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时节,雷乃发生,大艮的律法之雷,也已积蓄良久。

    开封府报奏,官家御笔勾决,只待午时三刻一过,就有三颗人头要滚滚而落!

    春决第一斩,斩杀的就是千年大派、真仙传承的峨眉弟子,其中赫然还有着峨眉掌教齐漱溟的爱子齐金蝉!真真正正的仙二代。

    早在今日之前,春决榜文就挂满了人流最盛的地方,如今汴京城内何人不知、何妖不晓?开封府的包大人居然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白兔妖不惜与峨眉翻脸,只为捍卫朝廷律法、人间公平,包青天啊,了不起!

    一时不只是人族惊叹,漂泊在汴京谋求各种发展的良妖小妖们,更是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包正的做法让他们真正感受到了律法的力量,原来大艮朝没有欺骗咱们,原来咱们这些做小妖的也有‘人·权’,这辈子能生在大艮,值了!

    午时还未到,菜市口刑场附近就已经挤满了前来看杀头的人,传说今天受斩的可不只是峨眉掌教齐漱溟的爱子,还有貌美如仙的女弟子呢,这样的美人儿,刽子手当真下得去刀吗?

    峨眉派会不会来劫法场?若是如此,这场热闹可就大了......

    危险?再如何危险,也断断不能放过这等热闹不看啊。

    菜市口刑场的斜对面是一家酒楼,本来选址于这种地方开酒楼,很容易让人怀疑老板的脑袋是被驴给踢了,可生意却从开业以来便是极好。

    别人看到的是面对血淋淋的刑场不够吉利,老板却是目光独到,一眼就看穿了人们天生的猎奇心理,人是如此,妖也是一样。

    果然,每逢有死囚杀头,酒楼的生意便十分火爆,尤其是与刑场正对面的临窗位置,更是提前几天就被预定一空,花费低于十两银子的,都得按最低消费十两计算......

    临窗的一个雅间中,扮成老管家模样的老蛟、柳金蝉、娥女,正和白兔妖莫莫、老松鼠做在一张八仙桌旁,上等席面的四果脯四蜜饯八凉八热之外,还有糖奶煲松果、胡萝卜三吃等最合莫莫和老松鼠口味的美食。

    莫莫和老松鼠却哪里还有心情吃喝,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对面的刑场,掐指算计着时辰,只等着仇人被押进刑场,看到人头落地,方能解开心结。

    “吃点吧......包大哥说了,今天这场安排也是官家的意思。

    官家降恩安抚,冲的可不仅仅是你们两个,而是要借此让天下老实尊奉大艮的良妖们都知道,大艮的国策不会改变,人族也罢,良妖也好,都是大艮治下之民。

    哪怕是峨眉这样的大派欺凌你们,朝廷也一样会按律治罪。”

    柳金蝉和娥女劝说着没什么胃口的莫莫和老松鼠,心内也是隐隐感动,她们两个也早就不是人了,包大哥和赵官家对良妖如此,可见对鬼修也不会差了。

    包大哥还说了,朝廷律法不够详实,妖魔鬼怪,怎可只许良行妖怪‘国民待遇’?

    魔就不说了,既已入魔,断断不容于皇朝,除非去投北地魔国,可鬼修却是与投入了阴司的阴魂不同,一样有正义邪恶之分,所以朝廷应该在《大艮本律》中添加一项‘鬼目’,以立法的形式给予鬼修同样的国民待遇!

    这样高深的话语柳金蝉和娥女哪里听得明白,两鬼女只能满眼都是小星星地望着包正,反正仙师包大哥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就是嘛,人家明明是鬼修,为什么要拿良妖证?分明就应该是良鬼证才对!

    “真的会斩首那些恶人吗?”

    莫莫到现在还有些不敢相信,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峨眉,会不会来劫法场呢?”

    “应该不会,峨眉要是敢来劫法场,那就等于是全派反叛,朝廷大军可不是吃素的。”

    老蛟闻言摇头道:“这里可是汴京,有开封府展大人率领的斩妖郎精锐,有禁军、龙襄卫,高手如云的钦天监、内侍司,峨眉弟子来多少也是自投罗网。

    毕竟这里可不是他们能够横行霸道的蜀山,再不是稍微遇到危险,就有各种‘老前辈’前来相助了。”

    “若是那齐漱溟夫妻和峨眉长老一辈的前来,镇压京城气运的几位一品高人绝不会坐视,结果就是峨眉全派覆灭。”

    言下甚是叹息,对于汴京的恐怖,老蛟是感同身受;他因为舍不得放弃居安小筑的院中灵脉而冒险留在京城,得遇包正前那一天不是危机四伏?

    就因为他是随时可能走水化龙的千年老蛟,是人族修士眼中最危险的对象,柳金蝉和娥女还可盼着日后朝廷修补律法为鬼修正名,他却是毫无盼头的。

    不是真龙子嗣,甚至连一丝真龙血脉都没有的他注定了一旦图谋化龙必酿巨祸,说他是良妖恐怕也只有包仙师才会相信。

    老蛟或许还不知道,包正其实不是信不信他的问题,而是因为在上世蓝星就建立起‘疑罪从无’的法律观点,老蛟没走水做恶前并未劣迹,自然不可以恶妖视之。

    若是得知这个真正的原因,老蛟也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全派覆灭绝不是齐漱溟能够承受的后果,所以妙一夫人还可能头脑发热,齐漱溟身为一派掌教,是断然不会如此行事的,爹爹,女儿说得对吗?”

    柳金蝉她们所在的酒楼对面街脚处,有一家馒头铺子,平时供给菜市场上的贩夫走卒,生意自然不坏,到了菜市口有斩首杀人的时候,生意更是十分火爆。

    很多前来看砍头的人,都会买上不少的馒头,这东西好啊,染上普通人的血能治肺病,若是染上了峨眉仙童和仙女的血......

    此刻正有一名青衣老者和一名青衣少女坐在桌旁吃着馒头,一口一口的仿佛极为香甜。

    老者看着白发苍苍,面色却仿佛青年,腰杆笔直,血气精壮,让人有种无法分辨他真实年龄的怪异感。

    少女生了一张鹅蛋脸,皮肤凝光流脂,胶原蛋白多的好像要喷薄出来,一双大眼睛转来转去望向刑场方向,似乎是有些失望:“若是像父王说的那样,今天岂不是没有热闹可看了啊?”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