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包正三人,白素不卑不亢,仪态从容,敛裙为礼道:“今日老祖并未前来,白素来此,是为请包大人入生死坊间一叙,不知大人可有胆量?”

    “哦?”

    包正不觉失笑,之前只是觉得这条白蛇颇具侠士之风,自身就在青城修炼,却敢为百姓发声,不惜得罪青城大派,如今看来,却并非只是如此简单。

    不仅能看出自己就是当初那个圣手书生李寻欢,而且还攀交上了五云老祖,做了这巨妖的红颜知己,如今面对自己和两大真仙竟毫无惧色,显露出胸中丘壑。

    若是自己不入这生死坊,倒似是怕了这条小白蛇一般。

    “也好,本官就依你所言入坊一叙,倒要看看你这条小白蛇究竟是何意。”

    包正微微一笑,脚下法云催动,直向生死坊落去,也不等白素操控这生死牌坊,万年法力滚滚排荡,将坊外煞气阴雷排出身外数丈距离,任凭阴雷激爆,却如闲庭信步一般。

    “呵呵,包道友既会佳人,又无强寇,我等就先告辞了。如今峨眉青城都被你所毁,日后说不得要去居安小筑多多打扰了。”

    任寿和李静虚见状哈哈大笑,就要驾光飞去,包正笑道:“李道友,可莫要忘记了你我赌约!”

    这蜀山仙田一案查到后来,竟然牵连复妖社阴谋,峨眉青城统统被灭,虽然童成功和展昭等正在清点战果、准备上报朝廷,颜查散主持战后安抚百姓、休养生息的工作,还不算真正结束,《洗冤录》也未曾结算奖励,可是这个赌却是打完了。

    如今五行五鬼已经凑齐了三鬼,先天木鬼究竟在何方,李静虚可还没说呢。

    堂堂青城老祖可不许赖账的。

    “包道友,时机一到,自会告知,你急个什么?”

    极乐童子李静虚连忙应了句,从此驾剑光飞起,心说你着急什么,这要是被师兄知道我拿峨眉打赌,还不得当场翻脸啊?

    包正知他心事,当下也未再催问,缓缓落入了生死牌坊中。

    “原来包大人不仅化身神妙,如今更是真仙修为,白素方才不知是真仙当面,真真是失礼啦。”

    白素轻移莲步,走来参拜,粉颈微低,一抹雪腻勾人心火。

    包正看了看她,心中也是十分好奇:“你倒是好眼力,是如何看破我化身神通的?本官所遇高人不少,反倒是被你这只小妖看破,倒是稀奇的很。”

    “包大人,这生死牌坊外看煞气阴雷环绕,内里却是别有洞天,前行不久就是‘温心殿’,不如请入殿中叙话?”

    白素咯咯一笑,前行领路,也不飞行,腰肢款摆,风情无限,真真能气死上世蓝星的什么世界名模、时尚教主。比起她来,小青就算在藕花楼再历练个百八十年还是太过青涩了。

    包正微微一笑,这条小蛇倒是不简单,还知道掌握主动,倒要看看她想做什么,因此也不发问,跟着她一路前行。

    在这生死牌坊中抬头看去,天空尽是红黑二色组成,常有红火于‘空中’爆裂,璀璨开放盛如烟火,更似地狱之花。

    脚下似有氤氲玄雾,一步一景,而且景随心变,人在其中行走,不知不觉就做了一场场的美梦,包正暗暗用法力护住心神,余出一缕心思任其影响,竟是在其中渡过了从儿童到少年、从青年到中年乃至老年的一生。

    脚下不停,便有轮回生死不绝,一世世或为平民、或为官宦、或为富商大豪、或为船头歌女,来得真实无比,留下欢笑血泪。

    “好一个生死牌坊,如此演变轮回生死,隐隐还要胜过了那阴司之中。”

    包正自然不会受其影响,只是冷眼旁观,心中却在暗暗喝彩,好一个五云老祖、好一个盖世人%妖!看来他幼年死后复生的经历反倒成了丰厚的宝藏,否则哪会有如此领悟,更别说炼就这座生死牌坊了。

    “包大人见了这生死牌坊,想必该知老祖也是个‘可怜人’了......”

