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侍省五品内给事中兼宣徽院内侍供奉官高福手握着一枚鱼符,乘坐一条龙舟离开西蓬莱洲。

    回望太液池中的西洲,高福面无表情。

    船靠岸,高福回神,一跃上岸。

    直接向北而行,不远便是玄武门,此时玄武门已经由早他一步到来的左千牛军中尉刘思恭亲自坐镇。

    玄武门上大批宦官、侍卫,铠甲明亮,弓弩张弦。

    而在门前,也早已经摆上了拒马,全副武装的侍卫披甲执盾,挺着步槊把守。

    高福一手持鱼符,一手持高护的亲笔手令,经过层层检查才来到门前。

    一身明光甲的刘思恭上前来。

    “义父让我去神机大营。”

    刘思恭知道高福是高护的义子,宫中的宦官们也有家族,他们虽然没了命根子,不能正常娶妻生子,但也会通过收小宦官为义子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甚至将来为自己养老等。

    高护能够做到如今的宣徽院使兼内侍监,除了曾是东宫内侍得天子信任外,更重要的也还在于高氏本就是大唐宫中大宦官家族之一。高氏家族在宫中许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子弟,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人帮衬当然也更容易表现能力。

    “小心一些,事成之后,共享富贵!”

    刘思恭不是宦官家族的,他是罪将受阉然后成了宦官,不是那种打小被阉割送入宫中,然后拜入宫中各家族的,在宫里根基不深,所以早早就跟拜在了高护门下,不过却是称高护义兄。

    “晓得,我去了。”高福望着已经缓缓打开一条缝的玄武门,告辞离去。

    当穿过了北宫门后,高福感觉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在他身后是他的几个心腹,其中有自己的四个义子还有两个义弟。

    一行七人,骑上马往北驰去。

    ······

    神机大营。

    三骑悄悄离营。

    洛阳城外,洛河畔一处渡口码头。

    几尾信鸽先后飞入一座院子,落在了鸽楼上。

    一名养鸽人给几只鸽子奉上食物和水,然后从几只鸽子的脚上取下几管细竹筒,他没有打开,直接下楼交给了一个男子。

    男子先检查了竹筒上的封印完好,确认没有打开过,对他点了点头,然后便拿着走了。

    片刻后,宅子大开打开,数人骑快马而出,鸽楼上也飞出数尾鸽子,咕噜噜的振翅而去。

    洛阳城中。

    齐国公府,府中厨房管事从市场采购肉蔬而还。

    书房内,秦俊看完手中的信,然后在油灯上点燃,看着化为灰烬,最后还将灰搅碎再浇上了水。

    “大郎?”

    秦俊沉默着。

    实在是他刚收到的信息太过惊人,简直石破天惊骇人听闻,但眼前这位不起眼的马夫,是齐国公府的老人了,甚至在他祖父秦琼还在世时便在府中,一个哑巴还是个瘸子,毫不起眼,甚至无儿无女。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是秦琅安排给他的情报官。

    这人也不是个哑巴。

    只是装了哑巴好多年。

    “这消息实在太惊人了,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秦俊长叹一声。

    “这消息确实惊人,为了把这个消息传出来,我们几个潜伏了三十多年的暗桩都出动了。”

    三十年潜伏。

    秦俊再次心中惊叹。

    “大郎,时间急迫,不能犹豫了。”

    这位哑巴马夫很冷静的为秦俊分析并给出建议,“必须动手了。”

    秦俊也明白一旦高护等人真的生米煮成熟饭,到时想要更改变可就难以登天了。

    “是否立即把这消息通知政事堂、枢密院?”秦俊问。

    “这只能算是中策。”哑巴道。

    “那上策是什么?”

    “上策就是趁机借势,把四皇子推上太子之位,然后把对手全部拿下。”哑巴依然冷静的道。

    “这并不容易。”秦俊道。

    “世上就没有容易的事,你看宫中那些没卵子的,他们现在谋划的事情容易吗?更不容易,但他们依然在做。”

    局势还不算坏,甚至对秦家来说,这可能反而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可惜秦琅不在京,否则这根本不是麻烦事。

    对秦俊来说,这是个挑战。

    可没有时间过多犹豫考虑了,必须立马行动,得快,抢时间,片刻都不能耽误。

    秦家在洛阳也有不少资源,首先就是秦家在朝野名望好,特别是在军中有很好的基础。

    再者就是四皇子李贤现在是最年长的皇子,又是秦王,皇帝突然中风瘫痪,连话都不能说,那么李贤立为储君也是应有之事。

    再一个,宦官们谋划的事情太过大逆不道,这也是把柄。

    不过前题就是能够挫败宦官们的阴谋,否则这就是秦家的危局而不是机会。

    “我估计齐国公府外应当已经有了宦官们的眼线,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络外面?”

