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心中暗惊,对方手段,竟是十分的隐秘。

    甚至瞒过了八贤王这类武修高手,就连此刻已是开封府仙师的红发老祖和鸠盘婆也不曾提前发觉。

    就连包正也是开了法眼神通,才看出其中奥秘。

    陈世美肉身被斩后,神魂中才隐隐现出一个青色印记,几乎在出现的同时,便与阴阳两界缝隙互生感应,瞬间引来一股强大的阴煞之力,在他阴魂顶部演化出一朵六瓣青莲,抵住了狗头铡上的铭文符箓之力,保得神魂不灭。

    其所凭仗的力量分明是来自阴间,可这番手脚却是在阳间时就种下了,就像是预见到陈世美当有此劫,提前为他布置了护身手段一般。

    六瓣青莲一现,刑台内外的高手立即发动。

    八贤王冷哼一声,一掌轰出,化作一只土黄色的大手狠狠向青莲拍下,指缝间武家真罡激荡,崩射出丝丝雷火电光。

    这是由武入神通,一品武家大宗师虽不能引动天地力量,却有指掌间生化天地的威势。

    展昭更是第一时间旋身出剑,武家真罡与妖力完美结合,丝丝剑芒将受刑台感应而现的阴阳缝隙密密缝织,堵住了陈世美进入阴间之路。

    开封府班中,同时又有一道血色刀芒和一团碧光向陈世美神魂攻去,正是红发老祖和鸠盘婆两大魔道高手分别祭出了化血神刀和五淫神光!

    红发老祖哈哈大笑:“婆子你岂有此理,怎敢抢夺我的功劳!”

    两个原本是人人喊打的魔道巨擘,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开封府仙师,地位超然且有朝廷赐下的仙禄可享,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美。

    可是若久无功劳,一张老脸多半是挂不住的,鸠盘婆此前协同周坤陈三抓住了两个太监管事,还可说立下一桩小功,红发老祖却是寸功未立,如今见到婆子抢功,顿时大急,血色刀芒分出一缕反去阻拦鸠盘婆,两个胡缠在一起。

    陈世美神魂顶部的青莲一转,道道青光幻化万千刀剑激射在八贤王武家真罡所化的大手上,只听‘嗤嗤’一阵急响,竟是将大手刺得千创百孔,在空中顿得一顿,便轰然炸裂。

    而后六瓣青莲一合,如同襁褓保护婴儿般将陈世美神魂包裹,射出无量青色宝光,一下撞飞只余半数实力的化血神刀,迅速冲向阴阳缝隙,只一个眨眼,青色宝光就将展昭剑芒侵入融化。

    八贤王和展昭齐齐闷哼一声,两大高手竟是吃了个闷亏。

    “哪里走!”

    包正冷哼一声,正欲出手,就见阴阳缝隙间有香火金光闪动,两条勾魂索从阴间射出,

    却未见锁拿陈世美,而是铺陈成引渡之路,原本展昭剑芒未曾全部消散,青莲虽然厉害,也不是瞬间就能将其安全送入阴司的,如今却成康庄大道!

    隐隐见得阴阳缝隙后有两道被香火金光包裹的红色身影一闪即逝,有人洪声道:“时辰已到,陈世美神魂不灭,便当接入阴司。

    在下汴京阴司陆判、在下汴京阴司马判,乃是奉城隍爷之命前来。”

    话音一落,香火金光消散,阴阳缝隙也随之弥合,刑场上只剩下了陈世美的无头尸身。

    “来啊,将陈世美尸身缝合,交回驸马府安葬,三班归衙!”

    包正微哼一声、面沉似水:“本官添为开封府权知,此案既然汴京城隍违反规矩妄自插手,自当去阴司一回。

    展护卫、公孙先生!”

    一旁的公孙策和展昭齐齐恭身领命:“属下在!”

    “本官归衙之前,开封府诸事还请两位多多费心,本官此去还不知要多少时日,不可怠慢了公务。若有重案一时难决的,可待本官归来再议。”

    “遵命,大人此去阴司,还请多加小心。”

    ......

    时辰已到,当接陈世美神魂进入阴司?

    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个世界可没有什么十殿阎罗以及成建制的地府力量。

    阴司各地为主,说起来都是草头王一般,那阴山、三途河更都是天地生成,超然于阴司之外。

    说白了,如今的各地阴司不过是一些香火成神的城隍、判官,为了维持香火得以延长‘阴寿’的‘阴界民间组织’而已,正因为组织不够严密,常有失职,导致了有不少孤魂野鬼流落人间。

    其中有如柳金蝉这般成为正道鬼修的,也有靠着侵吞生人阳气成为鬼王、阴魔者,还不都是因为各地阴司办事不利所致?

    如今那汴京城隍柳常却跟自己说起了什么天地规律,还派了两大判官来接陈世美生魂,简直是把自己当成了三岁小孩子一般的来哄骗,莫非是吃错了药?

    包正含怒之下,当众手持开封府印信,遮掩‘管辖’神通,一下破开阴阳间壁,脚踏法云,直入阴间!

    一过阴阳间壁,包正立即感觉出不对,

    前几次来时虽然阴煞厚重,却不似如今般怨气冲天,就连远处的城隍庙也只剩‘豆大’一点光芒,原本十分旺盛的香火金光竟隐隐被阴气压制!

    当下现出人曹真身,又将审断陈世美一案刚刚得到的法家神通‘以身试法’催动,周身上下顿时变得玉光湛湛,玉雕仿佛,只余下一张黑脸,在阴气浓重的阴间都十分夺目。

    神通展开,四周浓郁如粥的阴煞顿时被排荡开来,化成好大一团玉光轰然落向阴司城隍庙。

    ‘砰!’一声落在城隍庙前,包正开法眼观看,只见笼罩在城隍庙的香火金光所剩已不足三尺,原本站在殿外守护的阴兵鬼卒此刻都缩进了大门内,正小心翼翼地向他张望。

    “本座开封府包正,城隍柳常在哪里?让他速速出来见我!”

    虽看出阴司有变,包正仍是怒气未消,法力催动之下,怒喝声远出百里,震得整座城隍庙都在微微晃动。

    “大......大人,我家城隍爷不在......要不......要不请大人换个时间再来罢?”

    一名鬼卒大着胆子探出头来,畏畏缩缩地说道。

    “放肆!

    那柳城隍既有胆量救走陈世美生魂,如何却没胆子来见本座?”

    包正冷笑一声:“本座只给你们半柱香时间,速去通报!

    若那柳常没有一个合理的交代,休怪本座不讲昔日情面,今天就拆了他的这城隍庙!”

    今天还有更新。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