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庆公主疯了,据说小公主带着一脸的鼻涕和眼泪踉跄冲进御书房,不久后御书房内就传出嗷嗷嗷的哭声,真是如杜鹃啼血、老猿孤鸣,哭的太惨了。

    就没见过这样当爹的啊!

    本公主还是不是你亲生的?你的亲生女儿新婚大喜之日竟把驸马府弄成了修罗场,汴京街坊司足足来了十几辆水车,费了好半天时间冲洗下来,还是有浓浓的血腥味!

    我不管,呜呜呜......

    也难怪,驸马爷都厥过去了,过了整整八个时辰才醒过来,睁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直叫可怕,看着隆庆公主就像是看到了一只万年妖魔,公主能不疯吗?找老爹拼命的心都有了。

    还得说今上有一套,隆庆公主闹腾了没多久,御书房中就传出她破涕为笑的声音,‘父皇您可要说话算话哦,日后若是真有那一日,还请父皇不要忘记了今日对世美的许诺。’

    赵恒望着自己上辈子的小情人,暗暗叹息,果然是女生外相,古人诚不欺我,这才刚过门儿就知道帮着夫君讨价还价了?也罢,此次能够一网打尽朝中蛀虫,陈世美也算牺牲颇大,日后他既为天家贵婿,有自己看护,莫非还能犯下造反灭族的大罪不成?

    今日就当是论功行赏,给他一道免死金牌又如何?当下慈爱的抚摸着隆庆的小脑袋,柔声道:“父皇几时欺骗过隆庆?

    放心吧,陈世美日后就是你的夫君、朕的女婿,只要他不犯谋逆,无论所犯何罪,朕当赦免他一回,而且不削官职、不降爵位。”

    隆庆公主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驸马府门前砍几个脑袋算什么?夫君能够因此得到一张免死金牌,就算再砍几百个脑袋也没什么关系,她现在就是个出了阁的小女人,夫君就是她的天!

    ......

    汴京的血雨腥风足足延续了小半个月,陈驸马喜宴上被斩杀的都是朝中大蠹,这只是开始,而后的小半个月中,内侍司、龙襄卫、开封府侦骑尽出,此案从朝中衮衮诸公开始,波及的大小官员足足有三百六十八人,菜市口每日都要上演两三轮砍人节目,看杀头的百姓连馒头都不买了,昨儿个抢的血馒头还没吃光呢!

    一时间哀嚎处处,腥风血雨,清洗汴京还只是开幕,这场风波渐渐开始波及大艮诸路;有了石生这个‘总转粮使’提供的名单,开封府各地分衙几乎是在同时间出手,将所涉的各地‘转粮使’迅速捉拿归案,缴获的‘变种粮’足足超过了三千万担!

    户部农市司的主薄眼睛都快掉下来了,他就没见过这么多的存粮啊!赵官家也在流口水,多次询问包正这些变种粮看来似乎也不错,不是说只会影响到三代以后吗?

    朕的军队个个龙精虎猛,偶尔吃些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这可是三千万担,日后怕是缴获更多......

    包正只回了一句,‘官家是要亲手放猛虎出柙吗?官家可曾听过,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故事?

    还有啊,官家如今赚的银子还不够多吗?光是那王钦一个,可就是白花花的七万万两白银......’

    官家当然喜欢银子,可他也喜欢粮食啊!

    赵官家还是很难割舍这些白花花的粮食,又找来几位农家权威,与岑修竹这个前任墨家巨子联手‘试验’了多次,最终在害死了一窝白玉堂的‘远亲’后,终于不得不放弃了这些诱人的粮食,下令将其焚毁后统统倒入了大河之中。

    大河龙君目瞪口呆,连呼好家伙!

    好你个赵恒啊,这笔账咱们早晚要清算。

    赵官家是如何心疼这些白花花的粮食,老龙是如何愤恨且按下不表。

    包正留镇汴京的元神与本尊真身此刻正在交流感应,互通有无。

    汴京已经开始动手了,天下各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却不过是最近十几天的时间,折算仙景桃源中的时间,不过一日而已,此时断绝仙景桃源与外界峨眉青城等宗派的联系最为紧要,如此才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那五云老祖自月前巡视过仙景桃源一次后,就将诸事交给副社长金蝉老妖主持,自行回去妖窟修炼。

    金蟾老妖自从被包正化身圣手书生李寻欢斩了蝉蜕,失去最强的保命手段,如今行事十分谨慎,让他主持仙景桃源,他就龟缩在其中不出,包正算计着等到动手之时,自己本尊应可在瞬间将其斩杀,让自己要费些心思的不过峨眉青城和那实力高深莫测的五云老妖。

    “我本尊和李清冥就在仙景桃源,只要五云老祖不出,翻手就可将仙景覆灭,日后还能炼成我一间洞天法宝,倒是不用忧虑。

    只是听石生所言,五云老祖‘得道’于一名太乙古妖,足足有五万四千年的修为,更于南疆几名妖圣互有勾连,再加上外界还有峨眉青城,就算长眉和极乐上次被我震慑不会出手,毕竟乃是千年大派,不可小视。

    光靠童成功和十万禁军还是没有足够的把握,看来我还是要亲自走一遭。”

    包正望着眼前出现的《洗冤录》,心中做出决定。

    这次除灭朝廷中的蠹虫、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却都是该杀之人,其后牵连的冤死百姓又何止是诸葛孔明带来的八百阴魂?

    《洗冤录》自然不会没有反应,而且这次还别开生面地让他做了一次选择题。

    奖励一:直接获得五千年法力,并抗御外域天魔的‘清心环’一对,为上品法器。

    奖励二:法家神通一门——‘紧急避险’!