    “这个容易,只要不是禁军包围,我有无数的法子联络外面,就是大郎想出去也毫无问题。甚至就算禁军包围了,我也能送大郎离开。”

    齐国公府中不但有秘室,也还有暗道通往外面,甚至不止一条。

    秦俊点头。

    “让我想想,我们现在能够相信的人有谁,程处默、牛建武还有我那几个叔父,除了五叔·····”

    哑巴提醒秦俊,这个时候军队最重要。

    ······

    齐国公秦俊手中并无兵权,但秦家在军中有很高的影响力,哪怕经历了先前皇帝对军队的洗牌后,这种影响力依然在,皇帝也只来的及调整军队中的高层,中底层这块,皇帝也没本事一下子就能全都整顿的过来。

    秦俊现在缺的是兵符调令。

    但对于秦俊来说,既然是特殊时候,便可特殊行事,所以程序上的兵符调令等东西,也不一定就非得有。

    否则,宫里那些没卵子的也什么都干不成了。

    说到底,就得胆子大。

    大不了矫诏嘛。

    洛阳宫北,神机大营。

    神机大营距离玄武门并不算远,属于北衙驻防宫北的禁营之一,这支军队是由秦琅亲自建立的,时至今日,神机营已经成为北衙十二军中的精锐王牌。

    大营门口守卫,看到突然驰来的一众人马,无不变色。

    神机营中响起警讯,坐镇营中的左神机中尉高仁以及内给事中高福等脸色大变。

    人马转瞬即至。

    高仁下令营中坐营的中郎将燕郡公屈突诠闭营戒备。

    “宫苑禁营,何人擅闯?”营中喝问。

    营外,

    秦俊策马上前。

    此时的他一身明光铠甲,跨下宝马,掌中马槊,马鞍上还挂一对金锏。

    “吾乃齐忠武王之孙、太师齐王之子,齐国公、左神机大将军兼光禄卿秦俊也,尔等上官。”

    屈突诠也认出了这员威风凛凛的威武年轻将领。

    “大将军可是奉旨意来巡视神机营?”屈突诠问。

    高仁望着全副披甲的秦俊,又看向他身后的数百家丁,面带不安,咬牙道,“这是谋逆!”

    秦俊也是认识屈突诠的,屈突诠乃是凌烟阁功臣蒋国公屈突通的少子,屈突通死的早,其爵位由屈突寿承袭。

    屈突家族乃是奚人,不过是属于早就汉化的胡人,也是关陇将门一员,屈突诠虽没继承爵位,但一身骑射和兵法却是得父亲真传,所以投军从戎,也是表现不错,后来皇帝在边镇送上来的军功簿上看到屈突诠的名字,才想起来这是自己秦府心腹大将屈突通的儿子,自然也就大为嘉奖。

    屈突诠后来还随李世民东征,立下功勋,如今爵封燕郡公,职拜左神机营中郎将,统领着北门左神机营,属于实权要职。

    “燕郡公。”

    秦俊当着全神机营的人面,直接宣称皇后韦氏勾结宫中的萧妃等联合权阉们,下毒谋害天子,如今天子中毒,性命危在旦夕,圣人在忠心卫士的护卫下躲藏在宫中秘处,传出诏令,招忠臣勇将勤王除贼。

    还说圣人已经下诏立皇四子秦王为皇太子,并下诏废韦氏皇后位、萧氏皇贵妃位等。

    中尉高仁站在那里发出刺耳的尖细嗓音。

    “一派胡言,谋反的恰是此等反贼,屈突将军,请速带兵将这些反贼拿下!”

    秦俊高声道。

    “我秦家乃大唐开国功勋将门,对朝廷功勋累累,更加忠心耿耿,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说着,秦俊又向后招手。

    于是上来几骑。

    “屈突诠,你小子倒是分不清好歹了?什么时候宁愿听一群没卵子阉人的话,给他们当狗,却不信咱们并肩作战的兄弟了?”

    说话的是程处默。

    原同署枢密院事的执政,现为左羽林大将军,他跟屈突诠曾经都是一起玩耍的将门子弟。

    只是如今程处默官职爵位都远在其之上,是世封刺史的宿国公,还当过枢密执政。

    他往那一站,吼一嗓子,后面整个神机营都为之骚动。

    “屈突诠,可莫要在关键时候站错了队啊。”接着上来开口的是彭国公、右金吾大将军牛建武,之前也是刚从枢密执政位下来的。

    当然,早年也是跟屈突诠兄弟一起玩耍的伙伴。

    紧接着,鄂国公尉迟宝琳和其弟尉迟宝琪也上前来喊话。

    后面还有刚授为清海军使的秦理,还没来的及去上任呢,此时也跟几个兄弟披甲站在那,此外还有不少勋戚将门子弟。

    屈突诠一看这阵势。

    都不由的暗暗心惊,虽然他们带来的人不多,也就是些家丁随从,甚至多数连甲都没,神机营里一千人杀出去,立马解决。

    可问题关键是,这营里的军官士兵们,有多少会杀出去?

