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不屑地冷笑道:“你还是太年轻,本以为你现在掌军掌权,应该看世事的想法会有所改变,但现在看来,还是跟以前一样,天真而幼稚。刘裕,你以为国家是什么,是什么了不得的,不能碰的东西?不仍然是一个高下之分,有权有势者靠着国法和军队,来统治和奴役天下苍生的道具吗?谢安就算想保他的国,他的大晋,但说白了不还是为了保他谢家的百年权势?要是这个国家对谢家象是对普通人一样,要他交粮交税,子侄从军,他会这样保这个国吗?”

    刘裕大声道:“当然会,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刘裕当年就算一个普通的农夫,要交税交粮时,也是义不容辞地从军报国了,我们北府男儿,多半是如此。因为国家的存在,才能保普通小民的平安。不然给外敌入侵,就算是百姓,又能过上好日子吗?”

    黑袍勾了勾嘴角:“你从军不也是想着什么青史留名,或者是实现你那个收复失地的梦想吗,其他从军的人,多半是冲着高出其他部队几倍的军饷和回报来的,就算他们不来,早晚也会给强制征来,比如你的那个水生兄弟不就是如此吗?刘裕,对所有人来说,国家有它的用处,但不是说离了国家就不能活。你看,北方的汉人已经灭国百多年了,难道全都死绝了吗?就算是我的南燕给你灭了,难道大燕的百姓也会给你斩尽杀绝?”

    他说着,冷笑着继续打马退后,刘裕的眼中光芒闪闪,似是对他的这番话,有所思考。

    刘穆之低声道:“寄奴,不要落入他的话术陷阱,他不过是在诡辩,想要离间你和谢家,也就是我们之间的关系,让我们自己先相互生疑,这样他才有脱身的机会。”

    刘裕点了点头,低声道:“我知道他的心思和伎俩,但我是在套他的话,他的天道盟究竟想要什么,我得先弄明白,他们和黑手党好像还不一样,根本不追求一个大国的权力,那这样制造混乱和战争,所图何事,这是我所关注的。接下来我们还有七次提问,好好把握住。”

    王妙音咬了咬牙:“下个问题,我想问,可以吗?”

    刘裕的眉头微微一皱:“是涉及你爹当年的事吗?”

    王妙音点了点头:“不错,虽然他是黑手党的朱雀,但他毕竟也是我的亲生父亲,对他的死,我娘至今都不肯开口说出当年的情况,也许,我只有在这个人身上能弄明白。”

    刘裕的神色一变,低声道:“妙音,不要这样,黑袍不太可能在这事上说实话,而且,你,你不可以怀疑你娘的。”

    王妙音轻轻地叹了口气:“所有的真相,我想自己查找,至于他的话是真是假,请让我自己判断好吗,裕哥哥。”

    刘裕无奈地点了点头,王妙音看着三十步外的黑袍,大声道:“黑袍,下面这个问题我来问你,当年我爹是怎么死的?你跟我娘当时有没有什么交易?!”

    黑袍笑了起来:“你又是怎么敢断定我当年就在会稽呢?”

    王妙音咬了咬牙:“此事我追查了多年,包括提审过很多当年攻城时的天师道军士,还有守城的会稽将士,我非常确定,你当时就在城中,而且,你和我爹,我娘都见过面!”

    黑袍一动不动地看着王妙音:“原来这些你都打听到了,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不过,为什么这个问题,你不去问你娘呢?”

    王妙音不假思索地说道:“我现在问你问题,你这要算一个反问吗?”

    黑袍笑着摆了摆手:“罢了,看来王姑娘也对你娘有了疑心。好吧,我也没有义务为她保守什么秘密。不错,我当时就在会稽城,而且,我是受了郗超的托付,去干掉朱雀的。”

    王妙音睁大了眼睛:“什么?你,你是去害我爹的?”

    黑袍哈哈一笑:“你爹和郗超斗了这么多年,郗超不在了,怎么会舍得把你爹一个人留下呢。再说,当时郗超在戏马台格斗之前就找好了他的继承人,要我帮他一臂之力,把朱雀一脉留下的资源,转给他的继任者。”

    王妙音咬着牙:“他为什么不把自己的东西给他的继任,而要用我爹这一系的?”

    黑袍微微一笑:“因为,要我做事是不能没有代价的,我凭什么要帮他呢?若不是他肯把他这一脉的东西给我,助我在北方积累实力,我可没兴趣介入他们黑手党镇守之间的厮杀。”

    王妙音紧紧地咬着嘴唇:“原来,你能在北方有实力惹是生非,是靠了郗超留下的青龙一系的藏宝,这个郗超,真的是罪该万死!”

    黑袍笑道:“这就是黑手乾坤斗不过我们的地方,这个组织从一开始就是四镇守互相牵制,明争暗斗,做不到团结合力。所以,明明有可以玩转天下的能力,却是用在内耗上,有时候,我都会为他们感觉到可惜。不过,郗超的东西,我也没全要,那些江南吴地的地契田产,我没什么兴趣,乐得做个顺水人情,给了新青龙,至于朱雀,你可知道我是怎么消灭他的吗?”

    王妙音的眼中流下一滴清泪:“你是骗我爹相信用什么鬼兵可以取胜,然后在那些药丸里做了手脚,对不对?”

    黑袍满意地点了点头:“不错,但此计若是用在平时,你爹是不会上当的,只是这次他去会稽,已经是没有退路,本就是为了解决处理杀掉司马曜之事的善后行为,如果无法平定天师道,那他这个镇守之位也别想再有了。但是你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你以为她是去支持你爹的吗?嘿嘿,她其实是去给你外公报仇的。你谢家给朱雀和青龙害得这么惨,这多年的恩怨,也该有个总清算了!”

    王妙音痛苦地摇着头:“不是这样的,我娘,我娘不会害我爹,她,她不会真的要了我爹的性命的!”

    黑袍冷笑道:“也许她是不想要他的命,但朱雀手上的资源,她是非要不可,所以,她也成了当时我手中的助力!”

相关阅读More+

至尊特工

8难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绛色大宋

晨风天堂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唐砖

孑与2

宋朝败家子

吃货大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