换了眼神,知道证据还得等一会儿,挠头笑道,“哎呀,我听说最近有不少人吃了放置太久的食物而导致肠胃不适,这里的菜放了太久了,还是去买点新鲜的比较好,对吧?我看不如让小女带透司去买点新鲜食材,怎么样?”

      船本达仁见女佣目光闪躲,知道自己杀人的事暴露了,心里一沉,看了看站在轮椅旁的船本透司,脸上尽量露出从容的笑,“透司,你去看看吧,想吃什么就买回来。”

      船本透司点了点头,“爸爸你在这里等我们,我们一会儿就回来!”

      本堂瑛佑猜到毛利小五郎应该是故意支开小孩子和毛利兰,看着船本透司天真懵懂的脸,心里叹了口气,察觉池非迟往楼下去,跟了上去。

      ……

      门口,两辆警车上的警灯闪烁,警察进进出出地忙活着。

      池非迟走到警车后的围墙旁,转身看向跟出来的本堂瑛佑。

      “非迟哥,”本堂瑛佑跟池非迟打了招呼,走到围墙下,转身靠着墙,跟池非迟并排站,仰头看着天上细碎却明亮的星子,轻声道,“杀害太太的凶手是船本先生,对吧?毛利先生是故意让女佣和小兰带透司离开的,毕竟自己的爸爸杀死了自己的妈妈这种事,暂时还是别让小孩子知道比较好,毛利先生考虑得还真是周到……”

      池非迟拿出一支烟咬住,在口袋里摸出火柴,准备做个倾听者。

      本堂瑛佑倒是突然收回视线,转头看着池非迟,目光认真,“毛利先生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跟坏人同流合污的,对吧?”

      池非迟从火柴盒里拿火柴的动作顿住,抬眼看着本堂瑛佑,认真点了点头,“老师是很好的人。”

      “啊……抱歉,好像问了很奇怪的问题,”本堂瑛佑有些窘迫地挠了挠头,又道,“对了,非迟哥,我已经去医院精神科看过了,医生说只看脑部CT还没法确定是不是感觉统合失调,还需要再进行详细的检查,让我抽空再去一趟,不过医生说,我在空间感知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不管检查结果怎么样,都会先帮我制订简单的调整方法,让我先试试……反正怎么也会比现在强,只是我现在已经过了最佳年纪,医生也说不要抱太大希望。”

      “不要自我设限,”池非迟顿了顿,“不过医生也是担心你希望太大,导致最后失望。”

      “我知道,不管怎么样,努力去变好,然后坦然接受结局,对吧?”本堂瑛佑笑了笑,有些迟疑,“非迟哥,谢谢你,还有……”

      “瑛佑,非迟哥……”

      毛利兰跟着女佣、船本透司出门,看到本堂瑛佑和池非迟站在警车后说话,疑惑问道,“你们怎么都到外面来了?”

      “我有事想跟非迟哥说,”本堂瑛佑回了一句,又急急忙忙对池非迟道,“不好意思,非迟哥,我突然想起一些事,恐怕要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

      “我会的,那改天见!”

      本堂瑛佑跟池非迟打了招呼,跑上前,跟毛利兰说着话走向街口,又低头跟船本透司说话。

      池非迟没有跟上去,擦着手里的火柴把咬着的烟点燃,见本堂瑛佑和毛利兰三人在街口分别,收回视线后,拿出手机看刚才收到的邮件,打字回复。

      【方便通话……——Raki】

相关阅读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麻衣神算子

骑马钓鱼

可能是本假银魂

Mr.Kee

驭房有术

铁锁

芝加哥1990

齐可休

我为纣王之傲啸封神

点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