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封府同知,仪同权知正印,大艮朝二等威武伯包正包文直担任今科春闱主司官的消息一经传出,立即轰动文坛。

    那可是今科春闱主司官啊,有了这份履历,那就是康诚十七年的‘天下之师’!

    一时间议论纷纷纷,赞许者认为有包青天任职考场主司,正可杜绝一切舞弊的可能,康诚十七年的这场春闱,当为史上第一公平。

    贬损者则认为包正本身文位不过童生,担任天下举子贡生的主司官,简直就是个天大的笑话,斯文扫地耳!其中很多人更是与那位刑部老尚书观点相同,开封府司职斩妖除魔,如今莫非是将天下举子视为妖魔了不成?

    妖族的举子们可就听不下去了,朝廷任事,岂是以文位当先?天下会做锦绣文章、会写华丽诗词的文人多了,却未必都是柱国能臣!

    再说就是比诗词,有谁敢说能比得上‘风雪夜入藕花楼、诗惊才女别红袖’的包大郎?

    看看人家包大人是怎么说的,‘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可见人家不是考不得进士,这叫做意在高远,不屑为之!

    前有地鼠叔青、后有蒙冤白兔,这两个案子办下来,包正算是在妖族士子中赚足了人望,为小妖而逆真仙大派,硬生生斩杀了峨眉亲传弟子这种事真是太合妖族士子的胃口了。

    现在谁敢反对包大人,他们就敢现出本相咬谁一口!

    对于朝野内的纷纷议论,各种褒贬,赵官家只是冷眼旁观,而后便下了一道圣旨,‘授开封府同知包文直天子尚方剑,此剑在手,如剑亲临!但涉考场舞弊者,哪怕是一品大员、当科主考,也可先斩后奏!’

    尚方宝剑素不轻出,此剑一出,就算是文渊阁大学士寇准和张横渠张半圣犯了考场规矩、营私舞弊,包正也可先斩了再说。

    “文直老弟啊,官家连尚方宝剑都赐下了,可见对你寄望之深,

    这可算是破例了,据本官所知,大艮朝自开国以来历任春闱秋试的主司官都未有权柄如此之重者......”

    范仲淹喝着不花钱噌来的美酒,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紧紧盯着台上正在舞蹈的花魁。

    这位小青姑娘可真是个妙人儿,裹在条长长的青绸子上,娇躯在空中荡来荡去,

    几次从他头上掠过,抬头就能看到美人儿裙下的无限风光,范大杠子头的名句似乎应该改一改了,改成‘先天下之乐而乐’才对。

    堂堂的工部侍郎、朝廷二品大员,竟表现的如此不堪,蹭吃蹭喝也就算了,他还蹭‘色’,包正真是有些无语。

    可这就是文采风流的大艮朝啊,从纵肆浪行的李清冥、到流连芳甸的苏学士、传闻就连素称文豪、诡变第一的寇老西儿家里都有三房小妾,第三房还是个红狐狸......

    文化人留恋‘大唐’的‘刘皇叔’,那就叫做雅趣,江湖上的汉子一个不慎,就是要砍头的采花贼。

    在这种大环境下,开封府包大人出现在盈盈春暖、人面桃花相映处的藕花楼,实在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情,更何况藕花楼还是他的‘成名之地’。

    到了这种地方,讲的就是一个臭味相投,围在包正身旁的周坤、陈三、牛大刚,一个个兴奋的面红耳赤,

    起初还因为包正和范仲淹身份太高,有些放不开,此时见到范仲淹如此亲民,顿时没了顾忌,一个个指着正在空中荡来荡去的小青叫嚣,说什么包大郎在此,青姑娘还不投怀送抱,更待何时?

    别看一个个满脸醉眼的样子,其实这帮家伙清醒着呢,包正如今是一路青云直上,这次更是直接成了春闱试的三大座师之一,兄弟们借着贺喜厚着脸皮要包正请客,那能是真为了吃喝?

    目的就是要拉近和包正的关系,日后包正成了大艮朝廷的一方势力,大家都能跟着沾光带雨。

    这也是大艮朝的一大特点,夏洲人道皇庭也不过传承七朝,人性还没变得凉薄,人心还是暖的,只要有缘结识贵人、成为体己心腹,日后就有被提携的机会。

    包正见几个家伙没脸没皮的乱叫,倒也没有去阻止。

    他们的那点小心思又如何能瞒得过自己?

    不过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至今还未曾找到此生父母,就像个孤儿一般的举目无亲,牛大刚、陈三和周坤这些人,都算是他的布衣微末之交,就算是当世真仙,也要有朋友才不会孤单啊......

