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春感觉爪上的“无影线”传来涌涌的触麻感,然后一声雷响,蛐蛐周边的黑暗空间一片火焰白芒!火焰瞬间吞噬了黑暗,一道光流涌向蛐蛐。

    系统提示:恭喜!你击败了“扶桑血玉蛾”,战斗历练获得大幅度提升,获得如意灵宝级材料“血玉茧”。

    血玉茧:扶桑之力+1。注:该效果只能存在扶桑秘境。

    ……

    大春这才回过神来,就这么为了对付一只蛾子,结果就放了大招?就获得个这?

    妲己的笑声传来:“好的很啊,一点事都没有!”

    大春惊忙问道:“娘娘这法器是要赌运气的啊,万一劈到自己了怎么办?”

    妲己笑道:“因为只是对付一只蛾子,所以无需召唤多强的闪电,即便劈到自己了大概也能承受,但这蛾子只是一只蛾子,它承受不住啊。”

    大春心有余悸:“那就能不用就不要再用了。”

    妲己正色道:“不,很好用,那就不停的用!你看出来了没有,这蛾子或许对付其它大妖兽完全不行,其它大妖兽大概也拿它没什么办法,但对付你这种小虫完全就是天克啊,你机会很小的啊!”

    甄姬深以为然:“确实,这是一物降一物了!”

    大春心头一紧,终于感受到身为蛐蛐的弱小之处了。

    妲己又说道:“而这种蛾子是伴生在扶桑树上,吞食扶桑叶成长起来的,档次其实很高,数量也多,很适合当你的猎物。”

    大春立刻想起了留在古城仙境的火蝉,它现在大概就是在古树金属一般的树叶?

    大春了然:“所以,我现在就到处乱飞碰这蛾子的网,然后用雷反杀?”

    妲己笑道:“然也!若是你杀了一百个,收集了100点扶桑之力会是什么效果?”

    大春难以置信:“那就是……古今无双了?”

    妲己沉声道:“对,你看见了这里的妖兽和魔人都受到扶桑之力的加持,每一个都是非常厉害的存在,就凭你本身的力量难以对付。而且多收集这个血玉茧还能用你这火炉炼出更厉害的法器,那时就算离开了这扶桑秘境也能发挥作用。”

    这就是滚雪球啊!

    大春来劲了:“好!我这就去找网!”

    至于先前打算观察一番的,那就顺路去吧。

    于是大春来到第二处打斗震天处,豁然又是魔人将星在大战妖兽!

    卧槽这是在批发魔人啊!若是等他们这么发展个几年,然后集结魔人将星大军进攻三国,那全员将星齐聚也未必能挡住啊?

    好吧,复杂的问题留给本尊去想,不对,本尊也修炼忙,留给城隍分身去想吧。蛐蛐抓紧碰网。

    大春没有失望,才蹦跶一会,触网的感觉再度传来!

    又是熟悉的空间压缩加风压封死了大春所有的逃跑技能,入嘴进入吞噬空间妲己一雷传来!

    系统提示:恭喜!你击败了“扶桑血玉蛾”,战斗历练获得大幅度提升,精神+1,异火值+1,获得如意灵宝级材料“血玉茧”。

    哈哈!这次是直接历练升级出属性了,爽!

    那么继续!

    ……

    此时,大春的城隍分身已经到达丰都江段,江面上多出了不少各式各样的大中小船,丰都的云山雾罩让这一块的天气变的一片阴云,和来时后方的六月烈阳形成了明显的界限。

    大春很不舒服,感觉这里被妖邪把持了。

    甘宁一声冷笑:“还真敢盯本大爷啊!”

    大春惊愕道:“这些船”

    甘宁立刻打断:“你是城隍别说话。”

    虽然不爽,大春似乎也懂了,现在这一块的都是术士,那么自己就不要做任何动作,免得被人算出来。不过,他都承认我是城隍了,这感觉还是爽的啊。那就憋住。

    周处笑道:“此处三河交汇,水陆发达,也称的上四方通财之地,更是灵气汇集,无论是仙人还是凡人,都是好地方啊!”

    甘宁笑道:“好地方肯定就有好鱼了,周兄弟,我们就在这江中心抛锚钓鱼现烤如何?”

    周处笑道:“甘大哥,兄弟我只会下水抓鱼,懒的钓兄弟去也!”

    说完直接一甩上衣噗通跳江。

    甘宁急道:“还有两个妹妹在,你脱啥子嘛……”

    赵媛姜惊愕道:“周兄弟身上好多伤疤啊!”

    卧槽!你为何要看?

    甘宁笑道:“都是伏虎降龙时留的伤。所以江州有个新秀就乱猜,猜成周泰,没见识。”

    大春楞了,江州果然有玩家见过甘宁和周处?那就只能是江州一哥了,应该是前五十名的……想起来了,应该就是排名四十左右的司马青衫!

    这名字是闹过笑话的,大概就是引用白居易《琵琶行》里的“江州司马青衫湿”,但白居易当的这个江州司马是江西的九江,也就是三国的柴桑。所以他果然没见识啊!

    幸好幸好!不然让他拔了这周处的头筹,那就……还是不爽啊!毕竟这甘宁是隐藏身份啊,他猜出这是甘宁了没?

    大春想问,还是,憋住吧。

    正说话间,水中浪花一响,一条脸盆大的甲鱼被扔了上来。

    甘宁乐的伸手一抓:“好啊,正好炖锅王八汤下酒!”

    程贞玦奇道:“这甲鱼壳上刻了好多字啊!莫不是放生的?”

    也就在这时,江面一大船上有人在惊呼:“这位大爷,这是放生的甲鱼,吃不得!”

    甘宁嗤笑道:“这哪里是放生?这刻的是法咒,分明是跟踪本大爷的灵宠,吃了大补!”

    卧槽!大春这才意识到周处这不是玩闹,这一下水是有深意的啊!

    对面大船立刻大怒:“他们就一船四人,两男两女,兄弟伙摆阵!”

    大春乐了,果然没把我这秘密武器算出来!

    下一刻,江面雾气大变系统提示:警告!您进入横江铁索阵!

    哗啦啦的铁索声音立刻响彻江面,前方雾气中出现数不清的船只铁链,然后一把火起,铁链上燃烧起熊熊烈焰!

    大春还没来得及震惊,江水豁然倾斜,有如瀑布一般将甘宁的船只急速冲向对方火链,而这个奇怪的角度哪里还是火链?分明是一道火墙!

    甘宁大笑:“有道行,有意思!大爷就来破破你这链条阵!”

相关阅读More+

网游乾坤无极

傲月长空

次元法典

西贝猫

网游之超级奶爸

仙都黄龙

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

机器人布里茨

恶魔囚笼

颓废龙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驿路羁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