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太祖赐下仙书铁券时也不是没有任何限制条件的,若是触犯十恶不赦的大罪,最多只能保命一次,而后便即失效。

    十恶大罪者,包括谋反、大逆、谋叛、恶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义、内乱,触及此十罪者,罪在不赦,功大不抵。

    齐漱溟怒目望着包正:“包文直,你此言何意?峨眉派乃是清正道修,何曾触犯十恶之罪?”

    庞吉也是摇头道:“包大人,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今天乃是金殿大朝会,当着官家面前,你可要当心泼水难收啊......”

    包正淡淡一笑:“官家,据臣得知,齐漱溟夫妻为保爱子齐金蝉能够顺利渡过四九重劫,未来真仙有望,曾经帮助齐金蝉兵解八次,转世八次。

    齐真人,不知可有此事?”

    齐漱溟微微一愣:“确有此事,那又如何?各家修行,无不是逆天而行,求取一线生机,金蝉因为夫妻二人缘故先天受损,无望渡过四九重劫,唯有靠多世积累方才有望,我夫妻为爱子行道家兵解,这是自家的私事,难道也碍着包大人了?”

    妙一夫人荀兰因也笑道:“莫非是包大人修行艰难,自知无望突破,也对兵解有些兴趣?没关系的,只要包大人提出来,我夫妻可以成全你。”

    包正哈哈大笑:“妙一夫人,你夫妻若是将我兵解,那叫做杀官谋逆;帮助你们自己的儿子兵解,你可知叫做什么?”

    此言一出,大殿上君臣都是一愣。

    岑修竹、寇准和天波府老太君等人皆是眼望包正,目光中露出一丝笑意。

    妙一夫人尚感莫名其妙,齐漱溟毕竟一派掌教,思路极快,顿时就是脸色大变。

    “十恶罪中,有不义者,是为官员同僚间相互杀害,士卒反杀长官,学生图杀师尊,妻子闻夫死而不举哀......却不知以母杀子、以父杀子,又算得什么?”

    包正冷笑道:“此正为不义!齐真人、妙一夫人,你二人虽未曾亲杀爱子,可齐金蝉每次兵解,无不是你二人早做安排,虽不杀金蝉、金蝉却因你二人而死!

    而且连续八次,正是不义到了极点!官家,臣请问,我大艮律法该如何?”

    这最后一句厉声喝问,简直有些不敬,可赵官家却丝毫不曾动气,点头笑道:“此行有谋杀亲人之嫌疑,自是我大艮律法该管。”

    “可恶啊!”

    官家话音刚落,文渊阁大学士、双天官寇准已经连连摇头:“以父亲母尊谋杀亲子,我大艮律法不能容也!”

    “寇天官此言有理,此案正该我开封府管辖。”

    海正刚跟着接口,狠狠支持了包正一把。

    “峨眉掌教夫妻触犯不义大罪,不知是否要用仙书铁券抵罪呢?”

    包正呵呵一笑:“若是用了仙书铁券,怕你们的爱子齐金蝉难逃一刀之苦,考验二位父爱母爱的时间到了......”

    “你......”

    齐漱溟怒极,手指包正,一时竟无言辩驳。

    为求积累修行法力,来世成就更高,其实‘兵解’是高品修行者常用的手段,只不过通常都是‘自杀’,即修士自己预先安排,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兵解转世而去,哪怕渡过三途河时有极大的风险,只要能够保留三成法力修为,就是大成功,来世就变成了‘修行天才’。

    既是自杀,朝廷律法自然不理,不会追责。

    可是齐金蝉兵解,却是他和妻子担心爱子有任何闪失,整个兵解过程都在他们的精心安排下,甚至爱子会有多大的危险、能否少受苦痛,事无巨细,都算计的清清楚楚,以两人爱子之心切,幸亏是没见过上世蓝星的麻醉药,否则都会忍不住给爱子用上。

    但是大艮律法可不管你的出发点是什么,若是像包正这样较真儿起来,那可不就是谋杀吗?而且还一连八次,次次都是做父母的谋害爱子,次次都触犯了十恶不赦之罪。

    齐漱溟法力运转,恨不得当殿飞剑斩杀了包正才合心意,可是当他感受到慈政殿上山岳般的皇气镇压,看到几位当朝一品宗首后,最后只能无助地望向太子和庞吉。

    庞吉转过头去,只做不见,开什么玩笑,本太师虽是太子一脉,也不可能没完没了的帮助你峨眉啊?现在傻子都看出官家对峨眉不悦,谁会去触这个霉头?

    太子更是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齐金蝉是谁?本太子的异性兄弟、金兰之好?这分明就是谣言!我和他根本就不太熟好吗?

    “太师怕是有所不知,本座师叔极乐真人曾远游北地魔国,于九天罡煞中抓获一只传讯雪鹫,那封密信可是太师亲笔,写给北国宰相萧思温的......这信中的内容,太师是否要让本座念出来呢?”

    齐漱溟的声音在庞吉耳边响起,用的正是道家秘耳之术,以他一品修行全力施展,大殿上除非有半步真仙甚至真仙一流的人物存在,否则都不用担心会泄密。

    庞吉脸色微变,看了齐漱溟一眼,出班奏道:“官家,臣本无意为峨眉申辩,但见有人如此屈解律法,若不矫正,日后我大艮律法岂非是成了笑话?

    臣以为,包大人此言差矣。”

    赵官家微微眯眼道:“太师有何见地?”

    庞吉笑道:“据臣所知,各家各派都有兵解前例,其目的并非是真的要求死,而是为了更好的新生,单此一点就不符合谋杀案的特征。

    此其一。

    其二,若包大人以不义而举峨眉掌教真人夫妻,则必须谋杀成立。根据大艮律法,谋杀案中的凶犯必有动机,盖或为钱财宝物、或为仇恨、或为奸情而谋人性命,但不知峨眉掌教夫妻是为何谋杀亲子?

    他们不过是为了爱子能够躲避无法抗衡的四九重劫,通过累世修行增长实力,有一个更好的未来而已,天下做父母的,又有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生活的更好,成就更高?

    所以臣以为,峨眉掌教真人夫妻并无谋杀动机,既然谋杀不能成立,不义之说便难以成立。

    望官家明察,包大人细辨,不可因错误断案失去我大艮律法的本意!”

    庞吉虽是奸相,倒是个辩才,竟然论辩周密,逻辑谨言,支持包正的朝中大员们个个皱眉,一时却无法反驳他。

    若是换在上世蓝星,可称为‘法外狂徒’庞某某。

    “嗯,太师不愧内阁之首,群臣表率,这般解释倒是深合法理。”

    包正却是淡淡一笑:“只是太师不知,这峨眉所犯的罪行又岂只是涉嫌‘不义’,十不赦罪中,只怕峨眉还触犯了‘内乱’之罪!”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娇喝:“竖子怎敢如此污我峨眉!”

    只见剑光闪动,裹胁着阵阵霹雳烈火,滚滚压向包正!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