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虽不清楚行者与黄袍为何本尊降临,

    但眼前这幅画面更让他震惊,

    虽说韩东生前很早就离开祖国,在意大利任教,但对于麻将这种东西还是很熟悉的……甚至有一些喜爱的老师或学生都在进行麻将娱乐。

    以大倍数赢下对局的行者,满脸洋溢着笑容,背部更是长出大量触须在空中摇曳,

    自然也注意到源池间浮出的韩东。

    “尼古拉斯,你终于上来了~我们可等了你不少时间。”

    “前辈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你小子的气息被瞬间切断,就连「无面者头颅」的感应都荡然无存,能不过来看看吗?

    发现你正身处源池底部,处于一种特殊的进化状态,我也就安心了。

    正好我们这里四个人,且大家均接触、涉猎过人类文化。

    在我的提议下开始一项赌博类游戏名为「三元性十三阵列的高阶思维博弈」。

    没想到这一玩就是整整半年……也不算浪费时间吧~正好能在【最终游戏】前进行热身,毕竟这里的对赌只能算是开胃小菜,后续游戏才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大餐。”

    韩东被行者话语间提及的时间问题一惊,

    “什么!我在池底待了整整半年?!”

    在这时给出回应的,竟是刚刚输掉的「邪魔之祖」,声音依旧通过源池间的冒泡而发出:

    “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就能完成【孕育】,你已做得相当不错……我当年的‘莲花之变’足足进行了六百三十年。”

    韩东注意到,邪魔之祖虽输掉牌局,但表情却偏向于开心。

    由于被永久禁锢在这里,这样的娱乐对于祂来说简直就是极度奢侈的行为……哪怕输得内裤也不剩,他也是愿意的。

    “半年!失控者那边情况如何……游戏还没开始吗?”

    行者轻轻摆了摆手,“不用紧张,一切进程均有大尤监控,如果游戏开始祂必然会通知全世界的,好了下一局,整起!”

    行者眼中泛着别样的兴趣,祂本身就具备赌徒性质,尤其喜欢在赌局中获取胜利的滋味。

    更别说今日同桌的三位赌客都相当特殊且新颖。

    韩东这时也想起他自己的小伙伴,“对了,基特呢?”

    这次的问题由沃尔特来回答,

    “我与始祖已达成「合作培养」,基特在漩涡间习得相关特性且能表达出来……后续将跟随我前往黑塔进行特殊修炼。

    当然,由于他本身极度不稳定,前往黑塔期间需要佩戴王子(Jak)级别的失控束缚装置。”

    “嗯,这挺好的!正好我还得回一趟黑塔,待会儿一起过去吧。”

    “嗯,再打两圈,我得捞一点成本回来……”

    既然前辈们都执着于赌局,

    韩东正好原地休整一番,好好感受一下身体变化。

    这半年的瞬间跨度也是让他震惊不已,估摸着失控者对于亚超级世界的吞噬也快要完成,最终游戏即将到来。

    又是几小时过去。

    W.沃尔特拍了拍脑门,整个人瘫软在座位上,嘴里吐着类似于烟圈的黑涡,

    虽没有阳光射进源窟,却总感觉光线有些刺眼。

    他这次出门携带的宝物、材料基本被输得一干二净,差点就将《黑涡心法》给输了出去,幸好理智占据上风,结束这场赌局。

    行者直接一串三,赢得一大堆珍稀宝物,甚至还包括一条黄色内裤状的缎带。

    牌局结束,一阵灰雾直接包裹住行者的全身,微笑着退出这片区域。

    黄袍国王也在暗中拿出一个小本本,不知是在记事还是在记仇……随后审视了一眼,在看见其灵魂深处烙印的莲花印记时,消散离去。

    回到莲花间的邪魔之祖叮嘱一句:

    “基特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确保基特的存活。”

    “嗯。”

    嗡!

    黑涡将众人卷走,

    下一秒已直接落在外部的监视者星球表面。

    得知基特将前往黑塔,韩东借着刚刚上位打麻将期间,让肿胀博士结合近期对源液的研究,制造出一张近乎完美的「食尸鬼外皮」。

    基特已经成功穿上,将大幅提升自身稳定性。

    这趟「第一禁区」的旅途,虽充斥着一些奇奇怪怪的回忆,也有许多触及性命的危急时刻,但总体获益远超预计。

    韩东不仅在伪王道路上达到全新的高度,还得到一种更适合自身的【源涡】属性。

    “谢谢沃尔特前辈为我争取这样的机会。”

    韩东单膝跪地,表达内心的感激。

    “这样的机会,对于几乎所有生命来说都是【死路】……你能转变为自身的东西,是你自己的本事,同时也满足了我的好奇心。

    回去以后,我会与门托好好谈谈你的归属问题。

    话说,你还跟着回黑塔做什么?反正已确定最终的决战将落在S-01,你不如在这边好生修养,适应刚刚得到的全新涡旋体系。”

    “古德曼的下半身还在黑塔间,这东西对我十分重要。”

    “原来如此。”

    ……

    【黑塔-特殊传送检测站】

    瞬间亮起最高级别的危险指示灯,甚至连安先生都第一时间收到信息。

    然而,下一秒危险便解除。

    因为到来的人员。

    负责首要监测工作的E.测验师.埃德加也是第一时间到场,以奇怪的眼神注视着基特。

    沃尔特的一只手掌顺势落在埃德加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放心,这只异魔的稳定性由我全权负责,出了任何问题我来承担。”

    “嗯。”听到沃尔特给出这般保证,埃德加也不追问什么。

    沃尔特其实也很好奇这种异魔间都排斥的错误存在,到底会有怎样的失控指数,小声询问:

    “埃德加你能不能肉眼测算出这家伙的「失控指数」?”

    “按照王子(Jak)的标准,根本无法测验。

    各项指数均远超最大极限,甚至很多失控指标对他而言都不适用……”

    这时,埃德加忽然将对话改为传音:『沃尔特,我对这只异魔很感兴趣,能不能给我私下安排一场个人测验?测验结果将不对外公开,如何?』

    『可以,我只有一个条件……将测验结果完全与我分享。』

相关阅读More+

神魔练兵场

不冷的天堂

倒卖凶宅那几年

娄十三

位面之狩猎万界

闭口禅

异常生物见闻录

远瞳

诸天星图

爱吃糖三角

翡翠之塔

颓废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