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冥仙域的改变很大,不仅只是那些变成了仙兽模样的阴蛇大蟒和操着一口并不流利的外语的阴间火鸦,而是一种从内向外的改变。

    记得上次来时,这里的书院虽有朗朗书声,坐在其中的大鬼小鬼们却着是实没有几分书卷气,

    如今却是不同了,能居住在山腰处的个个都是腹有书华的‘读书鬼’,见到包正的时候,还会文质彬彬地上前打个招呼,口称一声‘状元公’。

    如果不是包正法眼神通无差,看得出这里的读书鬼其实十有八九是为法力变化出的所谓‘文人气质’,多半是要为照日夫人大大点赞,成为她的支持者也不一定。

    “春香,你是说夫人请我去看一件宝物?”

    包正望着走在身前的俏丽女鬼,笑着随口问道。

    自他来到幽冥仙域,照日夫人便通告‘仙域’诸鬼,说是大艮新科状元从此也为仙域之人,群鬼可是兴奋坏了,今日来了大艮状元公,日后这幽冥仙域中还怕没有状元、榜眼、探花郎出现吗?

    夫人说得多好啊,何为阴,何为阳?

    阴间仙域若有了郎朗书声,受困业障轮回的诸鬼若是有了求进之法,为何便不能开创一片阴间乐土?

    在远古太乙时代,人不为人,妖不为妖,鬼不为鬼,时有天人、天妖、天鬼并世而存!又哪里分过阴阳?

    只不过后来阳间有了学说文派,诸子百家,开始兴起文明,于是便成了‘阴阳轮转’中的阳间,阴间鬼魂便只能去那三途河中转生投胎、为阳世之源。

    这不公平!

    现在夫人要给咱们一个公平,阴间的幸福时代就要来临了!

    包正自从来到幽冥仙域,就没少见到这些仿佛打了鸡血的激动鬼众各种称诵照日夫人,碍于‘陈世美’的身份,他每次听到自然是微笑赞许,心中却是越发警惕。

    很显然,照日夫人是一个擅长建立‘乌图邦’‘理想国’的天鬼,除了拥有不知几万年的渊深法力,这赫然还是位政治家和思想家?将群鬼玩弄于股掌之间,以达到个人目的,就是这类存在最擅长的手段了。

    就比如眼前的女鬼春香,是照日夫人专门安排给他的侍女,每次提到夫人,这只小女鬼都会双眼放光,像是看到了无限希望,

    这真是太可怕了,包正感觉照日夫人如果去上世蓝星混,也多半能成个‘铁娘子’什么的......

    “是啊状元公,小女真的好羡慕您呢。

    小女是生在阴山背后的小鬼儿,活了三十多个鬼年,也还是第一次见到夫人这样伟大的鬼首呢。

    大家都非常的尊重崇拜她,能多被她看几眼都会感觉没有辜负了鬼生。

    可是夫人却对您如此的厚待,真是让我们眼热坏啦......”

    包正微微一愣:“你难道不是阳人死后为鬼,居然生在阴山背后?”

    “是啊状元公,您是阳世的状元,自然不太清楚阴间的事情啦。”

    春香笑道:“这阴间的鬼虽然多半是阳人死后转化,但是也有‘原生’之鬼,比如先辈因为在阳间做了许多错事,要是被阴司抓到,必然会被丢进大狱受刑,就算能进入三途河,也多半是个魂飞魄散的命运。

    他们就会想方设法逃到阴山背后,多半阴司的抓捕,其中有一些先辈女鬼,就可能成为‘鬼母’,诞下我们这种‘原鬼’,不过我们却万万比不得夫人啦,她可是天鬼阴仙,是上天派来拯救我们、帮助我们脱离阴间苦难的。”

    “是啊,夫人也是我所见最有魅力、最伟大的鬼首了。”

    包正笑着赶了几步,走到春香身旁:“春香啊,我还是有一事不明,你既然生在阴山背后,又得进入了幽冥仙域,难道还不够‘幸福’吗?

    我看这幽冥仙域中的诸鬼都是如此,看此地当真犹如传说中的仙境一般,既已安好,又何必说什么要盼晴天?”

    春香琢磨了一阵儿才明白过来,噗嗤一声笑道:“状元公不愧就是状元公,说话总是弯弯绕的,您是想问夫人准备带领我们做什么吧?

    这件事幽冥仙域的所有鬼都知道,也不是什么秘密呢;夫人说,幽冥仙域虽好,却唯独少了一份公平......夫人说天地分日月、世上有阴阳,凭什么阳世就有王朝建制,各种求进升迁的机会,到了阴间却只能论断前生功过,或者魂飞魄散或者变成阳间之源去轮回转世呢?

    夫人还说曾经有个什么太乙时代,那时可是没有什么三途河轮回转生的,也没有阴阳间壁之隔,人、妖、鬼并存于世,鬼族甚至还建立了‘阴月王朝’!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人开始居住阳世、鬼只能来到阴间,虽说是因为天地规则改变而成了目前这个样子,可凭什么本来平衡的阴阳却成了阳上阴下?凭什么要阴间鬼魂去阳间转世,而不将阳人寿尽视为他们‘转世’来到阴间?

    夫人说,这都是因为阳间有完整的文明传承、有巨细庞繁的历代王朝引领;而阴司鬼神为了贪图阳世香火,却从不肯真心为我等鬼类谋利。

    所以夫人才要改变这一切,要从幽冥仙域开始,引领阴间不甘做奴隶的鬼类真正的站起来!开辟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

    包正不由笑道:“夫人的雄心壮志,真是令小生好不佩服;可小生不免有些为夫人担心,我虽不是阳间修士,却也听说过阳间高人如云,大艮独尊人道,虽有南北外患,一样力压除上三洲外的诸洲。

    夫人要改变阴间,恐怕早晚都要面对大艮,这恐怕要面对很大的困难啊,夫人可是真有成算?”

    “有困难也不怕,反正夫人要做的事情,那就一定能够做得成!”

    春香虽是个活了三十多年的‘原鬼’,却似没什么城府,见包正质疑夫人,顿时变得有些不开心了,嘟着嘴道:“反正我一个小侍女也说不太清楚,夫人对状元公这么好,今天还特别请你来看宝物,你自己去问不就好啦?”

    包正笑着点头:“是是是......春香姐姐说得正是。”

    两个不觉已经走到高处,正是那天鬼阴仙、照日夫人的阴宫所在,幽冥仙域最高之处。

    只见眼前彩气氤氲、霞光盛放,其中雕梁画栋、楼宇无数。

    明明是阴山背后,不知的还当时到了蓝星传说的凌霄宝殿。

    一路上的大小鬼卒都认识春香和包正,自是没人会去拦截,还纷纷笑着招呼一声,‘状元公’,‘春香姐姐’,打起肥诺儿来也不比阳间差了多少。

    春香带着包正穿厅入阁,到了一栋通体用阴间铁香木制成的粉色小楼前,笑着指了下二楼虚掩的房门道:“夫人说,请状元郎自入。”

    包正点点头,缓缓拾阶而上二楼,推开虚掩的房门后,顿时一阵馨香扑面,远远见是一个锦塌,低垂的珠帘后斜斜躺了一个曲线玲珑的娇美身躯。

    包正连忙做掩面之状:“得罪了得罪了,是春香说夫人要带我看一件宝物来着,想是她消息有误,该罚!”

    却听珠帘后一声娇笑:“怎么,难道在状元郎弟弟的眼中,本夫人还不算是一件宝物吗......”

    今晚还有更新。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