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正站立在踏空战云之上,按住跃跃欲试的开封府诸人,含笑道:“今次扫灭青城,我为监军,却非元帅。

    这是童公公他们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我等且做壁上观,贸然出手,反为不美。”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虽然包正不怕遭人妒忌,却也没必要次次都要抢先出手、断人前途,这叫不厚道。

    童成功一介阉人却有统领五军横扫天下的大志,张横渠半辈子养气修身于国子监,却修得是‘尊奉王道,只尊天地一日’的儒道,犹如大震初年身高丈二、性如烈火、动辄诛杀异类的孔圣人,他这次遣子而来,也是要借此机会忠君报国,完自身圣道的。

    开封府再牛掰,没理由把所有的功劳全都占去了罢?更何况包正也想借这个机会一睹朝廷禁军和各大仙师的手段。

    站在空中下望,只见满天都是覆满了大艮禁军的踏空战云,耳边嗡鸣之声不绝,一片片箭矢连接成千亩黑云,狠狠冲刷在青城护山大阵上。

    比起有真仙老祖处处维护的峨眉,青城就是一帮‘苦孩子’出身,此刻骤遇大军围困,青城掌教矮叟朱梅、长老追云叟白谷逸、伏魔真人姜庶,带领着十几个三代弟子苦苦维系护山大阵。

    甚至就连青城派的护山大阵也远远比不得峨眉两仪微尘阵的玄妙,不过是后天五行生化阵法,勾动金鞭崖下二十三条灵脉,勉强演化出部分先天之变,五色阵光被几十上百万根箭矢冲撞,发出连番爆响,彩光四溅。

    “葵花玄法,处处飞英!”

    童成功银盔银甲,站立在最前方的一张踏空战云上,身后是整整一千名禁军精骑,三轮箭雨过后,见青城护山大阵的某处隐隐变得削薄,五行精气竟一时补充不及,已可看到阵法宝光后青城弟子惊恐的面容,顿时尖笑一声,催马冲杀了下去,手中一柄七煞斩魂刀微微晃动,前方云路顿时气温陡降,将方圆数十丈的阵法宝光一下冻结。

    童成功放声尖笑:“青城贼子,今有天兵到此,还不俯首,更待何时!”

    手中斩魂刀劈出黑色气浪,狠狠砍在被冻结的大阵薄弱处,响起一阵琉璃破碎的声音,竟是将青城护山大阵硬生生斩出蛛网般的裂痕。

    “破甲阵!”

    先锋大将高处恭一眼看到,迅速晃动手中将旗,二十张踏空战云顿时联为一条通天大道,犹如天河倒悬,一头还在千丈高空,一头已经搭在了青城护山大阵上。

    “稀律律!”

    空中万马齐鸣,整整两万名禁军精骑,个个都是最少九品、甚至是踏入下品武者境界的先天大高手,人身马体披挂有数层铁甲,上绘墨家禁制阵纹,能御凡间水火,可抗刀兵!以百人为一排,千人为一方阵,先后列出二十个方阵,狠狠撞向金鞭崖!

    青城护山大阵一阵光华流转,似乎是要聚集五行精气,弥补被童成功一刀斩裂的位置,却听空中弓弦声宛如雷震,一团团足有百亩方圆的黑云箭雨覆盖射来,一时被射得处处彩光涟漪涌动,哪里还有余力弥补弱点?

    “这就是大艮禁军的威势吗?”

    包正看得暗暗点头,甚至是有些心惊,青城山再怎么不济,好歹也是真仙传承,护山大阵颇为玄奥,若是修士贸然闯入,自有万千变化,能活活将闯入者困死!

    可是朝廷天兵一来,哪里还管你有多少玄奥变化,直接以蛮力破之,足足几十上百万根由修炼有成武者射出的箭矢该有多大威力?

    宛然传说中的四九重劫!这就叫一力破百巧!

    怪不得就算是一品修士,也不敢违抗朝廷,面对数万大军,压都压死你了!而且数万大军的血气精魄冲天而起,能够搅乱方圆百里千里内的天地之力,一品修士也丝毫借用不得,没了天地之力借用,一品修士等同直接被打落境界,在战场上还不如一名二品武者!

    恐怕也只有到了真仙、罗汉等超凡境界,面对数万大军才有一战之力。

    “杀!杀!杀!”

