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礼在被屏蔽了所有感知后反而能够无比明确地感知到自己的存在,这就是这黑帝神力中的不足……

      这样的表现,让苏礼觉得这黑帝其实也正在向空界探究,只是他做得还不够好,甚至只是以黑暗与寂静模拟了表面上的‘空’,本质上还不如空照神珠所带来的效果。

      虽然黑帝神力强横使得苏礼难以从这无边黑暗中脱出……但是已经认识到这个黑暗实质上是怎么回事的苏礼却是已经有了破解之道。

      既然他能够如此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那么该是他的自然也始终还是他的,这寂静黑暗根本无实质上法剥夺他什么!

      所以他按照以往的感觉,开始使用自己的愿力。

      因为感知方面全部被遮盖,所以他只能完全不计量地开始使用自己的愿力……

      “黑暗,自然是需要光明来驱散,好像多肉神力特性里面也有‘光辉之主’的分类?”苏礼琢磨着,随后又觉得似乎还有些什么类似‘黎明之主’、‘希望’之类的特性也可以和当前的情况匹配?

      该死的,他有些记不清自己那神力后面到底有多少特性了,关键还是要和光明有关的……

      他觉得自己有时候还真是太过懒散了一些,对于这神道看起来也是该要上心一点了,不然临到用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所以他干脆就不管不顾了,只管心中以强烈的念头驱使自己神位中的愿力点燃所有与光明有关的神力特性……

      那黑暗与寂静仿佛一块幕布一般遮盖了他的一切感知,但却没办法阻止他的念头传递出去。

      所以在混沌的冥渊之中,三千多冥渊信徒猛然停下了此前所有的动作,然后一同仰头以全身的细胞无声祷告……

      在明珠界的诸多凡人国度中,信徒们恍惚间仿佛听到他们所信仰的神灵在诉说:我需要光明……

      于是信徒们不约而同地一同祈祷:“是的,您是至圣光明的,您是一切光的起源,是希望与生命的源头……”

      于是无穷愿力汇聚,苏礼也得到了他想要的光明。

      “轰!”

      黑暗中仿佛产生了巨大的爆炸,苏礼的身体便如同一枚火球一般剧烈燃烧了起来,并且散发着无穷光明……

      光明驱散黑暗,令他双眼再次恢复清明。

      虽然只是驱散了黑暗,那寂静的感觉依然还在发生作用,但这已经足够了。

      而与他贴身处的芒嫦、柔嫦还有海棠,也全都迷惑地睁开了眼睛。

      她们一样听不见任何声音传递不了任何信息,但是她们也能够看得见了。

      苏礼略略有些无语,他没想到自己最终将神位中所有的愿力燃烧,竟然是凝结出了一个‘太阳神’的神职来。

      他才反应过来,当初在极北之地自己曾经因为制造了‘黄铜太阳’而被那些极北之民奉为太阳神来着……太阳,也被人认为是所有光明之源。

      当然,原本在多肉神职后面的那一串与光明有关的神力特性现在则是都跑到了‘太阳’神职的后面。

      黎明、光辉、希望,这三个神职也都亮了起来,但却是太阳神的附属神职……将来他若是想要招收属神的话,这三个神职就都可以派发出去了。

      而且这‘太阳神’的神职涵盖面很广,不但衍生光明,还能够衍生火焰方向神职……或者说,太阳神本来就是执掌至强之火的!

      此时神位中空空荡荡的是一丝愿力也没有了,但是没关系,冥渊信徒们就是给力啊。

      虽然已经被黑帝的‘寂静’抹去了一切能够聆听到的,但是他却已经能够用心去感应到了。

      此时他双眼又能视物,第一反应就是看向那白颚仙尊的方向……

      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看这位北方天庭的仙尊。

      白颚仙尊的体态十分魁梧,便是凡间常说的‘虎熊之姿’。

      而他的面容也是十分粗犷凶戾,下巴上则是大片的雪白短须,与他的‘白颚’之名十分呼应。

      此时这白颚仙尊则是显得犹豫,竟然与苏礼在数十里相隔之处止步不前。

      这对于仙尊级别的强者来说不过是一步迈出的事情,但他就是没有继续往前了。

      苏礼低头看了一下,随后虽然是无声,却依然露出了一个大有深意的笑容来……因为他此时已经进入了东方天域地界,也即是在东方天庭下辖!

      天界无论仙神都信奉因果,越是修为高深神位尊崇,就越是不敢越过这条线。

      但是白颚却在苏礼那个笑容之下有些难以自控了……他原本就是愤怒满盈,但是在苏礼那个得意又卖乖的笑容下,他的愤怒那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心魔之主的威力往往在无声无息间绽放,哪怕是一个表情,也能够轻勾起对方的情绪……更何况这是他本身就有的情绪,苏礼只是将之扩大化了。

      反正只是一下子的事情,青帝应该不会在意也来不及反应过来吧?

