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是包正开口,争论双方顿时停下口来,不知不觉中,包正在大艮朝堂上拥有的话语权已经不在三省六部一品大员之下。

    太子赵冕纵然有心中不满也只能暗中压制,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包卿但讲无妨。”

    包正笑着看了狄青一眼:“臣以为,太祖旧制也并非完全不可更改,如今大艮禁军难以调动,地方军制如此,狄大人要有所改变,也在情理之中。”

    狄青心中一喜,拱手道:“多谢包大人。”

    他自从提出建立新君,朝中诸公反对者多,支持者无,就连向有贤名的八王千岁和天波府老太君都表示反对,心中这份郁闷就别提了。

    如今包正当殿表示支持,无异于雪中送炭一般,狄青人虽狷狂,却最重情义,暗暗记下了包正这个人情。

    八贤王、老太君等人也是万万想不到包正居然会支持狄青,正欲开口,包正笑着摆摆手道:“各位大人稍安勿躁,且听包正一言。”

    “太祖之法未必适应今日,若新法可用,我等又何必墨守成规?各位大人所担心的无非两点。

    第一,便是耗费军资过大,二万万两白银不是小数,户部拿不出,就要动用官家战时军库,哪怕是太子也要担上干系。

    这第二,十万装备铭符仙甲的精锐士兵足可抗衡真仙一流,就是禁军也要数十万人方能与抗,任何人掌控了这只军队,立成军方巨擘,威势远超杨家、呼延家、高家。

    呵呵,包某今天就说句诛心的话......”

    包正笑着望了望老太君和呼延庆:“各位如此反对狄大人,一是出于忠诚,担心这只‘不死军团’一旦建立,早晚必成‘狄家军’,若狄家有不臣之心,则难以控制。

    此外,大艮禁军、厢军、边军多年来早已划定利益范围,杨家坐镇三关,呼延家统辖大名府,高家镇压西境,阻断神洲附庸各国......如今若是再跳出个狄家,岂非是要分去各家的大饼?

    包正抖胆直言,可是切中要害,一针见血?”

    一席话毕,金殿如入寒冬,无论忠奸脸面上都不太好看,唯独狄青一脸感激地望着包正,这些话他憋子啊肚子里不能说也不敢说,想不到包大人却替他全都说了出来,太痛快了!

    狄某受包大人今日之恩,日后当思报答!

    “痛快!好一个包大人,好一个包文直,好一个包龙图!

    哈哈,你可是说到很多人的心坎儿里啦,说得好,我寇老西儿一向谁都不服,今天却是对你服气了。”

    寇准就是个疯子,别人都沉着脸不发一言,他却是连连鼓掌,不为别的,就喜欢包正这个疯劲儿,居然不怕得罪满朝文武?要知道在包正之前,只有他寇准敢这样做,如今总是有个对脾气的人了,可见吾道不孤也......

    “寇大人,你就别跟着添乱了。”

    庞吉见包正如此不给群臣留面皮,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姓包的小子还是年轻啊,你得罪本太师也就罢了,甚至违背太子之意也不算什么,可你不该把老太君和呼延家、高家一起得罪啊?

    这可是你自己找死,说不得本太师要再给你吹吹风,将这把火烧得旺一些!

    笑眯眯地对包正道:“包大人当真了得,休说是寇大人,就连本太师也是佩服的紧呢。

    不过包大人既知此事有两难,一者为钱、二者为权,但不知可有解决之策?”

    二万万两白银呢!还有如今才能限制狄青,令其不会借建军独大,造就大艮又一名军方巨擘,你包大人可不能光是说说就算了,总要给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吧?

    若是只会说不会做,那时不需本太师发难,八贤王老太君这些所谓的‘忠臣’就不会放过你,到时颜面尽失,当知是口无遮拦之过!

    庞吉都开心坏了,正苦于包正日得圣宠,简直成了大艮的当红炸子鸡,一时想不出办法对付这小子的,没想到包正年少轻狂,居然犯下这样的大错,这就叫做自作自受!

    明知庞吉是有挑唆之意,八贤王和老太君等人也是不满地看着包正,若是包正没有良策,说不得也要奏这位‘包青天’一本!

    “呵呵,倒是有劳太师关心了,本官既然在金殿开口,自是有些腹稿,否则岂非是被某些‘小人奸佞’看了笑话?”

    包正都没正眼看庞太师,笑道:“太子殿下,大艮建立新军,第一难在耗费过大,这件事很容易解决。

    为臣于炼器一道颇有心得,早已养成自身炉鼎,以当世一品修为,只需要三百名学过炼器的墨家弟子相助,当可于一月间为十万战甲祭炼铭符,

    所耗材料虽多,我大艮兵器司却有多年库藏,只需再向各地征调一些,向各宗门商借一些,便可极大的压缩成本。

    至于那龙脉良驹嘛,本官还是有些面子的.....所谓龙脉良驹,不过是受了些龙气的马匹罢了,本官与大河龙君还有些交情,这次斩杀蛟魔王,说起来那七海龙君都受了我的人情。

    区区三千匹龙马,哪里还会要钱?”

    包正笑道看了狄青一眼:“这样一算,二万万两白银的军费至少可以减去大半,狄大人说呢?”

    狄青喜道:“若能如此,当可缩减一半军费;包大人为国解忧,不惜动用私交而解国之倒悬,官家果然没错,您就是真正的包龙图!”

    “呵呵,狄大人先不要着急拍本官的马屁;若只是缩减一半军费,恐怕太子和朝中诸公还是会有压力呢......”

    包正笑道:“而且此事的真正难点是在一个‘权’字。

    所以,本官建议,将新军人数降至五万人......”

    狄青闻言脸色一变:“万万不可,如今北地魔国乃发举国之兵,又是士气正盛,要救官家,大军不可少于十万,否则无法冲破敌军封锁。”

    包正摇头道:“狄大人且稍安勿躁,这剩下的五万人马,自有本官为你补足,而且这些人马还不需要耗费朝廷的一钱一粮......”

    还有一更。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