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来大军凯旋,必是君王亲迎。

    汴京城外十里亭,赵恒一身团龙常服,文武百官皆至,礼炮长鸣。

    十万禁军如云似海,一个个昂首挺胸,尽展威武军容。

    今天是童成功的好日子,这个大太监端坐马上,头颅高高扬起,让自己的髯须随风飘扬,仿佛是要展示给官员们看,咱家虽是个太监,却不是一般二般的太监呢,自今日起,咱家就要与那位名扬夏洲的‘四宝太监’一般,也成为阉人中的传奇!

    包正笑眯眯地望着站在十里亭外的赵官家,今次扫荡复妖社、剿灭青城峨眉,天下仙宗佛门震恐,一场血雨腥风后,得益最多的就是三个人。

    一个自然是赵官家,不仅有几十万万两白银入账,更因为剿灭蜀山一脉得到无数神兵法器、仙草灵丹,粗粗算来,足够武装几十万精锐禁军,大艮禁军扩招一事想必再无人会反对阻止。

    一个是童成功,这个不肯安分守己做太监的家伙显然是某根未净,明明是权倾一时的内侍司大总管,却偏偏爱好的是领兵打仗......

    路上可就听他说了,如今一战功成,正是要趁热打铁,日后大艮征伐魔国妖庭的时候,他还是要力争为帅的!

    对童成功的慷慨壮志包正没有过多评点,不过这位大太监不搞权谋争斗陷害忠良的那一套,反倒每天想着为国家开疆拓土,倒也颇令人钦佩,如此心性朋友还是做得的。

    最后的得益者就是他包文直了,从峨眉青城得到的那些天材地宝哪有不过手的道理?就算包正拒绝,童成功也不干啊?

    本来身为开封府同知,这种事有违法律精神,可既然童成功是以归入大艮兵器司的名义将这些天材地宝暂由包正掌管,似乎也没有拒绝的道理,毕竟谁都知道他与岑修竹亦师亦友,基本可以代表半个兵器司。

    彻底稳固仙景洞天、炼化紫青双剑冲击仙器,还有日后的寄托法器龙头铡......这些可都要耗费无量计的资源,若是没有蜀山一战,怕不是要搬空半个大艮兵器司?

    包正估计岑修竹会心疼到吐血,为了避免这位‘曾经’的恩师健康收损,也就只能勉为其难地接下了,童成功见他首肯,顿时大喜,知道从此之后,包正这个朝廷新贵当红炸子鸡可就是自家人了。

    “众位爱卿,为国争战辛苦啦......”

    赵恒勉励过三军将士后,亲自走到包正和童成功面前,亲切地拉着两人的手道:“朕有两位爱卿,则天下安矣......”

    臣令君安,则为柱国之才,这是皇帝能够给予臣下的最高评价了。

    赵恒说话间偷眼看了看包正,到现在他还在揣测两位‘先皇’究竟和这位包文直关系到了哪一步,先皇信物可是从没交给过臣下的啊......

    童成功闻言吓得一个哆嗦,连连道:“臣不敢,臣不敢。”

    自古以来被皇帝如此夸奖的臣子似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哪怕他从十几岁就开始侍奉官家,听了这话还是心中阵阵发凉。

    包正其实很想问问赵恒,若是你知道我会把隆庆公主变成一个寡妇,还会不会这么开心?

    赵恒笑眯眯地望着包正,浑然不知这位刚刚被自己夸奖的臣子正准备破坏女儿的家庭,转头对一名秉旨太监道:“来啊,颁旨!”

    历来出征将士就算有天大的功劳,也没有在十里亭就颁旨封赏的道理,可赵恒等不及了,如此破例而为,就是要给天下仙宗一个态度,这是大艮自‘烛光斧影’后第一次真正压服天下仙宗,在他看来等同中兴。

    这些仙宗佛门什么的老实了,他才有机会全力对付外敌,完太祖太宗未有之基业,成一代雄主,立下至强者的心境,日后突破一品,甚至如两位‘先皇’般突破武圣修为都未必不可能。

    圣旨下:包正先破复妖社阴谋,后平反叛仙宗,童成功率军征讨,皆有大功于国,自二人以下,三军将士皆有封赏!

