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长眉真人任寿确是过于托大,自以为大艮两位武圣皇帝不出,汴京绝无敌手,浑然没有将包正放在眼中。

    虽有李静虚相劝,哪里肯信?极乐童子自从窥见一丝太乙鸿蒙之道,元神化婴,触摸先天,却因心性不够坚定,变得极不靠谱,很多时候真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堂堂真仙会甘心做大艮的臣子?任寿是不信的。

    不想一时大意,竟陷于包正阵中,三昧真火都被压制,对方阵法运转,金水相生,太一真水重如山岳,这才知道不妙。

    眼看滔天银浪中剑光呼啸,金、水两气达至巅峰,其中开始有龙虎双形出没,再晚片刻,阵法圆满,将要显现出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化生出五行神兽,任寿哪里还能犹豫。

    沉喝一声,百会穴直直冲起三道仙光,晶莹如玉,直冲百丈,开出璀璨仙花!

    这三朵仙花正是他精气神三者所化,三朵成就,从此离脱红尘,超凡入仙,乃是真仙的不二表征!

    三花一现,任寿自身小周天同时运转,肺中金、肝中木、心中火、脾中土、肾中水,立时蓬勃生发!

    一样完善五行,而且至精至纯,便是胸中五气!

    又因为这胸中五气五行乃是自身所炼,后天先天变化皆在一念之间,不过顺逆而已,虽比不得包正以五行颠倒迷离生化大阵调动天地五行之力来得洪沛凶猛,却更为精纯。

    三花五气瞬间圆满,顿时在头顶现出一片水样云光,仙香百里,处处生华,竟是稳稳将包正化生出的太一真水托住,居安小筑的柳金蝉和娥女都是一僵,虽远隔百里,仍是感到一股巨大的反噬之力越空而来,竟不用破开虚空,仅凭感应,已令她两个如遭重负!

    隐隐就要成形的青龙白虎无声消散,金水相生之道硬生生被任寿所现庆云阻断,五行颠倒迷离生化大阵竟然开始运转不灵,先后天之变皆被克制!

    “果然是真仙手段,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岂是等闲?我不及也!”

    包正目光一凝,金戈玉帛神通暗中发动,准备压制长眉真人任寿的法力,却感觉心中一空,立知神通无效。

    真仙三花聚顶,现出仙光庆云,绝非道门一品初成的庆云可比;后者更多是代表触摸到了真仙的门槛,虽有庆云见顶,能辟外邪,一半还是要靠雄厚的法力加以催动,真仙顶现庆云,却是真正感悟了自身周天的最大奥秘、触摸先天太乙之道,已经超脱了法力的范畴。

    金戈玉帛神通可以压制敌人的法力,却压制不住境界,包正勉强为之,险些遭到了反噬!

    包正不觉皱眉,金戈玉帛神通竟然对真仙无效。

    大神通‘识法代言人’固然可以在极短时间内控制对手,甚至另其反戮己身,却从未对真仙级的对手施展过,而且消耗法力极大,一旦施展,自身法力怕是短时间内要消耗过半,需要数日方能恢复。

    如今还有极乐童子在侧,毕竟峨眉青城同气连枝,哪里还敢冒险?

    更何况施展此神通,必要一件关联对方自身的物品,白玉堂那家伙肯主动送上一颗牙齿,任寿可就是一毛不拔了,真仙之体多半如同铁公鸡一般,眉毛倒是不少,要拔他一根估计都要冒上好大的危险!

    “后辈,好让你知道,何为真仙手段,吃本座一剑!”

    见包正一改先前的悠闲模样,任寿哈哈大笑,笑声中一道剑光起于百会,正是他成道超凡后,重炼峨眉五峰,撷取川蜀半数灵气,又以无数天材地宝、数十件上等法器融炼而成的仙剑‘天河’。

    此剑号称仙剑,其实距离真正的仙器还差了半筹,与合壁后的紫郢青索一般,仅能称之为半仙器,不过是他自行祭炼,不比紫郢青索乃是得自前代真仙,施展起来更为得心应手。

    天河剑一出,瞬间引动百亩仙光庆云,竟如神龙出海,化作一道横空晶芒扫向包正,空中顿时响起一阵仿佛是金刚石切割玻璃的声响,五行颠倒迷离生化大阵竟然隐隐不稳,化生出的太一真水被逼的有倒卷之势。

    “五方五鬼未曾聚齐,阵法果然不够圆满,还无法压制真仙,再这样下去,居安小筑要受连累,柳金蝉和娥女都难免遭受重创!”

    包正脸色一变,大袖一挥,撤去阵法,切断了与居安小筑的联系。

    “呼......”

    居安小筑中的柳金蝉和娥女一个踉跄,齐齐汗湿粉面,身为鬼修,竟然流汗,实是心中惊惧到了极点。

    “仙师......”

    “放心吧,仙师撤去阵法,只是不想你们两个遭受反噬而已,你们担心什么?

    仙师可是真仙级的修为,上次来得那个什么青城老祖又如何?还不是乖乖蹭了点水果吃就滚了?

    比那位贪吃的曾姑娘也没强到哪里去。”

    老蛟走过来,拍了拍两女香肩,出声安慰,可那一张老脸上却是隐现忧虑,‘仙师,你可要无恙归来啊,老蛟我最近找到了几个蚌女,姿色好,手艺也不错,还会用自身所产的珍珠做一种叫做珍珠奶茶的美味,好喝极了!

    而且我的井下水晶宫已经建成了,您还没来做过客呢,没有真仙驾临,这宫殿内都要少了许多灵气。”

    ......

    “任寿,你好生大胆,怎敢欺我!”

    包正微微摇头,忽然斜斜一指划向天空。

    “君如标枝,则民如野鹿,自然而治,虽法不凶,诚然为法也.......

    此为天地自然之势,非君权之盛也!

    风来!”

    呼呼呼!

    这一次却不似对战那金蝉老妖时如春风化雨,扫去邪氛毒焰,天地之力被神通引动,顿时化出无数龙卷,其中又射出风刀千万,连续不绝地射在剑光庆云所成的晶柱上。

    “雨来!”

    “雷来!”

    “电来!”

    轰隆隆!

    一时间、风刀、雨茅、雷枪、电球,足足化成一道连天接地、宽有数里的洪流,如天河倒泄,撞向长眉真人任寿。

    “呼风唤雨?

    怎么可能,这乃是我道门大神通,乃是太乙时代古仙才有的天罡手段,你怎地竟会?包文直,你究竟是何来历?”

    任寿此刻身剑合一,驾驭剑光,身外都是仙光庆云保护,任凭包正以天地自然大势相加,也自不惧,可是见到这种传说中的天罡道法,还是脸色大变,心中竟生出一丝丝的嫉妒来。

    三十六天罡大神通啊,哪怕是他这个道门真仙也无传承,甚至在太乙时代末期,此神通就已十分罕见,轻易不会传人,如今早成绝响。

    任寿和李静虚看到这一幕简单瞠目结舌、羡慕的几乎要发狂!

    却哪里知道这并非是道门神通,而是法家真传,以法家三势为基础演化出的大神通;不过法家理论原出道门,自然有七分相似,也难怪任寿会看不太清楚。

    “乖乖,这个包文直怎么什么都会?

    不会真的是传说中的天罡神通吧,再这么下去,本君可没力气隐蔽真仙斗法的景像了......”

    隐身一旁的大河龙君脸色发苦,忍不住竟向女儿开始诉起苦来。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