    就连屈突诠这个时候,也毫不理会高仁的催促了。

    “齐国公,敢问圣人勤王诏书何在?”

    秦俊掏出一个卷轴扬了扬。

    “那一定是假的,他们胆敢矫诏,大逆······”高仁的话还未说完,站在他身后的高福已经拔刀狠狠一挥,砍下了他的首级。

    震惊全场。

    高护收刀,不顾溅了一身的血。

    高声对神机营的将士们道,“我刚从宫中出来,能够证明齐国公所说皆为真,高护等权阉谋害圣人······”

    这个时候,没有谁再去追究怎么身为宣徽使高护义子的内给事中高福,会突然倒戈,甚至连义兄左神机军中尉高仁也给杀了。

    屈突诠面色不变,笑了笑,“高公忠心。”

    “开门!”

    神机营门前的校尉、士兵二话不说就开门了,营中的将士也都没人作乱。

    秦家的名望,再加上程家牛家尉迟家的,然后关键时候内给事中高福的倒戈,还有屈突诠的态度,都让左神机营的一千将士直接变成了勤王军。

    “打开甲仗库,尽取甲杖器械,勤王讨逆!”

    片刻后,屈突诠带着一千左神机营的将士,还有秦俊程处默和他们麾下用左神机营铠甲重新武装过的三百余家兵,迅速往右神机营而去。

    右神机营中郎将是周伯瑜,也是将门之后,还是皇家国戚。

    他父亲是周道务,出身汝南周氏,门庭高贵,其祖父是当年随圣祖九骑出渭水会颉利的周绍范。所以周道务打小被以功臣子弟养在宫廷之中,长大后尚圣祖与韦贵妃之女临川公主李孟姜。

    周绍范为人比较低调,但却是圣祖的心腹,曾任禁卫大将,后来出镇广州,卒于任上。

    周绍范当年可是曾经与房玄龄同掌中枢的天子心腹,甚至比侯君集、张亮他们参预朝政更早。可惜死在广州,而他的接任者正是秦琅。

    秦琅跟周家本就有香火情,当年他跟周绍范都是随天子出渭水的九骑,又先后镇广州,周绍范出事,他帮着料理后事,更别说周道务还曾奉父命随秦琅征流求。

    周道务可是曾喊过秦琅世兄的,所以周伯瑜和秦俊算是同辈。

    他母亲是韦贵妃之女,所以跟韦皇后有亲戚,先前韦氏当宠时,周伯瑜因此被提为右神机营中郎将。

    高护他们觉得周伯瑜可以信任合作。

    谁知道秦琅来到门下一喊话,周伯瑜直接就一刀砍翻了他身边的右神机军中尉高琦,然后主动的响应。

    右神机营里的将士们也很快响应。

    两神机营汇聚,向着玄武门一路而去,路遇百骑营、千骑营、飞骑营等数营,在秦俊、程处默以及高福等的劝说下,要么打开营门加入勤王军,要么紧闭营门不出。

    秦俊也不理会他们,只要不拦路就行。

    当他们一路来到玄武门下时,看着高高的宫门,还有无数营如临大敌的守卫,程处默和牛建武等只是瞧了两眼,然后便让周伯瑜和屈突诠把从神机营带来的火器搬过来,准备直接强攻玄武门。

    突然,玄武门上大乱。

    刀剑交加,弓矢弦响。

    不多时,玄武门被打开,左千牛军中尉刘仁恭铠甲染血策马而出。

    “刘仁恭在此恭候多时了,请速速随我入宫讨平逆贼!”

    宫外的两三千人都愣在当场。

    唯有秦俊笑着上前,叉手拜谢,“刘公高义,今日靖乱当记首功。”

    高福看着刘仁恭和秦俊,心中直冒凉气,自以为隐藏的深,可没想到刘仁恭这等级别的禁军中尉,居然都早是秦家的人,可笑高护他们居然还妄想控制天子,拥立太子监国,进而把持朝政。

    “进宫,靖乱!”

    秦俊在玄武门前,战马上马槊一扬,意气风发。

    两三千勤王兵马穿越玄武门入宫,北门上下左近,扑倒了数十具尸体,不少持刀剑弓弩的阉人,也有一些禁军侍卫,此时扑倒地上,血染身躯。

    却是已经看不到秦俊等涌入宫中。

    秦理秦怀道亲自领数百人马,坐镇玄武门,下令紧闭宫门,不许任何人出入。

相关阅读More+

庶子风流

上山打老虎额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不让江山

知白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小一蚍蜉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