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妖圣闻言沉默不语,显是有些心动的模样。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就与大艮的两位武圣皇帝一般,也要追求超品之上的境界。

    大艮皇帝有整整一个国家作为成道基石,无论文治武功皆可尝试;道佛诸派各有正宗传承,超品之上虽难,却也不是没有先例。

    唯独他们这些妖仙妖圣,多是凭借先天血脉才有今日成就,血脉虽好,却也将他们牢牢限制住了,对于超品之上的大道完全触摸不到半分门槛。

    好在有个大元妖国就是现成的例子,明昧那小子如此热心的改革旧制,说什么要建立一个鼎盛妖国,傻子都能猜到他不过是学习大艮的那一套罢了。

    明昧那小子能做的,凭什么咱们哥几个就不行?

    “好,本座同意,我要大艮半数阴司,其余的,你们分!”

    禺狨王向来都是惜字如金,今天竟然多说了十几字:“照日夫人,你对心立誓,我等兄弟,都支持你!”

    牛魔王和蛟魔王齐齐看向猕猴王,如今那石猴未至,猕猴王就是最聪明的一个了。

    通风大圣猕猴王嘿嘿一笑:“倒可行得,那大艮如今征伐魔国,正是我等的大好机会,明昧不肯趁机北伐,难道还不许我等代妖族谋事了?

    只是有一点,你我皆为妖圣,却是不方便亲自出手,否则就是有违七洲协议,到时不光是外洲超品皆要联手讨伐我等,就连那上三洲怕也不会坐视。

    还有,那只大鸟儿就算了,此事却不可瞒了那只石猴......”

    蛟魔王皱眉道:“嘿,咱们妖族有的是藏神借力的手段,到时你我各展神通,将三两成法力借于手下大妖王难道很困难?

    七洲协议如何能够约束你我?

    只有那只死猴子,你管他做甚?

    七大圣本是齐名的兄弟,他却偏偏与众不同,要对人族友好,如今他那花果领中的人族竟与妖族一律平等!

    就连如今处处都要效仿人族的明昧当年也未曾如此,他当年初为妖皇时,为收天下妖族之心,还曾明令将人族列为妖国生灵中的末等。

    那猴子对人族如此亲近,叫上他只会坏了大事!”

    “这却是未必......”

    照日夫人娇笑道:“妾身听闻,那猴子成就一品后,曾访道人族国度,其间化身为人,与人族颇多交流,他对人族亲善便是因此。

    若我等大事成就,那猴子难道还会放着大好山河不要?他要对人族亲善就由他去,正可借他之手,让人族对我等生出亲近之心,如此各位大圣才能复当年妖庭之盛。

    待妾身的阴月王朝和各位大圣建立的妖庭共分夏洲国土后,可享皇家气运,你我皆大道有望,成就超凡之上,那时要如何对待人族,还不是看各位大圣的心情吗?”

    “夫人所言,正是本座的意思,此事就这样定了!我等可各整兵马,只等那北国战事陷入胶着,立即挥师北进。到时我等高举‘复兴妖族’的大旗,那就是名正言顺,明昧也阻不得你我......”

    猕猴王皱眉道:“那石猴为何还不见来,亏他还是与我等齐名的并天大圣呢。”

    话音未落,就见一头牛妖匆匆忙忙跑了进来,急的打着响鼻儿道:“大王大王,来了,来了......”

    众妖圣齐齐皱眉,怪不得都说‘蠢牛蠢牛’呢,老牛就够蠢的了,手下的小妖竟也如此,连个话都说不清楚。

    蛟魔王道:“说清楚,谁来了?可是那只花果领的猴子?”

    猕猴王六只细耳一阵耸动,猴脸忽然变色:“不是那猴子,是妖皇大军,领头的竟是那只大鸟儿!本座绝对不会听错,她的声音这就要传过来了。”

    诸妖圣在此商议大事,自然是有禁法隔断声音不得外传,却是不会阻断外来的声音。果然猕猴王话音刚落不久,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蛟魔王,如今你的案子发了!老牛,本座率领天兵到此,你还不打开积雷山的护山禁制,真以为就凭你这点手段就能阻拦本座不成?”

    声音娇嫩,却隐带金石交击之声,可不正是七大圣中唯一的铿锵玫瑰,混天大圣鹏魔王吗?

    “果然是鹏翎儿,几年不见,想不到她的声音竟是越发的好听了......”

    牛魔王舔了下嘴唇,两眼有些发直。

    “老牛,你能不能不要精虫上脑,那大鸟儿可是带兵来的。

    嘿嘿,你成天翎儿妹妹叫得亲热,今天可是你老牛请客,她居然带兵围了积雷岭,这可是半点面子都不给你呢......”

    覆海大圣听到鹏魔王方才的话,心中不觉一跳;鹏魔王素来与龙族不合,不可能是为了当年自己扰乱七海的案子来翻旧账,难道是泾河龙王的那个案子?

    当初使者传来包正之语,他浑然就没放在心上,开封府又如何?超凡中就没听过有包正这号人物,超凡之下不过都是蝼蚁而已,也敢让自己去汴京投案?

    这位包青天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吗?

    想到如今明昧处处效仿人族,又要改良朝政、又要学习人族的礼仪规程,此刻鹏魔王又说什么案子发了,他才略有惊意。

    此刻他远离荒海蛟宫,手下都不在身旁,若是一人对上统领万军的鹏魔王只怕很难全身而退,这才出言挑唆老牛。

    老牛性格憨直,哪受得了如此挑唆,当即暴怒:“这个鹏翎儿太也无礼,各位安坐,待老牛去会会他!”

    “慢,鹏翎儿,案子,不是,对我等。”

    禺狨王拦下老牛,指了下蛟魔王,言简意赅:“是他,莫要,误事。”

    猕猴王嗤笑道:“最近老蛟的名气可是不小啊,据说当初那泾河龙王是被你陷害,大艮开封府的那个什么包正点名要你去投案呢。

    老蛟,人家泾河老龙究竟是怎么得罪了你?莫非是你看上了他的媳妇儿不成?”

    他本来是出言取笑蛟魔王,想不到竟然一下猜中。

    蛟魔王顿时脸色铁青,正欲狡辩,忽听一道冷厉威严的声音远远传来:“蛟魔王,本官开封府包正!

    如今已过七日之限,你既不肯自行投案,本官便只得亲来抓捕了。

    蛟魔王,你藏身在这积雷山中,究竟是惧怕本官,还是暗室亏心,自知难逃法责?”

    “包正!”

    蛟魔王闻言,只气得脸色青中带紫,他好歹也是堂堂妖圣,想不到这包正竟然如此无礼,先前在大河龙宫口出狂言也就罢了,如今竟敢追来南疆妖国,更当着几位大圣之面指责自己。

    超凡之下皆为蝼蚁,被一只蚂蚁指着鼻子骂,这要是还能忍耐,蛟魔王这一生都休想抬起头做妖了。

    怒急之下,蛟魔王也不想想为何鹏魔王会携大军同来,当下化作一道青虹飞向积雷山顶。

    “老牛,放开禁制,看本座擒了此猖狂人族,拿来与诸位下酒!”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