    包正自即日起领开封府权知一职,爵升一等威武侯,海正刚擢升文渊阁二品大学士,赐金百两,帛百匹。

    童成功兼领枢密院同知,以内侍之身察大艮军机,因非全身,不得领爵,赐田庄一座,田千顷。

    三军将士各按功劳大小,或封或赏,无不沐浴天恩。

    颁旨太监看了看远处军中几个奇形怪状的修士又道:“朕闻蜀山一战,有旁门修士为国征战、力讨峨眉,其中或有先前为恶者,当论功过,开封府负责斩妖除魔、监察天下修士,此事便交包卿决断。”

    包正微微一愣,转头看了看站在军中的神驼乙休、怪叫花凌浑、绿袍老祖、红发老祖和鸠盘婆等十几名左道旁门的修士,顿时知道这是赵恒有意放权给自己。

    之前海正刚在时,如遇这类魔道巨擘投效朝廷,照例开封府是要上报的,而后由刑部、大理寺和开封府三司共议,最后结果还要上报官家允准。

    如今自己刚刚走马上任,就当着百官之面将处置大权交给自己,这是要让百官都知道官家是如何恩宠,看似重用,其实又何尝不是将自己置于百官的注目之下?

    果然,聪明不过帝王啊。

    不过包正也是无所谓赵恒的帝王权术,若不是法家大道终究要以朝廷为根基,以他如今的修为哪还有闲心陪着赵恒过家家?

    左右是个不需顾忌各种利害的‘万年老怪’既然赵恒要放权,正可借机位开封府立威,日后到了斩杀那陈世美的时候,倒要看看哪个还敢来说情?

    “既如此,臣领命。”

    包正看了众旁门修士一眼,声若滚雷,传遍百官三军。

    “红发老祖、鸠盘婆等一十七名修士,虽身在旁门,却知钦慕正道,虽有前书恶行,不为十赦,功过相抵,从此朝廷不再追究前非。”

    包正笑道:“如今开封府正值用人之际,可聘各位为开封府仙师供奉,虽无官职、实享仙禄,助我大艮斩妖除魔、安定天下,正可借此建立功德,渡日后四九重劫。

    若有意者,今日便为我开封府仙师,再不为旁门魔道也。

    不过本官有一言警告,各位当细细思量,需知一旦加入我开封府,日后少有恶行,也当十倍担责!”

    红发老族和鸠盘婆闻言顿时大喜。

    他们两个虽为一品境界,可就因为出身旁门,不是正宗,苦苦修持了三百多年,才只是个一品中境,而且因为缺乏各种资源,日后遭遇四九重劫时毫无一丝把握。

    如果能够投效朝廷,享受仙禄供奉,哪里还用如此苦楚?

    其他的旁门修士,也是心中暗喜,纷纷表示要效命朝廷,为开封府仙师供奉。

    大方真人乙休犹豫片刻,却说那日助朝廷大军征剿峨眉乃为大义,闲云野鹤惯了,最是受不得管束,多谢包大人美意了。

    包正闻言只是笑了笑,也不勉强。

    乙休从来都是峨眉挚友,之前还可说是为人族大义出手,如果再做了开封府仙师供奉,那真是脸都不要了;而且此人神通变化,玄妙无方,对敌时从不凭借外物,自然也不会太过在意朝廷提供的各种修炼资源。

    怪叫花凌浑自不必说,他创立西南雪山派,为一派教主,不可能供职于开封府,却代表雪山派向朝廷表示了忠心,愿领雪山一派协助朝廷镇守西南,若是那南疆妖军来袭,雪山派必全力抵御。

    见乙休凌浑架光而去,老朋友红发老祖和鸠盘婆也得了开封府仙师的职位,绿袍老祖忍不住道:“嘎嘎,包大人可莫要忘记了俺绿袍呢,那日击破蜀山,老祖我可是冲杀在第一个!”

    一张口就是腥臭气扑鼻,身旁的红发老祖和鸠盘婆纷纷掩鼻。

    “呵呵,本官可没忘了你。”

    包正呵呵一笑:“百蛮山阴风洞的绿袍老祖,乃为魔中之魔,所炼百毒金蚕蛊,更需以人肉人血为食,你炼了这千万只毒虫,怕是要食千万人吧?

    似你这般魔头,纵有小功,难抵大恶,本官念你总算为国略尽绵薄,就给你个痛快,魂飞魄散去吧。

    红发老祖、鸠盘婆,尔等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啊,包文直,你敢欺老祖!”