    这次是选择题,两项奖励只能选中一项,真男人从来不做选择,因为我全要!可是包正很清楚《洗冤录》怕是上古法家神物,并非是口硬身软的甜妹子。

    因此还是需要他做出正确的选择。

    清心环?

    此法器的名字虽然有些陌生,看功用说明就知是件难得的御魔法器。

    如今包正已知,一品修士想要跨入超品境界,成为站在世间巅峰的真仙罗汉、妖圣真魔,首先就要渡过四九重劫。

    这四九重劫据说厉害无比,人、妖二族,儒、道、佛、法、墨、皆不能免,武家兵家不需渡此劫,那是因为就算武家和兵家的一品也活不到两百岁,就算天赋卓越,更以杀伐成圣道,最终也活不到四九重劫降临的那一天。

    曾听佛骨塔中两位武圣皇帝无比羡慕地说起过,这四九重劫分四重天劫,先是天风、天火、天雷降下,都还可以凭借自身修行和渡劫法器扛过,可是到了第四关则为可怕的‘天魔关’,会有域外天魔破碎虚空而来,专能乱人心性,令渡劫者防不胜防。

    抗衡天风天火天雷的渡劫法器虽然难炼,却并非不可能,可这能够对抗天魔的法器却是只听过,没见过,而这清心环正是可以抗衡天魔的无价之宝!

    而且如果选了第一项奖励,除了这‘清心环’外,还有足足五千年的法力奖励!包正如今靠《洗冤录》奖励、几名识法代言人每天磨砺刑刀不停积累,法力累积已经接近了一万五千年,如果再加上这五千年的法力奖励,那可就是拥有两万年法力的老怪物了。

    到时若再与长眉真人大战,就算不用神通法器,光凭法力,也能力压这位峨眉派的开山祖师。

    可是面对如此诱惑,包正还是犹豫起来。

    因为奖励二的法家神通实在是太诱人了。

    紧急避险,来源于现代法律制度: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发生的危险,不得已采取的紧急避险行为,造成损害的,不负刑事责任。

    到了这个世界,竟然演变为一门神通。

    《洗冤录》中说明的非常详细,当施法人,也即是包正遇到难以抵挡的大敌,法力不敌、神通术法无效,且遭遇正在发生的危险时,可以耗费千年法力为代价,发动该门神通,则扭转败局、躲避危险,同时反击对手,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而且施展该门神通只是消耗法力,并非不可恢复.

    听说,紧急避险不仅是用于自身,同时也可以用来保护他人,一旦用来帮助‘他人’紧急避险,根据耗费法力不同,可影响方圆十里、百里、千里的己方单位,到了一品巅峰甚至是真仙修为,甚至可以影响方圆万里!

    包正如今法力累积早就过了真仙门槛,可要说到神魂修为、形神合一的实力,其实并非货真价实的超凡修士,却也能够勉强动用最高级别的‘紧急避险’,影响方圆万里范围!

    这简直就是一门‘伟大’神通啊,不仅顾及自身,更是有益他人,而且若是用其加持大军,简直就是一个加强型的buff光环!

    包正仿佛看到了‘大德鲁伊’包青天包大人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羽扇一挥,十万大军齐齐‘紧急避险’,令敌军攻击力大减的激动场面。

    比起自己运用神通克敌制胜,岂非是更爽了十倍、百倍?

    “看来此次大军征伐峨眉青城,本座是要随军一行了,否则光靠童成功和十万禁军精锐,虽说扫平蜀山一脉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自身也难免伤亡惨重。

    大艮精锐可是维护夏洲人道的最强力量,若是因此折损太大,我之罪也。”

    包正再不犹豫,直接选择了奖励二,获得‘紧急避险’神通!

    “老蛟、金蝉、娥女,本座此次要亲征蜀山一脉、扫荡做乱妖族,你等务必要看守好门户,无事不得外出。

    此次汴京大军出动,京中仙师高手随行不少,虽说还有七十万禁军坐镇,更有八贤王、天波府老太君等一品高人在,却也不得不防。

    你等只需谨记,无论有何变故发生,只要不出居安小筑,真仙以下便无人能伤你等,纵然是真仙妖圣亲临,也需时间方能攻破居安小筑的防御,彼时本座自会回援!”

    无论有多大的成功把握,都要首先考虑到最坏的结局,这是包正上世做律师时养成的良好习惯。

    老蛟和两女闻言,也是面色一肃,齐齐恭身道:“谨遵仙师之命,期待仙师得胜归来!”

    包正放声大笑,脚下轻轻一点,已破空飞向五军校场,正是大艮每次出动禁军攻略四方的最大演军场!

    康诚十七年春,四月十八日,五军校场战旗飞扬,金鼓声声,十万大军整齐排列,如山如海!

    中心帅台上,站立着一身金盔金甲,面容阴沉的童成功,此刻正凭台瞭望十万虎狼,心中如怒海澎湃!

    人过一万,无边无岸。

    人过十万,扯地连天!

    此刻童成功手握大军,帐下整整百名中品武将,二品、三品的高品武将都有七八人,

    更有各种修士装扮,仙风道骨的仙师高人,包括前日才从真仙斗场感悟归来的扶阳真人,灵觉寺那个整天喝酒吃肉,害得全寺天怒人怨的济颠和尚,国子监监正半圣张横渠座下的大儒,其子张秋,还有当今的国舅爷,兵家四品庞豹,庞贵妇的亲弟弟,庞太师的小儿子......

    看了一眼庞豹,童成功微微皱了下眉。

    像庞豹这种跑来镀金的家伙在任何时代都是不怎么招人待见的,可就算他是童成功也是无可奈何,架不住庞贵妃在官家耳边娇滴滴的一阵恳求啊。

    正有些心烦,忽听空中有人高声道:“开封府包大人到......”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