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首开秋闱,海内震动。

      俗谓,“新官上任三把火”。譬如诸葛丞相,火烧博望,火烧新野,火烧赤壁。

      季汉三兴,必有新政,异于后汉。秋闱取士,便是季汉,新政之始。甄都天子,母慈子孝。登基大典,殿试儒生,便是与皇上,上下呼应,相向而行。

      只不过,比起曹司空圈定,甄下儒生,四十余人,多出名门世家子弟。皇上首开秋闱,不分贵贱,一视同仁。只需有真才实学,德才兼备。必择优而仕。毋论出身:

      “邓禹南阳来,仗策归光武。孔明卧隆中,不即事先主。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孙曹与更始,未可同日语。向非昭烈贤,三顾犹未许。君子当识时,守身如处女。”

      后人《感怀》之诗文,甚慰朕心。

      良禽择木,贤臣择主。切莫轻贱。

      进身无道,出头无路,朕之过也。明珠暗投,屈节事贼,君之罪也。

      如太皇范太后言,汉贼不两立。古往今来,莫不如是。

      蓟国五百城港,皆有学校。且民间私学盛行。凡国中名士大儒,皆立精舍授业。三季春闱,为女博士者,多于各城,立女子私学。爵民之家,趋之若鹜。尤其灵秀天成,秀外慧中。家门无不尽力培育,以求能入皇门。飞上枝头变凤凰,为皇上妃嫔,自是家门大幸。次为少府女官,足可光耀门楣。最不济,亦可为女博士,享岁俸,除徭役,礼聘勋贵。

      谚曰,“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此亦是,人情使然。

      皇亲国戚,古往今来,兼而有之,无可避免。然正如儒宗所言,天下如昭姬者,能有几女?

      言下之意,如蔡琰这般,才学出众,家学渊源,万里无一。毕竟,天下之大,非一人可驭。犹如皇上慨叹,郑门三千,蓟国吏治之基。三千儒宗门生,得食二千石高俸者,屈指可数。余下多为,二百石少吏,至千石城令。才高八斗,凤毛麟角。中人之姿,皆有安身立命之地,足矣。

      正如爵民之家,亦是社稷之基。

      如前所知。后汉省丞相,由尚书台分曹治事。计有:三公曹、吏部曹、民曹、南北两主客曹、二千石曹、中都官曹。计六曹。

      彼时,皇上将六曹分拆:左右国相治政,王傅治军,少府治宫,门下治吏,国老治学。分掌六曹之事。各司其职,各行其是。又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本以为,国老治学,大材小用。待春秋二闱始兴。国人方知,国老权柄之重。

      命题是其一,评判乃其二。

      为朝取士,权重如斯。

      无怪皇上,增秩万石君。非海内大儒,不可为也。

      秋闱之前。皇上再下诏命。

      封儒宗郑玄为太师,王傅黄忠为太傅,恩师卢植为太保,金章紫绶,秩万石君。

      太上三公,不出意外。左右国相,为左右太宰,指日可待。

      西周时,始设此职,又做“大冢宰”,或“大宰”。为天官之长,掌建邦之六典,以佐王治邦国。六典为:治典、教典、礼典、政典、刑典、事典。“岁终,则令百官府各正其治,受其会,听其致事,而诏王废置。三岁,则大计群吏之治而诛赏之”。

      秦汉皆不置,位同于丞相。

      皇上尊太上皇帝。故取“太”字,立为上公。太宰,位在三上公之右,同秩万石君。

      少师、少傅、少保、少宰、大宗伯、大司徒、大司马、大司寇、大司空。九上卿,皆为万石高俸。

      大宗伯,皇上已封京兆尹刘陶。八上卿花落谁家,朝野多有先见。

      四少师,仍为少师。少傅、少保,亦各司其职。少宰,当为太宰之副。换言之,乃丞相副二。若类比左右太宰,太宰当有四人。若为“左、中、右”,当为六人,各为执政之一。

      如此便恍然大悟,六太宰,当效后汉尚书台,分曹治事:三公曹、吏部曹、民曹、南北两主客曹、二千石曹、中都官曹。计六曹也。六曹尚书,便是六少宰。

      无怪,皇上曾言。上卿,非只九人。

      此亦在情理之中。毕竟,自皇上南征北战,东征西讨。定西域,平北疆、吞东瀛,并丰州。寰宇之内,开疆辟土,何止万里。九九重阳,再并扶南入汉。恐徼外之地,便足比大汉旧土。庞大帝国,非充足人力,不能全吏治也。

      如此说来。皇上君流十万里。自大凌港登陆。横穿北部冰原之举。亦是开拓之旅也。

      若果如藩商传言。除草原商路外。另有冰原商路,可通西海。将北部广袤之地,分封嫡长子,皇上亦可心安。

      又闻沿途多塞种。《汉书·西域传》有载:“昔匈奴破大月氏,大月氏西君大夏。自此塞王南君罽宾,塞种分散,往往为数国。自疏勒以西北,休循、捐毒之属,皆故塞种也。”

      “疏勒西北”,正是蓟王君流,必经之地。

      先前,皇上命康居、大小乌孙,并北匈奴,共组联军。由西域都护府,新任绥西左将军,马翼统领。兵进咸海,攻取欢潜国,用于安置北匈奴余部。与奄蔡国,下上守望,扼控咸海。并将大汉西境,顺延至里海东岸。

      欢潜小国,何挡西域联军。绥西左将军马翼,长驱直入,一路势如破竹。围攻欢潜国都。

      欢潜国主,见大势已去。遂献城,乞归附。

      攻略欢潜,乃为羁縻东罗马积势。与大建条支七城之国,异曲同工。乃皇上『真·天下棋局』,落子之处。

      时下欢潜,地处妫水下游,据咸海三角洲。号“咸海飞地”。难得水草丰茂,兼有渔盐之利。足可安置北匈奴残部,休养生息。

      只需占领埃及、阿拉比亚、叙利亚及美索不达米亚。再并潜国、奄蔡二国之地。上下夹攻,羁縻罗马东部行省。蓟王便足可立,『东罗马帝国』,扶秦后之子,立为白帝。坐东望西,以待天时,再吞西罗马。

      成天下一统之大业。

      于是皇上效泉州大使馆。将西域都护府,它乾城中西域大使馆,增筑为“西域列国邸”。用于安置葱岭以西,附汉诸国主。凡遇军情紧急,六百里数日可达。季汉谋主,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自不误战机。

      更有甚者。绿洲熔炉,兼容并蓄。只需置身其中。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久必同归,皆我汉人。

      蓟王遂六百里传书绥西左将军马翼。依计行事。西域联军,留存精锐,余下皆遣回。加官进爵,犒赏有功。三军雷动,皆大欢喜。

      言犹在耳,半载已过。

      西域都护府六百里上表,西域列国邸已筑毕。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