    不愧是一代魔道巨擘,绿袍老祖反应极快,就欲化光遁逃,心中同时后悔不迭。

    本来就知此行祸福难料,可他这种魔道,不光人族难容,就连北地魔国和妖族也是十分嫌恶,眼看四九重劫几十年间就要到来,他一个炼修虫道的穷哈哈哪里来的修炼资源?

    这才冒险来京,没想到包正竟然藏了要灭杀他的心思!

    可惜他反应虽快,却比不过红发老祖和鸠盘婆早已暗受包正密令,化血神刀与五淫神光同时出手,一下将绿袍老祖魔身粉碎,只余下一个狞恶头颅飞上空中,又不敢轻易遁出元神,只得大口一张,放出万千百毒金蚕蛊,化为百亩方圆的一片绿云,疾疾逃去。

    “妖魔,汴京之外,岂容你逃走?”

    一道身影拔空而起,身着皇家服色,头戴四方明珠璞头,怀抱瓦面金锏,正是号称大艮两位圣皇之下第一人的八贤王。

    一品巅峰至境,只差半步就能迈入武圣境界,却偏偏修得是‘止杀之道’,以圣贤之心入武道,从来只是镇压对手,不见血光。

    也就是俗称的‘杀人不见血’。

    八贤王举金锏向汴京一指,顿时一道璀璨皇气冲霄而起,化成千丈金龙,盘旋空中,龙躯微微一抖,无边皇气镇落下来,将绿云死死压住。

    童成功冷笑道:“不需包大人动手,来啊,万箭齐发!”

    顿时箭云自下方翻上,几万根利箭一到空中,纷纷沾染上了一丝皇气,到了绿云附近便即爆开,瞬间引爆了天地间的阳罡正气,一时空中爆炸声不绝,排云激荡,堪比上世蓝星的核爆一般。

    “啊——!”

    绿云顿时被炸得寸寸飘散,空中响起一声惨叫,可怜肆虐了蜀山一地数百年,号称不死的绿袍老祖就连最后一颗头颅也当场灰灰。

    忽见灰光一闪,一个仿佛核桃大小的珠子向空飞去,每遇皇气阻拦,都被打得连连翻滚,却始终不见破碎,红发老祖高叫了声:“各位大人小心,这是绿袍老祖的寄托法器玄牝珠,乃是他采集了无数女子天癸融入海底千年明珠炼成!

    此宝阴秽无比,专克阳刚堂皇之宝,就算是大艮皇气也难镇压,万一被他逃了出去,将成大艮心腹之患!”

    “真是个魔头,居然炼有此宝!”

    闻言不光是八贤王等大艮修士,就连包正也是暗暗皱眉,像绿袍老祖这种穷哈哈魔道多半也只能炼出这里阴秽恶毒的法器,可是一旦炼就,确实是非常的麻烦。

    若要强行拦截,万一他鱼死网破自爆了这颗珠子,任凭你是当代真仙也要被污去几百上千年的道行法力,普通法器拦他不下,珍贵的法器又难免被污,甚至就连皇气都要退避三舍......

    这天下的大人物都是一样的心思,最怕的就是被‘污’了。

    “如此魔道,不需官家和各位大人动时,就由小女子代劳如何?”

    十里亭外,从赵恒、包正到文武百官都是面面相觑,没人想出手拦截这等腌臜的玩意儿,只能看着绿袍老族的元神藏在这玄牝珠中,满天滴溜溜的乱转。

    忽听空中一声娇笑,云中现出一名手持玉瓶的青衣女子,指着玄牝珠一笑:“魔头,算你运气不好,今有七海净水在此,你还想往哪里逃?”

    说着玉手一指,瓶中冒出一朵璀璨水花,瞬间化为满天清雨,霖霖而落......

    这真是一物降一物,玄牝珠被这雨水一淋,渐渐褪去灰气,变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明珠,隐隐可见珠中现出绿袍老祖惊惶的面容。

    皇气四下一卷,只听‘呱’一生惨叫,连珠子带元神,顿时化为灰灰。

    青衣女子收了清雨,空中微微躬身道:“大河敖霖,见过赵家哥哥,见过包大人......”

    她口中的赵家哥哥,正是今上赵官家!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