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榻上双目紧闭的赵受益,包正面色阴沉。

    “八王千岁,可否让本官一人在此?”

    “这,包大人......”

    八贤王不觉一愣,包正这个要求提得有些无礼了,六皇子毕竟是天潢贵胄、皇室血脉,如今又当弥留之际,有自己这个做皇叔的陪着还可以,只留一个外臣在此如何使得?

    万一赵受益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他这个做皇叔的也不好交代,甚至有可能被官家怀疑他记恨前朝旧事,趁机加害亲王。

    “八王千岁不必担心,若是升王有任何意外,包正自会担承。”

    望着赵受益,包正心中暗暗冷笑:“一时三刻之内,不许任何人打扰,本官或有解救升王之法!”

    “怎么?莫非包大人还是一位良医?”

    八贤王闻言大喜,想起官家对包正的看重,甚至连两位‘先皇’都对这位包大人青眼有加,或许是自己太过谨慎了罢?

    皇家的规矩自是不错,可也得看看是面对什么人,这位包大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臣子。

    “也罢,本王信包大人,一时三刻内,无人会来打扰,希望包大人能给本王一个惊喜!”

    见到八贤王离去,包正这才冷笑一声,法力瞬间将整座内殿彻底封锁:“好一个天鬼阴仙!

    本座一直奇怪,你为何对大艮朝堂如此了解,不想你竟有一道残念藏于六皇子心房!

    南疆妖国一战,本座本以为已将你彻底斩杀,想不到你竟是狡兔三窟。

    说,你以一道残念留驻六皇子心房,究竟意欲何为,为何要加害于他?”

    莫说是大艮皇子,而且与自己颇有些交情,就是寻常百姓也不能容得这老鬼随意加害;包正此刻已是动了真怒。

    只是还有些疑惑,这老鬼修为虽高,如今所剩不过一道残念而已,甚至算不得分身,万万不是自己对手,莫非她是患了失心疯,要自杀不成?

    赵受益静静地躺在榻上,面如金纸、不言不动,一道幽幽长叹却从他的心房中发出。

    “包黑子,若是本夫人告诉你,我可以加害任何人,却唯独不会害他,不知你信还是不信?”

    声音娇柔,可不正是那曾经力压三大妖圣、令包正如临大敌的照日夫人?

    “你说呢?”

    包正只是冷笑,这老鬼素来狡诈,各种手段匪夷所思,自己如何能信?

    “那一年他尚未得封升王,却因为仁德双全,被人称颂为‘德仁皇子’,那一年我之真身还在阴山背后闭关修炼,为谋划日后大计,遣出一道分身,转生人间,做了一名宫女......”

    照日夫人慢慢叙说着,言语中饱含的情义,让包正不觉皱眉,竟然一时难辨其真假。

    “包大人也知我乃天鬼,修炼数万年直至成道也未曾经历轮回,可你并不知晓,那此我竟然童心忽起,又为了隐蔽行踪,瞒过大艮钦天监与那赵家兄弟,却是以这道分身经历轮回,得到了毕生以来第一具肉身。”

    包正一愣:“你竟然曾经转世为人?”

    “呵呵,何止是转世为人,而且还牵出了一场情债。”

    照日夫人幽幽道:“就连本夫人也是万万不曾想到,这天地轮回竟是如此神妙,以我之法力,竟然也因此堕了些凡人之念......

    那时我叫日娥,是一名美丽的宫女,虽然没有忘记自身来历,却因轮回之故,居然也有了凡人种种。

    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竟然会遇到他;他年少英俊、多才多情,待我如糖如蜜,于是......我们相爱了......”

    包正面颊抽动了几下,差点叫出一声‘我靠!’,好你个赵受益啊,你恋上谁不好,居然恋上了天鬼分身,你那两个皇爷爷也不如你。

    “照日夫人,后来如何?”

    “后来,是本夫人连累他丢了太子之位......”

    照日夫人慢慢讲述起过往之事,当年是如何被人撞见了这段恋情,肉体凡胎的日娥因此被处死,赵受益却不忘前情,请来李清冥助她这道分身成为鬼修,说起来她其实还欠了李清冥一份人情呢。

    “既是你轮回之身已死,哪怕后成鬼修,也已与本尊犹如二体,为何又会寄托在六皇子的心房之中?”

    包正听清楚了前因后果,也判断出这老鬼所说乃是实情,更是一桩奇事;当下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好奇发问。

    “呵呵,我被处死后,重为阴魂,早就恢复了本来神通,哪里还需要他人相助成为鬼修?当时不过是安慰受益,令他不至太过伤心而已......”

    照日夫人叹道:“那时我自知动情,有碍修行,本想就此远远离开他,无奈这是我数万年来第一次动了真情,哪里是容易解脱的?再次回到他身边,既是为大计绸缪,也是情不自禁......

    他本是一介凡人,我只说如今修成盖世鬼仙,不惧被人发现,他也就信了,从此便在他心房驻留一道残念,与他日日温存。”

    包正叹道:“只是温存吗?”

    “包大人信与不信,事实如此,本夫人在他心中永远只是那个叫做‘日娥’的多情女子,我想过颠倒阴阳、想过颠覆大艮,却从没想过要骗他。

    我是真心想要帮助他夺取大艮皇位,甚至想过日后与他携手成就大事......

    还记得我对那‘陈世美’曾经的承诺吗?那也不过是本夫人要利用‘陈世美’助我躲避天魔九变之劫而已,算不得什么真情。只是不想竟是遭了包大人你的算计,到如今本夫人也是佩服大人的紧呢......

    可本夫人对他的所有承诺,却都是发自内心,并无半句虚言,因为受益是本夫人数万年来唯一爱过的男子......”

    包正听得有些发呆,万年老鬼和皇子之间的爱情故事吗?网络写手也不敢这样写啊:“既如此,你因何又要加害于他?”

    “大人真是说笑了,我爱他护他还来不及,如何会忍心加害自己心爱的人?受益有今日惨状,还不是包大人你害的?”

    照日夫人冷哼道:“南疆妖国一战,本夫人被你灭去本尊真身和无数分身神念,牵连之下,这一道心念也因此受损,不日也将烟消云散。

    我与他心心相印,他虽不知此事因果,却知这次是真的与我再无相见之期,伤心之下,这才昏迷不醒,又因为爱我至深,死志已决,这才会药石无效。

    说起来,可不正是被你所害的吗?”

    “简直岂有此理!”

    包正冷笑道:“既然六皇子死志已决,为何在昏迷中还在呼唤本座的名字?”

    “咯咯,包大人聪明一世,为何此时却变糊涂了?”

    照日夫人顿时笑起来:“包大人,你难道还不明白,叫你名字的并非是受益,而是本夫人吗?”

    “是你?”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