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齐漱溟夫妻顿时面色大变。

    自仙道之争导致天机混乱,真仙以下无从掐算,他两个虽有太虚神镜可以返照虚空、借用师尊长眉真人的一丝法力,却也做不到事事前知,第七世找到爱子的时候,惨案业已发生,早已无法挽回。

    何况以峨眉掌教夫妻的自高自大,又怎会将区区一个凡人女子的生死放在心上?

    当时甚至还在暗暗心喜,以为爱子就此完了前生孽债,日后仙途会更加平坦,却哪里知道包正竟然查案查到了爱子的转世经历,而且还是如此的翔实?

    别说是齐漱溟夫妻,慈政殿上的君臣也是无不心惊赞叹,

    望着侃侃而谈的包正,就连庞太师这种老奸巨猾的人物都在暗暗警告自己:若非万不得已还是少招惹这个包文直啊......动不动就查人几世的家伙实在是很难缠。

    “多谢两位了......”

    包正冲王启年和张大牛拱了拱手,这两人虽然只是小小的八品县丞,却比某些朝中大员更有担当,为了冤死的秦可怜,竟敢当殿指证峨眉。

    大艮气运昌盛,从这两位低品官员的身上就可见一斑。

    “官家,各位大人,玉兔洞天一案后,本官便以大艮官印动用皇气连接益州阴司,得汴京城隍柳常和益州城隍诸葛亮提供查案线索,最终锁定齐金蝉七世大罪!

    齐金蝉于第七世时触犯‘内乱’大罪,为十恶不赦,纵有太祖仙书铁券,也只得脱罪一次,且铁券从此失效,应交还今上。“

    “嗯,包卿办案视角奇怪,却有卓然之效,当为我大艮宪司标杆也!”

    赵官家闻言拈须微笑,只觉越来包正越是顺眼,若不是堂堂天子应有威仪,他都想抱着包正狠狠亲一口,怪不得我女儿这么喜欢你呢,人才啊!

    百官面面相觑,好家伙,大艮宪司的标杆啊?

    这可是金口玉言,一句话就将包文直许为大艮宪司第一人,什么刑部、大理寺都成了弟弟,照此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海正刚就该挪挪位置了,开封府权知诸事这个位子早晚得是包文直的。

    谁让人家收回太祖所赐的仙书铁券,立下大功了呢?

    像这类前朝的免死金牌根本就是今上的眼中钉肉中刺,今上想收而不可得,他倒好,办个案子就顺手给弄回来了?往小了说这叫不畏强权为天下良妖做主,往大了说就是分君之忧!

    还有什么功劳能大过帮助官家拔刺的?

    “齐真人啊......您是不是应该交出这太祖所赐的仙书铁券啦?总不成还要让咱家动手来取罢?”

    童成功这个大伴素来是最知官家心意的,见官家一锤定音,肯定了包正的功绩,哪里还用等待官家开口,咱就得给办得妥妥当当,当下笑眯眯地望向了齐漱溟,葵花神功运集全身,若是齐漱溟敢当殿反抗,当时就会出手。

    一对一他或许不是峨眉掌教的对手,可这里是慈政殿,有天下皇气加持,就是两三个齐漱溟也未必放在他的眼中。

    “且慢!”

    齐漱溟怒道:“官家,齐某虽不熟大艮律法,却也知道阴间证不为阳间用,否则事事都靠阴间证据,这大艮的宪司岂非是成了摆设?

    正所谓阴阳天隔,官家岂可因此收回仙书铁券?”

    赵官家看他一眼,摇了摇头。

    童成功咯咯一笑:“齐真人说不熟大艮律法果然不错,刚才包大人说得清楚,他只是根据益州阴司给出的线索于阳间搜集到了证人证据而已,刚才的两位县丞大人可不是阴司鬼神罢?

    如今证据确凿,齐金蝉触犯十恶大罪,峨眉若不交还仙书铁券,待得天兵一到,咱家怕你峨眉上下都要化为齑粉哦。

    孰轻孰重,齐真人应该掂量的清楚罢?”

    妙一夫人荀兰因忽然以道家传音秘术道:“夫君,我们拼了!

    仙书铁券不可交,蝉儿已经转世八次,怎可功败垂成?我就不信大艮朝真不顾及师尊的面子,师尊可是盖世真仙!”

    齐漱溟微微摇头:“不可!如今师尊还未出关,就算集峨眉青城之力,也万万抵挡不住朝廷的百万大军,甚至不用大相寺的两位武圣皇帝出手,光是大艮的天波杨府、呼家将、高家将就为我峨眉大敌!

    万一朝廷动用禁军精锐,八十万禁军人人皆可动用一丝皇气,军阵一出,护山大阵也撑不过半月,到时你以为峨眉青城的那些好友还会来助吗?

    说不定他们还会反戈一击,帮助朝廷来对付我们!一个不慎,峨眉几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日后你我如何面对师尊?”

    荀兰因急道:“难道你我就看着蝉儿他们被斩吗?”

    “蝉儿是你我多世爱子,舔犊情深,如何会看他被斩、毁了道途?”

    齐漱溟冷笑道:“不过如今只能将仙书铁券交还,先过了眼前这一关,

    我们失了铁券,玉兔洞天的案子必然是要交给开封府处理,这里可是京城,就算要斩我峨眉弟子,也要张贴榜文告示、定下时辰,这便拖延了时日,容你我去请师尊出关搭救。”

    “兰因你莫忘了,金蝉已兵解八世,若是被包正斩杀,岂非正好完了九数之最?到时他连转九世、根基更厚,日后真仙有望,前途比你我夫妻还要高远,岂非正是因祸得福?”

    “溟哥你疯了?难道忘记了那包正说过,要将蝉儿斩去神魂,形神俱灭的吗,还说什么转生九世的混话?”

    “我没疯,你道为何这些年不曾见过太虚神镜?

    那是因为我在蝉儿八世转生的时候,忽然心惊肉跳,所以才瞒着你和正在闭关的师尊,用峨眉秘法将那太虚神镜炼入了蝉儿神魂之中,成了他的寄托法器,

    如今蝉儿在太虚神镜的帮助下已是阳神大成,只差一线就转元神,正要经历一场劫难,破而后立,成就元神!”

    齐漱溟嘿嘿笑道:“那包正千算万算,恐怕他是万万都想不到,蝉儿神魂有太虚神镜的保护,又岂是他说斩杀就能斩杀的?

    就算他开封府有惊天手段,能破开太虚神镜,师尊又岂会眼睁睁看着他毁去自己炼魔成道的法器?”

    “放心吧兰因,那包正竖子不过适逢机运才有今日,他又哪里知道我峨眉大派是何等深厚的底蕴,要斩我齐漱溟爱子,凭他也配!”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