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艮军阵有三绝。

      第一有天下最利的强弓硬弩,第二有百变阵图,第三有人族战士的血勇煞气。

      这便是大艮朝抗衡北地魔国、南疆妖皇,外御强敌、内压各宗的最大凭仗。

      满天箭矢如乌云罩顶,都是军用规格,不比民间所有,每一根箭矢的前端,都有红芒隐现,这是唯有军方才能凝聚的血罡厉煞,寻常刚刚化形的小妖中上,都要受伤。

      若是百千根箭矢齐射,寻常法器宝光都要被磨灭,对高品以下的修士有着极大的杀伤力。

      更何况是万箭齐发?哪怕地方厢军不比禁军边军,并无配备神臂弓、八牛弩,这一轮急射也是让蜀山众人骇然色变。

      “防御!”

      蜀山弟子齐齐结出剑气宝光,一层层剑气宝光瞬间组成了一个巨大的乌龟壳,箭矢射在上面,爆起阵阵涟漪,剑气宝光也在逐渐消磨。

      齐漱溟等老一辈能手暂时没有出手,只是脸色铁青望着四面围困的大艮军队。

      这一仗究竟是打还是不打?

      若是他们这些一品二品的修士出手,拼着受些轻伤,也未必就不能破了大艮军阵,可那样一来性质可就变了,任凭你是千年大派,胆敢杀伤大艮军队,官家必然震怒,那时来的怕就是八十万禁军了!

      “漱溟老弟,那包文直人如其名,看来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而且动用大军,此事怕是要上达天听!”

      一道红霞射到齐漱溟面前,现出个身材高大,面如重枣的驼子,正是一子七真中法力最为深厚,号称真仙以下无敌手的神驼乙休。

      “事到如今,我等万万不可出手,只教弟子出手抵挡即可,且应只守不攻,万万不可伤害这些军士,如此蜀山一脉留有退路,只等川蜀路转运使范大人到来,自然大军退去,让那包文直算计不成......”

      “哎,道兄所言,正是我之所想,如今也只有如此了。”

      齐漱溟长叹一声。

      神驼乙休是出了名的行事无所顾忌、性如烈火,连他都不肯出手,自己如何还能看不透眼前的危机?

      这个包正,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啊,蜀山一脉若是全力出手,造成大量伤亡,恐怕就是师尊出关,也难善了。

      大艮朝是对各派仙宗颇为优待,却不等于峨眉青城可以对抗朝廷大军......

      “众三代、四代弟子,以英琼、轻云为首,联结剑光法器,只许守、不许攻!

      英琼、英男、人英,轻云、灵云,你等飞剑法器最为上品,当四处待援,保护同门,为师料定,最多半个时辰,形式就有转机!”

      半个时辰应该足够那位拖拖拉拉的转运使范大人赶来乐州了,齐漱溟就不相信这位转运使大人会看着包正胡作非为!

      “遵法旨!”

      齐漱溟这边传下令去,矮叟朱梅也几乎于同时喝令门下弟子紧跟峨眉,峨眉青城,同气连枝,飞剑法器素来是最多的,一时空中剑气纵横、宝光冲霄。

      其中又有紫青两色剑芒四处横扫,一道烈火剑光和几道灿若银霞的霸道剑气层层防御,大艮军方射来几轮剑雨虽然磨灭了不少剑气宝光,却始终不得突破。

      “大艮将士听令,蜀山妖人做贼心虚,绝不敢反抗天兵,立即转换破甲阵,凝聚血罡神弩,破其防御!”

      空中响起包正雷鸣般的声音,汹涌法力和皇气投入五十方踏空战席上,每一方战席的上空,都有阵图缓缓展开,却是一张巨大的弓弩影像。

      “嗡!”

      随着一声巨大的弓弦震鸣声响起,千人军阵射出的箭矢竟在空中首尾相连,成了一条长长的箭链,被滚滚皇气一催,附着金龙虚影,破空射向蜀山方向。

      五十个千人军阵就是五十条龙影箭链,只一闪就跨越了空中距离,直接射中层层剑气宝光组成的蜀山防御大阵,与剑气宝光碰触,竟然发出一阵阵刺耳的金铁摩擦声。

      蜀山一脉的三四代弟子看得目瞪口呆,只见整整五十条龙影箭链一点点嵌入防御大阵,而后忽然炸裂,瞬间就击破了十几层剑气宝光,

      有些位置靠前的弟子飞剑法器直接半毁,体内法力逆行,修为深厚些的还只是受些暗伤,修为浅薄的直接大口喷血,在空中稳不住身形,若不是有同门出手相助,就要从空中跌落摔成肉饼。

      大艮军阵,破甲无双,一轮过后,五万虎郎也是满头大汗淋漓,感觉身体都被掏空,不过有皇气和包正法力暗中支持,再射上几轮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五十张巨弓虚影又是一声嗡鸣,眼看就是第二轮齐射。

      蜀山一脉的老一辈能手看得大皱眉头,蜀山弟子若轮单人战力,自然远胜寻常兵士,可只凭几百人对抗有皇气支持的五万大军,而且还是只守不攻被动挨打,时间久了必有惨重伤亡。

      要放开打不是不行,那就是彻底叛国了,后果十分严重,若非是峨眉青城一脉,谁肯趟这浑水?

      一些只是与峨眉青城交好的蜀山宿老,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忽听一声娇呼,‘轻云师兄,你我双剑合壁,挡下这一波攻击!’

      只见一道紫芒忽然自峨眉阵中爆起,迅速展开百丈,如长虹经天。

      有人沉喝道,‘英琼师妹,我来了!’

      又见百丈青芒冲天而起,紫青两道长虹般的剑光于空中相互缠绕,绞若麻花,忽然一顿,相互完美交融,一道璀璨已极的晶芒于空中展开,就连蜀山老一辈能手都感觉双目有些刺痛。

      这道合壁后的剑芒亮到了极点,亮到了失去颜色,也让旁观者忽略了颜色。

      就如天地初开的那一缕初光。

      正是当年峨眉开派祖师、一代真仙长眉真人炼魔成道的盖世神兵,紫郢青索。

      当年长眉真人手掌双剑,合璧后号称天下无敌,北地斩过真魔、南疆杀过妖圣;他成道真仙后,将此两剑留于峨眉,如今是由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李英琼和周轻云分别执掌,一旦双剑合壁,威力不亚于老一辈的几位能手全力施为!

      见到双剑合壁,峨眉青城阵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

      “是李师妹和周师兄!双剑合璧天下无敌,这次我蜀山无忧了!”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