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吵吵,我有办法了,稍微改一下装就行。”

    林创止住三人的争吵,对易莲花说道:“莲花,咱俩把军服脱下来,你扮成从上海来的日本贵妇人,我扮随从,他俩一个开车,一个警卫,穿着当兵的衣服倒是合情合理。”

    “好。”易莲花应道。

    “这个办法好,谅门口那些狗也不敢拦。”李洪林点头赞成。

    林创和易莲花改装不用费很大劲,唯一的难点是衣服。易莲花之前因为扮穷人家的孩子,衣服当然不好,配不上贵妇人的身份。

    而林创扮的松冈洋右也是日本下层人士,装扮都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林创早就嘱咐刘二猛把二人平时穿的衣服带过来——当时的考虑当然不是为了进城,而是准备回上海时穿。

    没想到,现在就派上了用场。

    刘二猛把车开到离城门一里之外的一个小树林旁边,从后备厢里取出一只箱子交给易莲花,他和李洪林下车到一边望风,把轿车留给林创和易莲花,以方便他们换装。

    二十分钟之后,轿车载着衣着华贵的易莲花往城门驶去。

    城门已开,百姓正在陆续进城。

    林创看到,所有进城的百姓,均需出示证件,另外,每个人都要搜身,男警察搜男的,女警察搜女的,另有一个身着便衣,斜挎着王八盒子的便衣特务在一旁监视。

    “哦,原来伪政府设立女警的目的是为了搜身方便啊。”林创恍然大悟。

    “啊呀呸!假特么斯文!”想明白此节之后,林创继而骂道。

    在南京陷落之前,苏州这个富庶的城市,就已经遭到日军野兽般的蹂躏。

    两千名来不及逃走的国军被俘,然后全部被杀;

    二百名妇女光着身子被关在一个大院子里供日本军人淫乐,有一百多人不堪屈辱选择了自杀,另一百名妇女后来也被日本人用机枪扫射杀害;

    据资料统计,仅在民国二十八年10到12月之间,日本军队在苏州一地,包括下辖的常熟、吴县等地奸**女达一万余人!

    这个罪行真是罄竹难书。

    如今让女警搜女人的身,这不是假装斯文是什么?要假装好人么?

    林创冷冷地看向城门口,城楼上的日本鬼子固然可恨,而城门口负责检查过往百姓的警察和便衣特务更是可恨、可悲、可怜。

    不能要求每个人在日本人的暴行下走向反抗的道路,甚至你也可以出任日本人的走狗,当个警察什么的,这无可厚非。

    但作为中国人,却去欺压同胞,并以此为乐,这就十分可恨了。

    这不,眼前发生的一幕,就让林创差点气炸了肺。

    一个年轻的少妇,左手挽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右手拿了一只花皮包袱,正在接受女警的检身。

    那名男警察则把她的包袱拿过去,摊在地上,一样一样的查看其中的物品。

    可能是看到她有几分姿色,那个便衣特务走上前,看着她鼓鼓的前胸问道:“你怀里藏的什么?”

    “哪有什么呀?没有什么。”那女人回道。

    “没有?这是什么?”特务走上前,隔着衣服摸了一把。

    “呀……。”少妇尖叫一声,扭过身子。

    “哈哈哈……,还说没有什么,还不小呢,来,我再搜搜。”那便衣特务走向前,左手搂住少妇,右手伸进怀里。

    少妇浑身颤抖,但不敢反抗。

    小女孩则吓得嗷地一嗓子哭出来。

    而那名男警察和女警察也不制止,就在一旁笑。

    那男的笑还罢了,那女的也笑。

    城楼上站岗的鬼子也抱着大枪在笑。

    看到这一幕,林创真是又气又恨!

    “二猛,按喇叭,开过去!”林创怒道。

    他希望那名特务过来查问,一可以解救那名少妇于窘迫之中,二自己可以借机发发威,出出气。

    原本轿车在后边排队,一听林创的命令,刘二猛按着喇叭,不管不顾地往前冲去。

    那名特务要是聪明,看到开车的是日本兵,就不要过来查问。

    可是,那家伙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坐在前排的日本兵军衔太低,还是没有看到,反正听到喇叭声,看到有人闯城,竟然放开少妇,拦在车前。

    “太君,能不能出示一下证件?”

    等刘二猛摇下玻璃,特务愣了一下,谄笑着问道。

    就等你问呢,不识相的东西。

    林创推门下车,铁青着脸走到那名特务跟前,二话不话,左手薅住他的脖领子,右手伸出,卯足了劲扇开了耳光。

    “啪啪啪啪!”

    一连扇了四记耳光,特务的嘴和鼻子都流了血。

    一见来人上来就打,警察和城头上的鬼子都拿起了枪,“哗啦”一拉枪栓,对准了林创。

    林创一点不慌,一脚踢在特务的裆部,用日语骂道。

    “八嘎!目が見えなくなりました。証明書が必要ですか?老子の顔は証明書です。”

    飙了这句日语,紧张的气氛瞬间化解。

    男女警察放下枪,满脸赔笑退到后边,而城头上的两名鬼子也收起了枪。

    那名特务捂着蛋,疼得蹲在地上直哎哟。

    林创说的那句日语是“瞎了你的狗眼!要证件?老子的脸就是证件!”

    这句话还是跟后世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恶霸学的,用在此处非常合适。

    只不过,人家用这话是欺负平头老百姓,林创用这话欺负狐假虎威的特务罢了。

    林创回到车前,拿出两包烟,扔上城头,用日语说道:“二位辛苦了!我们是从上海过来的,陪着夫人去寒山寺看碑文的。”

    两名日本兵接住烟,也没问来的是什么夫人,反正这段时间去寒山寺看碑文的日本人很多,更何况来人说的是正宗的日语,还有北海道的口音,应该做不得假。

    两个日本兵竟然还打了个立正:“谢谢先生!”

    林创挥一挥手,算是回礼,回到车上。

    刘二猛一踩油门,轿车冲进城门。

    守城的警察和特务哪还敢拦?都纷纷避之不及。

    “嘿,先生,真特么过瘾!对这种人,就应该揍得他满地找牙!”顺利地进了城,李洪林兴奋地说道。

    “唉!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这算是借了日本人的势,跟那个特务欺负百姓根子上是一样的。国家不强大,百姓就直不起脊梁,就得任人欺负啊。”林创脸上一点兴奋的表情都没有,反而有些忧心忡忡,意兴阑珊。

    ……

相关阅读More+

抗日之暴力军团

千煌

刘备的日常

熏香如风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贞观俗人

木子蓝色

超凡兵王

8难

大明镇海王

中华田园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