    “轰隆轰隆!”

    此时一波波的禁军铁骑已狠狠撞在青城护山大阵上,每名骑兵都手持精铁长枪,持怀中冲刺,人借马力,马踹战云,人马合一,矫健如龙!

    不过两三个骑兵方阵撞下来,青城护山大阵便是发出一声哀鸣,轰然坍塌出一个直径足有三十丈的破洞。

    童成功与大将高处恭一马当先,率领最前方的三千铁骑直落金鞭崖。

    青城护山大阵竟然只维持了不到一个时辰,便被大军冲破!

    “青城弟子,与我抵挡敌军,不需留手,杀!我青城已到了生死存亡之时!”

    青城如此艰难,却不见峨眉来援、昔日相交深厚的‘友人’们也不见出现,伏魔真人姜庶和追云叟白谷逸自知已到绝境,纷纷厉喝一声,扬掌放出数十丈雷火金光,本命飞剑四处横扫,率领号称青城十九侠的三代杰出弟子来堵大阵缺口。

    毕竟仙修门派,说到法宝飞剑手段繁多,不是禁军可比,双方只一个照面,禁军精骑便折损了数百人,或是被雷火金光打成焦炭,或是被飞剑斩破铁甲,当空搅成血泥,可是虽然战死,却化为一道道冲天血煞,死死纠缠住青城的飞剑法器,令其要多花数倍法力才能驭使运转。

    青城十九侠多是些仙根仙骨,英俊丽姿的少男少女,虽然虽然浅薄,却多的是飞剑法器,一时放起几十团宝光,硬是追随在两位长老身后,将大艮军死死抵住。

    “不过垂死挣扎而已。”

    包正扫了一眼,以他如今的眼界,青城的飞剑法器早已无法入眼,就算号称玄门正宗,大军之下,不过多挣扎一会儿罢了。

    果然等到童成功和高处恭联手挡下白谷逸,陪伴两人杀上金鞭崖的济颠和尚也是一拍头顶,现出三光,将伏魔真人姜庶死死困住后,后续大军就如潮水般涌入大阵缺口,眼看青城覆灭就在瞬间。

    忽听有人悲愤万分地叫了一声:“祖师既然见死不救,休怪朱梅要毁去金鞭崖,与来敌同归于尽了!”

    就见一道清气托着恍如朱梅面容的大成元神飞起,头顶庆云仙光,荡漾方圆十里,那元神猛然睁开双目,叫了一声,‘玄法无量,翻山倒岭!’

    就见金鞭崖猛然震动,如同大陆跳丸,翻转腾挪,同时有足足二十三道玉色精气冲霄而起,迅速融入护山大阵中。

    护山大阵就如困鱼得水,又似病虎插翅,宝光一阵大盛,流波溢彩,生生不息,迅速将那被童成功率众破开的位置弥补完全。

    此时跟随童成功、济颠和尚、高处恭杀上金鞭崖的三千多精骑,竟被直接切断了与身后大军的联系,身陷青城大阵之中。

    包正一皱眉:“不好!之前我军是以力破阵,自然不会受阵法生化变化的影响,如今三千精骑陷入阵中,若被朱梅全面运转大阵,怕是要活活被困死其中,诸将官,传本官命令,大军全力袭破敌阵,不得有误!”

    本来也可以万年法力袭破青城大阵,包正却隐隐担心自己在全力施展下有外地突袭,别人倒还罢了,那五云老祖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必须要小心提防。

    “包大人,若是大军正面强攻,折损必大,不如就由在下出手,尝试破阵。”

    包正话音刚落,只见一片祥蔼浩然之气从旁边的战云上飞来,却是一名面如冠玉的青年,平步青云而来。

    正是国子监正,半圣张横渠的亲生儿子,大儒张秋!

    “哦?既是张大儒,倒可一试。”

    包正微微点头,他也很是好奇,还没见过儒门在两军阵前的手段呢。

    “张大儒小心则个,万一不成,退亦无妨。”

    张秋微微一笑:“大人放心,秋与父亲父子连心,父为子纲,父父子子,可借父亲半圣法相一用!

    说着用手一指下方金鞭崖:“咄!青城贼子,岂不闻‘有道伐无道,得道多助、失道寡住呼?”

