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词如烟笼人如月,说得就是酒后微醺,粉面微红、娇声微甜、兰裙微香的李清冥。

    此刻这位刚刚过了三十岁生日的美人儿正值颜值巅峰,稍稍展露手段,不仅能迷人,亦能迷妖。

    “美美美!好词好词,‘李先生’做得这般好词,无怪农夫们听了个个都能增加产量啊!你简直就是仙景桃源的第一功臣!”

    整整十名妖帅穿着文士服,附庸风雅地摇头晃脑,倒有一多半是酒意上头,时不时显露本像,石生和包正笑眯眯地坐在一旁,双手按唱词节拍打着节奏,硬生生将这场酒会推上了高潮。

    金蝉老妖是其中最为兴奋的,听着李清冥婉约的歌声,忍不住就想唱和,结果一开嗓就发出‘知了,知了’的怪声,手下妖帅们一个个脸憋的通红也不敢笑,纷纷卖力叫好,他就变得越发兴奋了起来。

    这只老妖的感觉很不错,他自从被包正化身圣手书生李寻欢斩去蝉蜕,一身道行消去三成,本已心灰意冷,自知妖仙无望,主动要求坐镇仙景桃源,也不过是期望日后老祖大计得成,坐拥一份功劳而已。

    却没想到仙景桃源中人才辈出,先是出了石生这个亩产百万斤的‘总粮使’,又出了李清冥这个会做妙词的婉约女子,令他坐享大功不说,每日还有佳诗妙词可享,这日子真仙见了也得羡慕吧?

    虽说失去蝉蜕导致妖仙大道无望实在可惜,如今能做个妖族中的‘雅士’也很不错呢,所以今日‘李先生’有请,便立即召集仙景桃源中的十大妖帅前来,也让那些人族看看,咱们妖族中也有‘文化人’!

    李清冥一袭青衫端坐水边,葱葱玉指弹动瑶琴边弹边唱,恍如回到了藕花楼时。

    那时节每逢她展露才艺,哪一次不是令在场的文人雅士浑身发抖?据说有次玉山学派的半圣朱虹听了,堂堂半圣竟也乱了文心,当晚就跑去扒儿媳妇的粉墙了,据说这位朱半圣的儿媳妇号称‘琴姬’,乃是他的风流儿子从青楼娶回的清馆人......

    “叮————!”

    词终曲尽,一声琴鸣悠远婉转,李清冥妙目一扫,轻轻在金蝉老妖的脸上停了半刻,微笑道:“好琴,不想金蝉社长倒也是个雅客呢,多谢您的琴了。”

    “哎呀呀,‘李先生’何须客套,本座素来最爱吟唱,最知音律之美,这架瑶琴可是我花费了好多心血才请人族的制琴高手做成的呢。”

    被李清冥妙目一扫,十大妖帅和金蝉老妖激动的直哆嗦,金蝉老妖轻轻挥袖,姿态仿佛人间名士:“先生若是喜欢,这琴就送于您啦,还请千万不要推辞。”

    李清冥却是‘噗嗤’一笑,看了看金蝉老妖和十大妖帅,转头问包正道:“包大人,这些妖怪在此听了几日啦?”

    十大妖帅和金蝉老妖不觉一愣,心说什么包大人?莫名其妙的。

    还有啊,咱们可都是非常尊敬李先生你的,怎么开口叫上咱们妖怪啦,让妖伤心。

    “好教居士得知,他们在这里听居士弹琴唱词,一个个就像是发了花痴一般的忘记了时光流逝,整整有三天三夜了。”

    包正微笑着看了金蝉老妖和十大妖帅一眼,伸出大拇指道:“居士好手段,好诗词,诗词被人族文士喜欢不稀奇,能让这些狗屁不通粗鄙无文的妖怪听了也喜欢,甚至明明听不懂还要假装喜欢,这才叫高明。”

    “胡说。”

    李清冥白了他一眼,有些嗔怒地道:“素安做诗做词,一向力求雅俗共赏方见高明,你说他们只是假装喜欢,那是在说我的诗词做得还不够好了?”

    “哎呀,我哪有此意,居士错怪我了。”

    包正将手连摆:“刚才失言,居士不必放在心上。”

    “什么居士、包大人,你们究竟是谁?”

    方才还沉浸在妙词佳曲、美人兰香中的金蝉老妖脸色一变,霍然站起身来。

    “副社长有所不知,刚才仙师包大人在夸李居士高明呢,副社长和各位大帅在这里听了三天词曲,外面可就过了一个月时间呢......

    从大艮朝查办复妖社各地的转粮使,到出动大军扫平勾结复妖社的峨眉青城以及十几个追随峨眉青城的中小仙宗门派,刚好也就是过去了一个月。”

    石生笑着攀着猿妖帅的肩膀:“袁大哥你猜,仙师包大人本可翻掌灭了这仙景桃源,却为何迟迟没有动手,反倒要烦劳李居士为你们唱词弹曲,拖延时间呢?”

    “你是开封府包正!”

    金蟾老妖脸色大变,一指李清冥又道:“莫非你是?”

    李清冥咯咯一笑:“副社长大人刚才还说自己精通诗词呢,怎就不认得李素安?就算不知道我的名字,难道也没听过这首词吗?”

    “你们!”

    金蝉老妖脸色狂变,他一个就会‘知了知了’叫的家伙,能知道什么诗词?就连猜出李清冥的身份还是因为想到了包正......

    “动手,拿下这三个人族内奸!”

    金蝉老妖瞬间飞起,散发千亩妖氛,同时十名妖帅也纷纷闪开距离,手中现出妖兵。

    开封府包正的名头虽响,当世除了几位真仙级的高手外却没人知道这位包大人拥有真仙实力,乃是当代人曹化身,金蝉老妖怎么说也是一品大妖王,加上十名妖帅,还是有信心一战的。

    “蠢材!”

    包正摇了摇头,甚至都懒得起身:“金蝉啊金蝉,看来你是真的不认识本座了?也难怪,当初那一刀只斩了你分身蝉蜕,估计是受创太浅,记忆不够深刻。”

    “你说什么?”

    金蝉老妖身子一颤,差点没从空中跌落下来,当初受创太浅?这不是扯淡吗,那日一战可是他永远的痛啊。

    “你竟是那李......”

    “蠢材,你可知本座拖延尔等三日是为了什么?嘿嘿,自然是看中了尔等这方仙景桃源,实不忍就此毁去,这才令石生暗助,借三日夜时间将其炼化。”

    包正笑着伸了个懒腰:“金蝉老妖,你如今就在本座的洞天法器中,莫非还想挣扎......”

    今天还有一章更新:)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