    白素幽幽一叹:“包大人,温心殿到了。老祖常在这殿中静思,每每都有所得。

    这次也是心中偶拾佳意,才坐了死关,虽知‘仙景桃源’被大人所破,却无法分身前来,本来是严令我不许擅动的,只是白素心中实在好奇,想要见见青妹口中的‘包大人’是何等才子俊秀、青天威武,这才忍不住前来。

    不想一见方知,大人竟就是当初那个圣手书生李先生......”

    说着玉唇微抿,露出几分笑意,纤手一引道:“大人请坐。”

    刚才走过一座黑玉模样的廊桥,走进了座精致殿堂,殿内十分空阔,中心位置有一桌两椅,显然是法器奥妙,根据来人数自行显化。

    奇的是这殿中明明十分空荡,却不会给人孤冷的感觉,一入殿中就感觉心中暖洋洋的,似乎生机无限,就连包正这足足累积了两万年法力的‘法体’都感觉到少阳生发,生机勃勃。

    “这生死牌坊,可不简单啊?这里的少阳生发之力,不似后天之物。”

    先天少阳,传说在太乙时代时处处皆是,所以彼时仙魔如雨、妖族强横,就连普通人族中都会出现能抗衡大妖巨魔的英雄。

    太乙时代过后,天地间只有后天少阳,再无先天,只在人身肾海深处,才能保留下一丝,却无法调用,只会在某些时刻被动出现。

    例如普通人受到伤害,先天少阳就会自体内发动,恢复伤口、补足元气,所以人才有强大的自愈能力,等到肾水中先天少阳耗尽,人便油尽灯枯。

    就算是各宗修士拼命修炼,也只能从天地间吸纳后天少阳入体,真仙几乎可以天人合一,因此可以寿过千年,可欲想永生却是不能。

    白素笑而不答,只是道:“大人请坐。”

    “也好。”

    包正落座后面前桌上立即现出香茶糕点,茶香悠长厚重,法眼一看就知不是害人的伎俩,倒有几分神似上世蓝星珍贵的‘母树大红袍’。

    不觉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五云老祖还会精致生活?

    白素捧起一杯茶敬过了包正后方道:“这座生死牌坊,是老祖用当年的襁褓所炼,当时他落入襁褓就告死去,吐出的一口先天少阳之气却是被这个襁褓收去了......

    不过据老祖说,这温心殿中的少阳之力已经不是纯粹先天,只是近似而已,可以助人温养心性,却是无助修炼。”

    “原来如此。”

    包正暗暗点头,这个七洲世界比上世蓝星可是神秘多了,五云老祖降生在万年前的妖庭时期,彼时人类还是部落生活状态,想不到他的母亲已经懂得准备襁褓了。

    这本来是五云老族心魔所系,是他最大的弱点,却没想到竟被他炼成了一件仙器级别的生死坊,如此反客为主、攻伐自心,隐隐还在任寿和李静虚之上!

    白素笑了笑又道:“老祖受天地规则束缚,寻找了近万年皆无所得,不想在半年前却被我寻到,此物于我本无大用,老祖见了却是万分感谢,口口声声称我是他的恩人。”

    “如此说来,你倒真是有大恩于他,五云老祖竟然没有直接将这个襁褓夺去,却知感恩图报?”

    包正微讶:“倒不似当初那个利用佘元坑害地鼠叔青的恶妖了。”

    “包大人有所不知,当初利用地鼠叔青毁天下妖族士子之名,却非是老祖授意,老祖时常闭关,复妖社中诸事多交予金蝉老妖,陷害叔青正是他所为。”

    白素笑道:“这半年来我在复妖社中,也曾受老祖指点教导,对复妖社多有了解,可以为证。”

    “呵呵,白素啊白素,你果然是妖,终究不是人!”

    包正冷笑道:“莫非勾结峨眉青城、炼制仙景桃源、种植‘变种之粮’、密谋绝我人族,五云老祖也是一概不知?

    你曾为善妖,为青城百姓不惜得罪千年大派,本官深喜之,如今既成了五云老祖的‘红颜知己’,就该导其向善!

    如今却百般维护于他,莫非是早已与他同流合污?”

    目光紧紧盯视着白素,若她稍有慌乱,露出一丝恶妖面目,就算她真的是那个白娘子,包正也会以雷霆手段抹杀!

