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日夫人没有立即回答,从上到下又打量了一番包正,只看得他都有些发毛了,才仿佛松了口气,柔声道:“正是需借郎君之手,妾身方能得脱此难。

    郎君生而为人时,恰逢阴年阴月阴日阴时,是为四阴之人;此等人天生聪颖,善取功名,却是天性凉薄,最难动情,纵然修为不高,却恰恰是那天魔的最大克星,令其难得其门而入!”

    “夫人,世美对您自是不会薄情的......”

    包正听得哭笑不得,幸亏当初处理陈世美的时候,留下其一丝元魂寄托变化,这才没被照日夫人看破身份,反被当成了宝贝一样。

    原来是这只老鬼早有筹划,如此厚待于‘他’,竟是为了今日。

    “那天火天雷天风三大灾劫,本夫人皆有抗衡之法,却是不需郎君出手,郎君只需将我一缕元魂看护怀中,等到那天魔来临时,只管闭目静心,不可放开我之元魂。

    到时那天魔会幻化功名利禄、酒色财气,郎君得我许诺日后富贵,利禄金钱等难动郎君之念,其中最厉害的却是色字一关。

    届时你越是清心寡欲置天魔所化绝色在外,就越是会久抑爆发,反被那天魔所趁,所以你只需要按照

    本来性情行事就好,

    无论那天魔幻化的绝色有多么的倾国倾城、温柔可人,拿出你当初对待秦香莲的手段就是,只要郎君足够薄情,自可护本夫人渡过此四九大劫......”

    说到这里,照日夫人粉面微红地望着包正,一双动人明眸仿佛要滴出水来:“妾身元魂要被郎君抱在怀中足足九日,受那天魔之炼,此番亲近比那床第之私更甚,待妾身脱此劫难后,从此就是郎君的人了。

    日后妾身成就阴阳两界至尊之体,郎君就是我这至尊‘之上’的照日仙尊啦......”

    说到这‘之上’两个字,照日夫人轻咬红唇,语气特别加重,只要不是个傻子就会明白她话中之意。

    包正顿时愕然。

    这照日夫人为脱大劫,竟将元魂都交于己手,这岂非正是她最大的弱点?

    借此机会必可一举诛灭此老鬼,只是好像不够光明磊落,有些落了包大人的面皮......

    ‘也罢,若是能为阴阳两界消除此一大患,丢些面皮又算得了什么?

    “夫人,世美定依夫人所言,待那天魔来时,就是我魂飞魄散也定要保护夫人元魂。”

    照日夫人轻轻点首:“世美,你且坐到人家身旁来。”

    包正点点头,走到照日夫人身旁,挨着她肩膀坐下。

    照日夫人柔声道:“再近些......”

    包正无奈,只得又贴近了些,隔着笼袖烟纱,已可感觉到冰凉香肌,兰香入口,更是令人微微魂牵。

    心底也是暗暗的赞叹,也不知道这只万年艳鬼是如何做到的,明明只是一具鬼体,却被她修得几乎与生人无异,如此绝色,怕是大艮后宫三千佳丽也没有一个可以比拟。

    这也就是自己,换了个定力稍差些的,说不得就要被美色所迷、放弃原则,真的为她甘心赴死。

    比起空有力量,只有残毒手段的蛟魔王,这昭日夫人厉害了何止十倍百倍?

    照日夫人轻轻挨碰了包正几下,暗中又用了天鬼迷香,确定这‘陈世美’定会为自己死心塌地后,这才抖手放出一团清光,飞至三丈高下才向四面八方垂落,犹如一个巨大的蚕茧,将她和包正包裹在内。

    “郎君莫怕,这四九天劫虽然猛烈,本夫人却也做了万年准备,此宝‘名为万鬼清魂帐’,乃是取万鬼元魂,于阴山背后万年阴风罡煞中祭炼,乃是一件玄阴至宝。

    那天火天雷与天风虽非法器可以抗拒,却可借此宝削弱数倍,再有本夫人法力相护,你绝不会有一丝危险,只看本夫人施展手段就是。”

    照日夫人说着用纤指一点上方厚达数十里的山石,叫了声,‘开!’

    顿时一串阴雷连续炸裂,将积雷山硬生生炸出了一个大洞来,她一手揽着包正,一手挥舞宫袖,飞身而起!

    “鹏魔王,死猴子,包黑子,本夫人在此,谁能斩我?”

    照日夫人咯咯大笑,森森鬼气冲天而起,原本是日朗风清的积雷山顿时阴风四起,鬼声啾啾,方圆百里,彻骨冰寒,空中哪还有什么白云红日,天地顿时变成了简单的黑白颜色,犹如到了阴间鬼界!

    就连鹏魔王手下的妖兵妖将也纷纷感到彻骨阴寒,双目竟只能视物十尺,再远就是一片惨淡阴雾,什么都看不清了。

    连带着妖力都被压制,就连妖帅一级的妖军中坚都是个个面色大变,发现只能施展往日三成的法力!

    “好冷好冷,这是什么鬼天气,冷死俺老孙了。”

    以并天大圣的修为自然不惧这阴煞鬼气,可是他那些毫毛分化的猴子可就有些禁受不起,一个叽呱乱叫,猴脸上现出痛苦的表情,有些距离照日夫人较近的,纷纷现出原状。

    “呔,老鬼怎敢猖狂!”

    并天大圣猴脸一红,本想在老三和包正面前露一手神通,哪里想到反被照日夫人当众落了面皮,以他性情如何忍耐得住?当即从耳中掏出如意金棒,变得粗大无比,就要抢先出手。

    “老鬼,吃俺老孙一棒!”

    “猴子且慢。”

    一道金光射来,却是鹏魔王横出方天画戟,拦下了猴子。

    猴子一瞪眼:“老三你干什么?难道是要与俺老孙先做过一场?”

    “废话,你我打什么?亏你还是堂堂妖圣,活了上万年难道都活到你的猴子猴孙身上去了?难道看不出这老鬼此刻尽展实力,根本就不是正常搏杀的路数?”

    鹏魔王一面发令手下妖兵暂时后撤,一面指着天空道:“这老鬼将几万年积蓄的鬼气阴煞全数放出,结成此幽冥鬼域,你我虽为妖圣,若是此时全力与她交手,只怕一时难下不说,反倒会帮了她一个大忙......”

    “老三你是说......”

    猴子愣了愣,抬头看看天空,只见就这一会儿的功夫,那黑漆如墨的天空忽然片片‘龟裂’,裂缝内渐渐现出一抹抹极致的红色!

    他本有天赋神通‘火眼金睛’号称能上查九天下揽三途阴渊,此刻就是看了那红色一眼,竟然感到双眼隐隐刺痛。

    “不好,包大人,老牛,我等速退!

    这只该死的老鬼,竟然不惜耗费万年鬼力,主动引来四九重劫!

    该死该死,这可是天鬼之劫,比你我当年所渡何止厉害了数倍......

    这是天火!”

    天火燎原,可焚真仙妖圣!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