    张秋脚踏一朵儒门神通幻化的青云,飞身落向金鞭崖方向,同时手一拍颅顶,果然父父子子、父为子纲,现出了一尊高达十丈,面容威严的大儒形象,却被寻常大儒更多了一份深沉威严,隐有圣人风范。

    正是张横渠的半圣法相,以儒门神通,就算相隔万里,也能被亲生儿子借用!

    张秋不及出手,先就要指责青城一番,占据道德至高点,如此即为儒门的念头通达。

    儒门修士,从来讲究师出有名。

    本来破人修炼之所、断人向道之路,这是比强盗还要卑劣的行为,可既然青城派反叛朝廷、勾结复妖社,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张横渠父子现在就是师出有名,堂堂正正!

    半圣法相,本来就是儒门大儒才能显现的大威能,张横渠乃是身为大儒之日创出《三字经》,得夏洲儒门先圣、大儒的残留意念支持,有大功德在身,才能以‘外学’的出身,与孟家、朱家鼎足而立,成为当代儒门半圣!

    再以‘父纲’为基础引动神通,此时张横渠的半圣法相虽是借来,却也等同是半尊文圣的实力。

    法相一现,张秋体内文庙震动,顿时满空都是郎朗的读书声。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这是......儒门的半圣法相啊!”

    金鞭崖上的青城长老、弟子们,顿时一阵心惊,虽然隔着护山阵法和层层宝光,还是能够隐隐看到张横渠的这尊半圣法相,简直不亚于传说中佛门大能施展的罗汉金身!

    放在蜀山,也只有号称半步罗汉的白眉神僧,才能勉强施展这种程度的法相。

    张横渠半圣法相一现,顿时天上地下,书香阵阵,沁人心脾,甚至穿过了青城护山大阵,让很多青城弟子变得心中无比平静,忽然想到要去读书。

    这些青城弟子大半都是年少时就被渡上山来,个个号称根脚深厚,都是靠师傅口传心授,哪里还有时间来读书、学习?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文化,才会被所谓‘玄门正宗’的说法洗脑,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外出行道时遇到什么天材地宝、法宝飞剑,统统跟认为跟老子有缘,都是我的!

    就是没有经历过全面的素质教育!

    现在这些人,见到张横渠巍巍如山的半圣法相,顿时产生出了读书向学的心思,青城派的根基,竟然隐隐开始动摇。

    张秋顶着父亲的法相,看了眼青城派的护山大阵,口中悠悠念道:“有道伐无道,无德让有德!”

    说完,一掌推出。

    与此同时,身后的半圣法相也推出一掌,直接将金鞭崖和五行护山大阵、无数层明霞金光笼罩在内。

    法相巨掌之中,书香阵阵,浩然正气盈满冲撞,自成浩然神雷!

    无数浩然神雷撞击在一起,发出无量青光,那青光中裹着一个巨大的‘伐’字,压向青城派号称可御天劫的五行颠倒生灭乾坤大阵。

    轰!

    一掌之威,五行护山大阵便是连连震动,五行正反生灭之道,竟然开始变得有些混乱。

    什么五行相生相克,这都是道门的说法,儒门才不费这个脑子,直接有道伐无道,以大义镇压,一力破万法!

    半圣法相再出一掌!

    无量计的水样清光、浩然神雷,直接阻断了五行相生法则,以压倒性的力量横压金鞭崖。

    朱梅不惜以二十三道灵脉支撑的护山大阵,此刻已经是摇摇欲坠。

    “这......”

    矮叟朱梅脸色大变,他掌护山大阵,感应最为强烈,半圣法相两掌震落,明明有阵法守护,他还是感到一阵心神慌乱,难受的想要吐出血来。

    而且就是这两掌,足足让金鞭崖耗费了两条灵脉。

    这要是被再来上十几掌,岂不是要耗尽灵脉,把一个洞天福地的金鞭崖变成穷山恶水、不毛之地?

    “要不要撤去护山大阵?

    可要是没有了阵法保护,被这妖人杀落金鞭崖,我等或许还能自保,弟子们不是要遭他毒手吗?”

    堂堂的青城派掌教真人,居然进退两难。

    “破!”

    张秋淡淡说了一字,半圣法相推出第三掌。

    原本五行生化就被阻碍的护山大阵中,飞入一个‘直’字!

    以直报怨!

    轰隆隆!!!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