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军的土手榴弹是杀手锏一般的存在,轻易不拿出来使用。

    拿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要终结战斗了。

    果不其然,当土手榴弹一齐投掷出后准噶尔人立刻做鸟兽散。

    血肉之躯是不可能在土手榴弹下存活的。

    为了避免被炸死,他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就进行躲避。

    在这一刻哪里还有什么阵型可言,所有人都想着逃命,所有人都想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快跑啊,明贼施妖法了!”

    本来准噶尔来到乌尔地区就是在试探,见效果不好立即作鸟兽散。

    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能够保全性命,就还有机会卷土重来。

    而如果人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

    刘兴明自然不可能看着他们逃跑,立即下令追击。

    他坚信除恶务尽。

    既然要打那就狠狠的打,不能放虎归山,否则后患无穷。

    明军将士们也个个勇往直前。

    他们早已被激发出了血性,此刻各个如饿狼扑食一般。

    只是他们追到树林附近的时候显然出现了问题。

    一众原本逃窜的准噶尔士兵纷纷调转方向开始迎击。

    那一刻刘兴明的心中登时咯噔了一下。

    不好,莫非是准噶尔人在使诈?

    在这一刻刘兴明恍然大悟。

    原来之前准噶尔人只是故意在卖破绽。

    他们的真实目的是引诱明军上钩。

    而刘兴明真的上钩了。

    该死!

    刘兴明心中十分懊恼,但他却不能表露出来。

    不然一定会动摇军心,使得本就不稳的军队更加慌乱。

    “都给我稳住,不要慌张。”

    刘兴明攥紧刀柄,尽量显得自己中气十足一些。

    “都是蛮子在捣鬼,我们自己可不能乱。”

    “少将军放心好了,我们肯定不会泄气的。”

    “对,跟蛮子干到底!”

    “跟准噶尔蛮子拼了!”

    除恶务尽,明军坚信这一点。

    之前的时候他们对准噶尔人抱有一定的期望,结果却是被狠狠的抽了一巴掌。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老祖宗这句话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毛病。

    现在看来,他们当初就不应该相信准噶尔人,和他们合兵攻打叶尔羌。

    叶尔羌人桀骜不驯,准噶尔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明军等于被人平白无故的从背后捅了一刀。

    但是他们醒悟的也不算是太晚,现在还是来得及了。

    “大伙儿别害怕,我们抱团取暖。”

    “只要咱们一条心,蛮子就无可奈何。”

    明军在经过最初的慌乱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

    “蛮子也就是这开头的三板斧,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经过一番鏖战,明军渐渐搬回来了一些,在刘兴明的率领下他们尽可能的要冲出封锁。

    只是显然准噶尔军队的人数更多一些,之前展示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准噶尔人卖了个破绽,明军自己就跳到坑里去了。

    真的想从坑里爬出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刘兴明紧咬牙关,誓要与准噶尔人决一死战。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咱们大明儿郎没有怂包软蛋。”

    …

    …

    战斗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刘兴明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许是力竭,许是精疲力尽,刘兴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今日要死在这里了吗?

    便在这时他不知道被谁拖了起来,随后被驾到了马上。

    再之后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一处废墟中。

    刘兴明艰难的坐起身来,发现腰间和肩膀上中了一箭,虽然伤口已经经过包扎血已经止住了。

    但是仍然有一股剧痛在腰间。

    “啊!”

    “小公爷醒了,小公爷醒了!”

    亲兵们见刘兴明醒了,连忙跑了过来。

    “水…”

    刘兴明有些虚弱的喊道。

    “快拿水来。”

    亲兵们急迫的喊道。

    很快亲兵们就把水壶拿到,送到了刘兴明的嘴边。

    刘兴明忙不迭的一口灌了下去,直接呛了起来。

    “咳咳。”

    “小心点小公爷,慢点喝。”

    刘兴明又喝了几口这才把水壶放下。

    “我们这是在哪儿?”

    “我们正往回撤,往王都的方向撤。”

    亲兵毫不犹豫的说道。

    “王都…我们是败了吗?”

    刘兴明的情绪十分的懊丧,深吸了一口气道:“还剩下多少人?”

    “一共还剩下五百人。”

    亲兵沮丧的说道。

    “五百人…”

    刘兴明听到这话差点背过气去。

    “这也太惨了吧。”

    虽然能够突围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但刘兴明还是感到有些难以接受。

    毕竟这是他独自领兵以来第一次惨败,于形象实在是太大的影响,更不用说惨死的那些将士们白白丢掉了性命。

    “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将士们才会惨死。这都是我的错啊。”

    刘兴明捶打了胸膛一番,随即眼神中闪过一抹凶光。

    “为了死去的将士们我一定要报仇!”

    刘兴明攥紧拳头暗暗发誓道。

    “此仇不报我就不姓刘。”

    …

    …

    “不知为何这几日我的眼皮总是在跳,似乎是有些什么事情要发生。”

    叶尔羌王都,刘体纯一边揉着额头,一边有些绝望的说道。

    一些影像会闪进他的脑子里,让他恨不得以头撞墙。

    “我不但睡不好觉,我还会做噩梦。梦里面兴明浑身是血的站在那儿。我喊他的名字,他却似乎听不到。这真的是太可怕了。我整个人都要魔怔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袁总第总归是要站出来安慰两句的。

    毕竟他们也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刘兴明也是他看着长大的。

    “老哥哥,你这是自己吓自己啊。真的没事的,你就放心好了。”

    袁宗第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兴明这小子看着就机灵,不会有事的。”

    “再说了以往那么多次,兴明都是没事的。这次一定也是一样的。”

    “唉,这次跟以往不一样,这次我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希望是我想多了吧。”

    “哈哈,你啊就是自己吓自己。其实啊根本没有那么多的事。咱们现在只需要安安静静的在这里等着就好。用不了多久兴明就会凯旋而归的。”

    …

    …

相关阅读More+

至尊特工

8难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绛色大宋

晨风天堂

重生南非当警察

鲇鱼头

唐砖

孑与2

宋朝败家子

吃货大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