      于是在极致的愤怒下,这样的想法很快就改过了白颚仙尊对东方天庭的忌惮,并且付诸实践了!

      “蠢货,停下!”黑帝的声音在九天之上响起……作为这世间五方天帝之一,他是真的知道青帝一点也不简单。

      不过好在那白颚仙尊还存在一些理智,却是隔着这数十里地猛地吐出了一口锐金之风!

      玄仙能够借天地之力,而金仙则是可以纳天地之力为己用。

      这口锐金之风便是白颚仙尊截取这天地一道极致迅捷的风再炼入自身先天锐金之意而成,没有实体,却又如无形法宝。

      苏礼感觉到了这种威胁,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挡的攻击,哪怕是凝聚了那么多神职也是一样。

      所以他直接以空照神珠照见自身,将自己等人拉入了那‘类空界’。

      再次进入‘类空界’,或许是先前领悟了‘空界视觉’的缘故,苏礼竟然是在这空界之中看到了许多不同层次的内容。

      就像这空照神珠将他带入的,便是无垠的黑白荒原。

      但是他抬起头来,却能够在东方的天空中看到那一座矗立的剑崖以及那剑崖所在的一片悬浮在半空的地基!

      所以他的心魔剑崖界竟然是悬浮在这空界的空中的?

      然后再往周围看,他又发现这周围的上空似乎也并非都是空无一物,而是隐约有一些看不真切的存在。

      只是剑崖与他关系最为密切,所以他才能够看清罢了。

      他一直以为这空照神珠只是模拟空界的存在,但是现在他明白了,这事实上应当是一枚可以带他进入空界的入门钥匙。

      既然是入门,那么他此时所在的位置应当是空界最外层或者说是底层,而他的心魔剑崖界则是在更上方,也不知道在空界中会是个什么层次?

      他在这里还有闲暇探究空界奥秘,但是那白颚仙尊则是快要气炸了。因为它那一下攻击直接就落空了,苏礼就这么在他眼前消失无踪!

      而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波动则是令他十分在意……空界,对于金仙层次的人可一点也不陌生,那对于他们来说是更接近于世界本源的世界,是要想继续提升就必须要去探索的地方。

      黑帝能够至少是表面压服其他七仙尊称帝,就是因为他的神力天然契合空界,并能够在这上面走出更远更具潜力。

      但是现在竟然有一件至宝与空界有关,如何能够不令白颚仙尊贪恋?

      所以当苏礼返回现实时,就意外地感受到了那白颚仙尊身上竟然怒意下降而贪念骤升……

      “咦?你认识这东西吗?”苏礼好像很是‘天然白’地拿出了空照神珠对着那白颚仙尊挥舞了一下。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他又能说话了,因为他发现在进入一次空界之后,那施加在他身上的寂静神力就都消失了。

      因为空界隔绝现实,这些黑帝的神力也等于是断了源头。

      而后在苏礼的各种神力轮流冲刷之下,这些黑帝神力自然就是被冲散了。

      “你可真是好胆量,竟然还敢与我照面……”白颚仙尊语气怪异地说道……明显已经没有了先前的仇恨,而是压抑着一些更为丑陋的东西。

      苏礼笑了起来……对面心中翻腾着的,又怎么能够在他这个‘心魔之主’面前隐藏?

      所以贪欲是比嗔怒更为可怕的一种情绪,他已经知道了。

      一股神奇的魔力扩散开来,不断地挑衅着那白颚仙尊的神经。

      “你觉得青帝会帮你?”白颚仙尊似乎反而表现得更理智谨慎了。

      可是这在苏礼面前却是个笑话一般,他伸手抛了一下那空照神珠……

      一霎时,白颚仙尊的目光就瞬间聚焦了过来。

      随后苏礼再次抛起,又接在手中……

      白颚仙尊的目光就这么随着空照神珠的上下跳动而不断移动。

      一次、两次、三次……

      他已经完全专注,甚至都注意不到九天之上那位黑帝的提醒声了。

      贪欲啊……

      苏礼又笑了起来,随后他觉得自己能够做的准备都已经做好了,便是忽然间将珠猛地高高丢起……

      这便仿佛是一个信号,直接触动了那白颚仙尊的某一根神经,然后直接扑了过来!

      他过界了。

相关阅读More+

超级兵王

步千帆

龙血武帝

流水无痕

七界武神

叶之凡

圣祖

傲天无痕

完美世界

辰东

吞天记

风青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