    这生死坊看来是一件仙器级的法器,若是从外面攻击,就算真仙也一时难以拿下白素,可此刻他也在其中,要斩白素并不困难。

    白素顿时心中一寒,知道包正已经起了杀意,却仍是毫不畏惧地望着包正的眼睛道:“包大人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什么能够看破你的化身吗?”

    包正一愣,杀意稍减:“为什么?”

    “因为我会观察、够细心,是心细如发的那种......”

    白素妙目微眨:“包大人神通奥妙,小蛇哪里有本事看破?

    不过包大人怕是连自己都不知道呢,你有一个特别明显的动作,无论是您的本尊还是当初那个化身圣手书生,都爱抿唇轻笑。

    而且您是右嘴角不动,左面嘴角微微上牵出一定的弧度,次次都不差分毫,这个笑容,很美......”

    包正:“......emmmp”

    你这是什么变·态的观察力啊,我居然自己都不清楚?这个笑容很美吗?想必定是如此!

    果然,人一帅了,就容易露出破绽,以后可要多加小心。

    白素抿唇笑道:“所以说啊,以后包大人再用化身骗人的时候,可不要动不动就笑了呢。

    话说,莫非是包大人看白素生得还算美丽,所以每次见到我都要笑一笑啊?”

    “嗯......”

    包正嘴角牵动了下,感觉脸有些变得僵硬。

    怪不得人都说蛇狐两类一旦化妖,为世间最媚,当真是有道理啊!

    这条白蛇能端庄、能俏皮、也能妖媚,当真是天生媚骨......别说是许仙了,就是自己这个身拥两万年法力的老怪物都有些禁受不住。

    “正因为白素心细如发,半年观察下来,才知道老祖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白素面色一整:“包大人,若将您和老祖对换一下位置,不知您当如何自处?

    如今您是人类修士,三品皇堂,天下都知‘包青天’之名,自然可以口称正义,得官家青眼、万民爱戴,天赋超卓,得成真仙!

    可是老祖呢?”

    包正哼了声:“他又怎样?不也是得了妖仙正果?”

    “是啊,五万四千年道行,老祖手段通天,天下皆可去得,可是他还是非常痛苦,包大人可知道是为什么吗?”

    白素摇头道:“人族修士说他是死孩子成精,虽然畏惧,却还是要心存鄙视,更不会认他是同类!

    妖族说他是以人身成道,寻常妖族虽然敬畏老祖实力,可您却不知道,老祖曾去南疆拜见妖皇,却被拒而不见,妖族七大圣号称族中英雄,最是礼贤下士,却耻笑他是异类魔物!

    他做不得人,更做不得妖!

    老祖曾对我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样是父精母血,别人或者为人、或者为妖,总有个归属,为什么他却只能做一名被人、妖两族都看不起的‘人~妖’!

    难道就因为他命运悲苦,就活该被耻笑吗?

    像这样不人不妖的活着,就算有了几万年的法力,又有什么意义?

    就算有万妖追随,可这些追随他的妖族也不过是畏惧他的实力,背后却都在耻笑他的出身,这是何等的痛苦?

    老祖可以杀了这些耻笑他的人和妖,可是又能杀多少?他再能杀,却是杀不死自己的心魔?

    记得那个晚上,老祖像个孩子一样在我面前,泪眼朦胧,他不停地问我:素素,我究竟是人,还是妖?

    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包大人,如果您换做老祖,是否也是一般的痛苦?”

    包正沉默了。

    无论是人还是妖,甚至是魔,都能得到同类的认同,如此,成就才有意义。

    如果一个人无论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却始终被排为异类,除非他是无脑的骷髅僵尸,否则就一定会痛苦。

    这或者就是五云老祖的痛苦吧?

    堂堂几万年道行的妖族巨擘,在南疆妖庭却没有一席之地,这本就是不可思议之事,包正本来一直奇怪为何如此,今日听了白素的讲述才知原因。

    “白素,果如你所言,五云老祖却也是个‘可怜人’,不过本官却想知道,他成立复妖社、谋算人类,既不是为那些不肯承认他的南疆妖庭,却又是为何?”

    包正冷笑道:“他要推翻大艮,在夏洲重立妖庭,这总归不为假吧?”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