    眼前丽影一闪,香风入鼻,藕花楼花魁娘子小青姑娘俏生生站在了众人面前,敛衽为礼,娇滴滴招呼一周,一双如水双瞳却是定在了包正的脸上。

    “包大人许久不来,莫非是忘记了青儿嘛,让小青好生的想念......”

    娇躯微微一侧,半个身子已是靠在了包正怀中,目光闪闪地望着眼前这位名满京城的包青天,想起那日初见包正时的场景,小青心跳的好快。

    “姐姐费尽心思、千难万险都要做的事情,如今却是被他做了,姐姐若在,怕是也要对这位包大人动心罢?

    所以她可怪不得人家,如此男儿,哪个女人不付芳心?”

    不知怎地忽然想到‘失踪’多日的李清冥,竟是有些嫉妒,恶作剧般将玉唇压到包正的耳边轻声道:“我的包大人啊,你可要从实招来,李姐姐究竟被你拐到哪里去了?

    若是还不归还,可要当心人家报官......除非是......哼哼......”

    除非是什么?

    那就要你自行体会了,若是还不明白,那可是禽兽不如。

    见到这条‘蛇美人’直接就缠上了包正,范仲淹等人顿时鼓掌大笑,周坤摇头晃脑地道,‘大郎再入藕花楼,如今可为入幕宾?

    小青姑娘啊,这可不公平,老周我可是你的狂热支持者,每隔几天都要来打茶围、参加诗会......

    若是藕花楼排列支持榜,老周我必是榜一啊!

    却是连见你一面都难,包大人许久不久见来,结果一来你就从天而降、投怀送抱,不公平,不公平,老周我要伤心了......”

    榜一哥伤心了,陈三、牛大刚闻言却只是摇头苦笑,两个都是有家室的人,来喝几杯酒没什么,大不了出门夺买几斤橘子就是,却是学不得周坤这样口花花,天生的脸皮就不够厚啊,这属于天赋所限。

    范仲淹这种文人的脸皮就厚多了,大声豪笑道:“哈哈,青儿姑娘你可不能如此偏心,文直老弟年少英俊是不假,老范我这种年龄的男人却是更有味道。

    再说这入幕之宾未必就只选一个啊,岂不闻‘宾客满堂、其乐融融’?

    子亦曰:三人行,必有我shi......”

    包正闻言一愣,有些目瞪口呆地望着范仲淹,心说老范你好歹也是有名的清直之臣,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无耻了?

    范仲淹是那种只修儒不参玄的儒家弟子,修为谈不上,嗓门却是天生的比常人大,满堂的风流人物本来见到小青姑娘飞落包正膝上,就已有些不满,此刻见到这个一脸油腻的老男人竟然如此无礼,顿时大怒。

    也怪藕花楼中红烛摇曳,本就不算十分明亮,加上包正和范仲淹等人都是一身便服,多数人都不曾认出是两位大人在座。

    偶有几个依稀怀疑包正和范仲淹身份的,也是闭口不言,只做不知,谁也不想因此触了两位大人的霉头。

    不过棒槌还是有的,尤其是美色当前,棒槌就会变得更加粗壮,不如此无法引得美人注目。

    “岂有此理!藕花楼虽是风月场地,却也因素安居士曾流连于此,本就比别处清雅。

    小青姑娘虽为异族,却是气质如兰、盈盈碧玉,如此佳人,只当远观、怎可亵玩?

    在下以为,小青姑娘若选入幕之宾,也应为当代名士、才子致雅,相对歌咏,诗词言志。

    却不知哪里来得老东西,秃顶无毛、神态猥琐、竟借圣人名言调笑青姑娘,说什么三人行,必有我shi,真真是有辱斯文,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随着这磊磊话声,一人长身而起,望着如临风玉书,齿红唇白,一脸英气,分明就是正义的使者、天生的主角。

    这人十分不屑地瞪了包正一眼,冷笑着指了指范仲淹:“老先生,若你还有几分羞耻之心,就该向小青姑娘诚心道歉,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善莫大焉。

    否则,就休怪我等不能容你了!

    小青姑娘,别怕!一切都有我等入京举子贡生为你做主。

    佳人误入风尘,已是令人痛心,怎可再遭人如此侮辱?”

    “......”

    小青一愣,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生了一身漂亮皮囊的小白脸,心说你他娘的是谁啊?

    本姑娘什么时候被人侮辱了,本姑娘开心的紧呢,要你来多管闲事?

    小白脸见小青向自己望来,顿时心中大喜,见到了本郎君的如玉风姿,果然青姑娘也要另眼相看。

    当下微微抱拳,柔声道:“小青姑娘,小生陈世美,乃是均州来的举子,均州的举子贡生都爱称我为‘陈解元’......”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