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为大艮中枢所在,除去百多年累积的皇气保护,还有各种禁制阵法环卫,莫说妖魔难侵,就是常见的天灾也无。

    去岁年前,大河中上游暴雨连天,这是天地所致,大河龙君都无能为力,可是大雨到了汴京,立即化为淅淅沥沥的小雨。

    寒冬时京城外也有不少雪灾出现,拳头大的冰雹不知道砸死了多少骡马,京城虽也大雪,却不至成灾,包正风雪夜入藕花楼还成了一段佳话,自从声名鹊起。

    可是此刻在居安小筑的上方,却是阴云密布,电蛇狂舞,而且只是覆盖了小院上空,外围依然是风和日丽,一派初夏好风光,京中布置的禁制阵法竟是无力抵抗。

    一股仿佛来自虚空苍穹的强大压力,明明只是针对着居安小筑,却让京中很多修士都如坐针毡,修为稍浅一些的,甚至都有了道心崩溃的表现......

    “难道是‘天心’再显,要阻止包正成道?”

    赵匡胤脸色一变,他为人间武圣,自然听闻‘此间有天心’的传说,只不过‘天心’不显已有千万年,如今见到‘天心’似有震怒迹象,大艮苦心布置的各种禁制阵法竟然无效,心中难免忐忑。

    这倒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关爱包正,为包正担心。

    若是凡夫俗子还好,越是他这种登临世间巅峰的大人物,就越是不能接受有凌驾于自己之上的力量;哪怕这种力量可能并没有个人意识,只是天地规则应激所致。

    “这位包道友啊......也不知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引得天心震怒,原来传说并非是虚妄,天地自有规则,真的有天心存在!”

    “呵呵,不会连老大你也相信有什么天心存在吧?”

    赵光义冷笑一声:“什么‘天心’,朕却是从来不信的!不过就是天地规则而已,四季变幻、风雨雷电、莫不如是。

    这有什么可怕的?若换了是朕,就算真有什么天心阻我,一样要将其粉碎!”

    赵匡胤也是冷笑:“我信你做得出这种事,连自家大哥都能算计,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的?”

    ......

    太祖刚下圣旨不得任何人打扰包正,天地就生出如此变化,此刻不知有多少人各怀心事,暗暗为包正担心者有之,幸灾乐祸者也是为数不少。

    包正抬头望着天空,面含微笑。

    “果然如本座所料,青天亦有规法,正如人间也有律条,你虽无意识,却有万万年形成的天地自然规则,就算是一品巅峰、超然真仙,可以沟通天地、掌控天地,所指的也仅仅是你的部分力量而已......

    一旦有人想要超越天地规则之外,你这个‘老天爷’就会生出排斥之力,要将其压制、甚至是抹杀,本座不怪你,这就有如人的身体,一旦遇到外来秽物入侵,自然也会将其排除。

    可是,你今天却是很难排除本座!”

    空中清鸣之声越发频繁,以龙头、虎头两口铡刀为凭,包正的两大元神分化万缕,就像是无数条毛细血管,开始渗入、联系这一方天地。

    看似阴云雷电只在居安小筑上方,其实压制包正的这片天地又何止方圆千里、万里?甚至是这个世界的整片天空都像是人类的免疫系统一样,正要排出包正这个‘病毒’。

    “你做不到的,因为天地再大、大不过人心,天地规则再强,不可压人生而自有之权!

    “我为人间宪司,自然是知道‘湛湛青天不可欺’的道理,可我今天却要欺一欺负你这个老天!”

    包正脚下一顿,直接飞向高空,满对向自己狠狠压来的奔雷闪电,视若无睹,口中轻笑道:“天有天道,人有人道,你既为天,怎就不知人生而有权?

    人生之权,在人人都有自强、求进、得偿之权力,此即为——‘天赋人~权!’

    人~权既立,便当有律法保障,此为法律之根源!

    这个世界既然还没有人·权概念,既然连你这个‘老天爷’都以天地规则限制本座代表的人、妖、鬼甚至是魔!哪怕是一品巅峰、超凡真仙,所谓的沟通天地、掌控一方,都只是在你规则之内的施舍,那就需要有本座来提醒你一下了。

    今日,本座就要在这一方天地中,建立我之法理规则!

    这是人后有觉,进而立法,比起你这个‘老天爷’建立的‘自然法’,更为先进,自当取而代之!”

    包正哈哈大笑,两大元神分化的千丝万缕,就如春雨无声,渐渐融入这一方天地之中。

    空中阴云渐渐散去,雷电皆隐,令大艮太祖都十分顾忌的‘天心’就这样来不知从何处来,去不知往了何处去。

    此刻汴京城内外,不知有多少道目光都凝注在包正的身上;那个一身青衣便装,儒雅俊美、丰神如玉的包大人只是似乎只是飞入天空轻轻说了几句话,这场无比诡异的天地异变就一切如常了?

    一道道目光同时呆滞......这就,突破了人族修士梦寐以求的一品境界?

    包正背负双手站立空中,稍稍感应了下,只觉方圆百里的天地与自己如同一心,在这方天地中,法家规则终于成功建立了起来。

    正如自己所料,‘老天爷’不是人,天心自也无私,它应该只是万万年来天地自然建立的某些规则,轻易不容有人改变,而自己方才在沟通天地时分化元神,将法律理念、法律规则融入天地,要建立自己的规则领域,这才引来自然排斥。

    既然青天无私,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当他将先进的法律理想念和规则融入天地后,天地虽未完全接受、任他掌控,却也不再排斥他了。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此刻本座应该不仅仅是沟通天地,而是掌控了一方天地力量,这已经是超品真仙的境界。

    可是真仙动念,掌控千里万里的天地,若非遇到同级对手,又或者法力耗尽,暂时失去掌控之力,在一方天地中就是无敌的存在。

    而我能够掌控的,不过区区百里,这‘老天爷’倒也真是有趣,就像是给我留下了百亩试验田,要看其成效如何?’

    包正微微一笑,向天空抱拳施了一礼。

    “你虽无念,却是有心,包某应该感谢......”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