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包正元神在照日夫人身旁日久,对这只万年艳鬼越是了解,就越是感到头疼。

    因为是天地造化成就的天鬼,照日夫人不仅称雄阴间,更可随意流连阳世,而且分身变化奇妙无比,可在阴阳两界缝隙中随意出入。

    不比蛟魔王这类妖圣,逃命的手段左右无非就是分化元神,她却可以禀天地间阴煞之气随意托形匿体,只但凡走脱了一丝元魂,到了阴山背后就可吸收阴煞之力,迅速复原如初。

    这也是包正托名‘陈世美’,在她身旁虚与委蛇的原因,就是要找到这只老鬼最大的弱点,这才雷霆出手,一战而绝后患;却不是见她貌美多姿心生怜惜。

    照日夫人待他温柔情深,动不动就将他这个‘四阴小郎君’带在身旁、挂在心上,还说包正未来对她实有大助力,今日到了性命交关的危急关口,忽然要他相助,包正猜测自己等待的机会多半是到了。

    “夫人待世美情深意切,又对我有救命之恩,世美愿为夫人粉身碎骨,纵然魂飞魄散又有何妨?”

    包正脉脉情深地望着面前老鬼,轻轻抓起她的玉手道:“只怕不能为夫人而死!”

    “世美,你果然没有辜负本夫人......”

    照日夫人‘粉面微红’,柔情万种地望着包正:“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如今外面虽有三大妖圣和那杀胚包黑子,他们真正要斩杀本夫人,怕也是没有这么容易。

    只是本夫人不愿耗费万年法力,将这具修炼了数万年的天鬼真身化为万千‘玄体幽魂’,虽说只要逃得一具就能在阴山背后恢复实力,却会因此断了我求进大道。

    为今之计,要破那鹏魔王和美猴王所下罗网,本夫人也唯有主动引来‘四九重劫’了......”

    包正装作一脸迷惑道:“四九重劫?

    夫人啊,世美生前虽非修士,却也听闻这四九重劫乃是修士自一品突破真仙罗汉前的大关口,在他们自是极难,可夫人乃是堂堂天鬼阴仙,难道还不曾渡过此劫?”

    “这便是郎君你有所不知了。”

    照日夫人笑道:“本夫人乃是天鬼玄阴之体,得天独厚,从普通鬼修至鬼仙境界,并非必经此劫,而是一路平坦,就如水到渠成。”

    包正奇道:“那世美就更加不明了,夫人既然不需渡过此劫,为何又要引动这劫难?”

    “天鬼虽可不渡四九重劫,可是也会因此无法更进一步,求那超凡之上的大道,哪怕本夫人计划成功,积蓄下足够的功德,对我鬼族有改天换日之功,也只能算是成功了一半。

    这另外的一半,则是要主动引来四九大劫,借天地之力淬炼己身,那时本夫人便不再是什么天鬼,可以为天人、为天君!”

    照日夫人摇头叹道:“本夫人本欲待大计得成后,才行此险,却不想那包黑子竟然如此厉害,当代人呢曹果然名不虚传,竟以一品境界斩杀妖圣,更不知从何处得知了本夫人在此的消息。

    那鹏魔王素来最是聪颖,又对那明昧妖皇十分忠心,此事既被她知道,断然是不会放过本夫人的。

    原本我还可一战,谁知那猴子又来多事!

    这只石猴天生慧根,成为大妖王后,他竟不满足于自身血脉传承,曾访遍诸洲,甚至去向人族高修问道,神通广大,兼具妖道、佛家、道门诸多神通,本夫人一对一并不惧他,却怕他插手围攻。

    为今之计,只有主动引来四九重劫,借重劫之力冲破那鹏魔王和美猴王的封锁,而起本夫人一旦成功渡过四九重劫,必然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时纵然还是不敌他们几个联手,却有足够把握带你离开此地。

    待你我到了阴山背后,你从此就是本夫人的夫君,名为‘照日君王’。”

    照日君王?这算是什么狗屁名字?

    包正暗暗腹诽,表面上却是一脸的真诚关切:“不知夫人渡劫,要世美如何做?”

    照日夫人道:“本夫人的四九重劫,其危险程度还要远胜普通一品所应之劫。

    先是有无尽天火来烧,任凭你有多么神奇的法器,也难抵挡一时三刻,要从脚心涌进,焚烧法体精神,稍有不慎,就要飞灰湮灭。

    待得天火烧了九日,这才渐渐淡去,却又有天雷来打,任凭法器神通,无从抵御,只能以自身法力硬抗。

    那天雷打足九日后,才有天风来吹,也是要吹九日。

    这风是却从魂灵深处、一丝真念根源处生起,应劫者就算坐于熊熊烈火,也会被吹的心寒若冰,稍一不慎动了痛苦之念,立被天风吹散元神;对于本夫人而言,这天风可是比天雷天火更为可怕的存在......

    不过世美你也不必担心,本夫人为此准备数万年,自然有抵御之法,真正让本夫人毫无把握的,乃是最后一个关,天魔来袭!”

    包正惊道:“天魔?夫人可是天鬼阴仙,难道也会受这天魔所害吗?”

    “呵呵,你以为这天魔是什么?这可不是那北地魔国的真魔大尊,更不是什么所谓的魔道,乃是起源于生灵私心的魔念,被天地造化养育成魔,转要用来考验逆天而行的修士。

    这世上无论人、妖、鬼、魔,或有所谓的正邪之分,可是无论是哪家的修炼法门,都为逆天而行,因此到了四九重劫最后一关,都要经受这天魔九日的考验,而且越是像本夫人这种出身,或者妖族那些妖王、大妖王,还有那些魔道修士,所来天魔越是厉害无比......”

    说到这天魔,照日夫人光洁明媚的娇面上也起了一丝惧怕之意:“尤其是本夫人,生在阴间鬼道,难免要用些天嫉的旁门手段,只怕是很难安然渡过这天魔九日苦炼的考验了。

    所以,本夫人需要世美你的帮助。”

    “我?”

    包正愕然,这次是真的惊愕,并非是故意为之。

    “以夫人的修为尚且如此,世美不过一道新魂,真能帮到夫人吗?”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