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掌教真人夫妻是何等样人,刚才出示证据的时候,为何偏偏没有解释峨眉青城粮食的来源?’

    ‘蜀山一脉究竟在掩盖什么?老范就是个杠子头,他就任川蜀路转运使不足三年,虽为封疆大吏,真正要查清蜀山仙田一案却不是容易的事情,明明没有任何把握,只凭怀疑就敢当着官家指责蜀山一脉,倒是有点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味道,

    齐漱溟夫妻如此愤怒,却不曾直接反驳老范,可见我的猜测是没有错的,这蜀山仙田一案绝不简单......’

    ‘仙景桃源......亩产十万斤......这其中又有着什么样的联系呢?’

    包正转头看了看海正刚,见这位开封府正印同僚也正望着自己,立即明白了蜀山仙田一案并非只是被开封府分衙秘报给了升王赵受益,这位海大人定也知情。

    ‘原来大家都在等待一个破局之人,都是些老狐狸啊......果然,这个局不好破,要弄清楚峨眉青城究竟再搞什么,就首先要弄清楚仙景桃源中隐藏的大秘密!’

    ‘老范这一通乱拳倒是让我明白了两件事,其一,是蜀山一脉心中有鬼,所谋必大,可不仅仅是侵占凡人良妖田地一事;其二,对方谋事越大,我便更需周密调查,不可轻易出手。’

    ‘老范这算是敲山震虎,对我未必有害,反倒可能有助我查清仙景桃源之秘,不过敲山震虎当适可而止,否则就成了敲山赶虎、虎要伤人了!’

    ‘需得通知孔明,益州阴司的告状冤鬼暂时隐忍不发,待弄清了蜀山一脉的野心阴谋,再对其做雷霆一击!’

    包正脑中迅速转动,立即做出了决定。

    当下用法力包裹秘语,迅速送入到范仲淹的耳中,只简单说了一句话,‘峨眉青城,野心不小,包某尚需时日,不可打草惊蛇。“

    别看范仲淹是个杠子头,脑筋却是十分的灵光,否则也不能每次抬杠都能恰好抬在关键处,闻言假装无意转头看向包正,眼睛连连眨了几下,最后一下还挺狠,‘你咋不早说!’

    “呃,官家、皇后娘娘、各位同僚,范某刚才想了想,这峨眉青城好歹也是立派数百年,说不定派中就有多年的积蓄?弄不好是范某错怪人家了?

    哎呀,误会误会,齐真人和妙一夫人不要动怒啊,你们可是修道之人,当心因此引来外魔。”

    皇庄中本来一片寂静,齐漱溟夫妻在计算得失,考虑是否要冒险反击范仲淹;官家微微皱眉,这个范大杠子虽是忠心有加,做起事来也太粗砺了,难道是自己错了?像范仲淹这样的文豪呆在文渊阁做他的大学士就好,做封疆大吏实在是不合适啊......

    百官也是各有心思,有心中暗赞的,也有肚中暗笑的,还有暗暗发誓日后要离这姓范的远些的。

    正不知该如何收拾场面,这位挑起事端的杠子头一摸脑袋说自己错了?

    我擦,堂堂二品大员啊,范仲淹你到底行不行?

    齐漱溟夫妻也直接愣了,说什么当心引来外魔入侵,姓范的你别就是外洲天魔,要来坏我夫妻道基吧!

    “嗯,范爱卿既自言莽撞,朕当责罚,念其也是一片忠心,就......罚俸半年吧......”

    赵官家揉了揉开始发疼的脑壳儿道。

    只是半年的俸禄而已,相信不至于让范仲淹因此揭不开锅吧?

    “官家,范仲淹如此污我峨眉,怎能简单罚俸了事?”

    齐漱溟冷笑起身,他也想通了,既然大艮并没有掌握峨眉青城的秘事证据,自己又何必做贼心虚,难得范仲淹主动认错,正可痛打落水狗,否则才是有违本心,不来外魔也要生暗鬼,日后还如何渡过那四九重劫、觊觎真仙之位?

    所谓仙家也是凡人做,若有七情六欲,当顺势为之,若是修仙之人都不能快意恩仇,那还修得什么仙,成的什么道?

    “呵呵,范大人性情直爽,虽有失言,也是一片忠心,为国为民。心存川蜀一路,岂非正是与明义高节的峨眉青城一般无二?”

    包正缓缓起身,先向官家和刘皇后施了一礼,笑吟吟望着齐漱溟道:“既是同道中人,些许的误会又何必追究呢?齐真人你说是吗?”

    “包大人......”

    齐漱溟脸色一变,包正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乐州一战,算计的峨眉没了去处,一人独挡白眉神僧和芬陀神尼,简直威镇蜀山,虽说是借了大艮皇气所致,却也令他不敢有半分轻视。

    “不错,正是包某。”

    包正微笑道:“包某还记得令公子与峨眉弟子朱文、石生一案,尚且没有最后定论,官家曾言要于今日大殿群议,怎么包某等来等去,齐真人和范大人却纠缠些许粮食多少的‘小事’?

    官家,所谓人命大于天,玉兔洞天一案,峨眉弟子夺取洞府、杀害良妖,若不得惩处,恐怕从此人人居家而自危、天下良妖视我大艮而震怖,久之必有碍国本。

    因此,臣请官家,摆驾大金銮,群议此案,早做定论,全我开封府之职。”

    “包爱卿此言有理。”

    赵官家连连点头,蜀山仙田一事绝非今日可断,借玉兔洞天一案打压下峨眉的气焰才是目前所需,果然还是包正这小子知朕心意啊。

    而且看包正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莫非是已经有了应对‘仙书铁券’之法?赵官家心中一动,这个包文直带给过自己太多惊喜了,似乎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各位爱卿,祭天地、兴农事已毕,朕当摆驾大金銮,与诸位爱卿共议玉兔洞天一案,齐真人、妙一夫人,你二人应无异议罢?”

    “我等均无异议。”

    齐漱溟夫妻见包正只是死咬着爱子一案不放,心中反倒是一松。

    玉兔洞天一案算什么?峨眉有太祖所赐仙书铁券,就是认了罪你开封府难道还敢斩杀峨眉弟子不成?

    而且在他夫妻看来,此案越是上达天听,越是朝会群议,赵官家便越发不能赖账不认仙书铁券;可见官家此举,不过是给开封府和那包正小儿一个交代,爱子和两名爱徒最多也就是走个过场而已。

    想到这里,齐漱溟哈哈一笑,冲包正拱了拱手:“包大人辛苦了,请吧?”

    “呵呵,不辛苦,不辛苦,两位也请啊,你我同行,同行......”

    包正笑着走过齐漱溟夫妻身旁,忽然冲两人眨了眨眼睛,压低了声音道:“告诉两位一个秘密,本座已经想好了,这次准备动用狗头铡,必斩齐金蝉!”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