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安小筑的饮食是极其精美的,某些甚至还要超过了皇宫大内的御厨供奉。

    原来这个世上还有一道名为‘二十四桥明月夜’的菜,火腿早已失去了它应有的样子,变成了一座弧度偏小的拱桥。

    雕功细致到让人可以看到桥头桥尾的狮子座像、间接一致的栏杆、桥上正在行走的人群......

    有还在童毛时代的熊孩子、有颤巍巍的老妪、有夹着雨伞、背着行囊的相公、有在轿里悄悄拨开帘子偷看俏相公的大家闺秀。

    都说成功在于细节,这道菜的细节却做到了令人发指。

    赵受益甚至看到了桥面上铺设的‘青石板’,不规则的石板间沟痕深浅不一,有些估计是被人走踏的次数多了,表面还出现了凹陷的痕迹......

    桥下有二十四个桥孔,桥下是微微泛着波澜的水面,一朵白莲异军突起,已经张开了莲瓣,‘岸边’有隐隐青山连绵起伏,却是用青翠欲滴的新鲜菠菜塑形做出的;这一道菜,有人有物、远留青山、近看白莲。

    ......

    开水白菜原来用的不是普通的开水,而是浓郁的鸡汤,嫩黄的白菜芯让赵受益感觉自己这些年就是做了个假的皇子,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乡下土财主。

    还有那叫做‘樱桃酪’的甜点,这个季节也就是居安小筑还有樱桃吧?被挖去了内核的樱桃里灌满了甜豆沙,再被一种叫做奶酪的稀奇玩意包裹烹煮,那味道......赵受益羞愧的流下了口水。

    “日儿,你确定包大郎是当代人曹,不是当代神厨?”

    赵受益可是眼睁睁看着包正走进厨房的......

    心中无人应答,赵受益却感应到‘日儿’此刻一定是馋的不行了。

    真是苦了她啦,当年做宫女的时候就是个小馋猫,死后修成无双鬼修,却偏偏少了享受美食的机会。

    赵受益心中一片怜爱,忽而想起当代人曹的高大身份,忽而想到‘日儿’的往日柔情,心中越发坚定了要交好包正的心思。

    “可惜了,奶酪的时日不够,这道樱桃酪却是有些美中不足......”

    包正剜了口樱桃酪吃下,看一眼嘴唇油光闪闪的升王殿下,心中有些古怪。

    总感觉这次见到的赵受益与上次有些不同,身上仿佛有些令自己非常熟悉的东西,却又偏偏想不出是什么。

    “殿下今日来访,怕是另有要事吧?”

    “呃......”

    赵受益也觉失态,忙从怀中掏出一领黄绢,抹了下嘴唇,脸上微红道:“此次一是为大郎拜年,二来也是为了那蜀山仙田之案,不知大郎考虑的如何了?”

    “此案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而且牵连甚广,不可轻易立案。”

    包正道:“而且我初领开封府同知,副衙初立,百废待兴,还需些时日整顿。海大人可没打算让我轻松呢,年前就转了一些陈年积案到副衙,我这个新官上任,总是要打理清楚的。

    估计就是立案调查蜀山一脉,也要在开春之后了。”

    所谓‘在其位谋其政’,如今包正不再是一名小小的推官,既做了开封府同知,调查蜀山一脉仙田偷税便责无旁贷;而且副衙初立,正需要一个大案奠定声望。

    更何况他上世就是法律人,自然也看不过峨眉青城两派为了一己之私侵犯良民、良妖的利益。

    只是凡事不能只听一面之辞,哪怕有开封府分衙的秘报,也要防备是赵受益与南方道修不合,铲除异己的手段,此事还需要多听听公孙先生和展昭的意见才好最后决定。

    而且开封府的根基终究在汴京,如今既然做了开封府同知,先站定脚根立牢了根基才是正理。

    见包正并未拒绝,赵受益心中大定,笑道:“大郎肯接此案就好,倒是不用急于一时。

    小王此来,除蜀山仙田一案外,还有一事,这却是件散心消遣的好事,想要请大郎于初五日参加‘雁池诗会’......”

    “雁池诗会?”

    包正不觉一愣,雁池的大名他自然听过,就在大内御花园的艮岳之南,好大的一片清澈内湖。

    诗会既名雁池,能够参加者必然是皇家之人,寻常人哪里能入得了大内禁城?

    “殿下,这怕不是皇家诗会,我参加恐怕不妥吧?”

    “虽是皇家诗会,父皇却不会参与,只是太子哥哥和几位姐姐妹妹玩耍而已,而且这次与会的还有素安居士,居士可是向太子隆重推荐了你,这才安排我来做这个说客......”

    赵受益笑道:“大郎那句‘举头红日白云低,万里江山都一望’,可称逆挽诗中的绝品。

    到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更是已经超脱诗词本身,豪气冲霄,凝聚才气庆云,惊动多少大儒?

    若是大郎不去,今年的雁池诗会岂非是有名无实,让天下人笑话我们吗?”

    包正苦笑道:“殿下这样说话,岂不是让我无法推却了?

    也罢,初五我定然赴会就是,不过却未必做得出什么新诗呢。”

    堂堂升王殿下都开始耍赖了,这就不好再拒绝;按上世蓝星的话说,包正若是不去,那就等于是摆了皇子公主们一道。

    虽说在大艮朝就算得罪了皇子公主也不至如何,却难免被人诟病故做清高,何况他现在虽是开封府同知,却还差了一步才能掌控虎头铡阵图。

    若是有意虎头和龙头铡两大阵图,还是要给赵受益这位升王殿下一些面子的。

    “太好了,此人既肯去,益郎万万不能错过机会。”

    包正的话音刚落,赵受益心中再次响起绵绵女声:“切记,你定要借这次雁池诗会找机会玉成包正和昭阳公主的好事......

    昭阳小公主从来和你最为亲善,你若能玉成此事,日后这当代人曹就是你最大的倚仗。

    有了当代人曹的辅佐,才为真正的千古明君。”

    赵受益微微皱眉:“日儿,你是让我赌上妹妹的终身?

    包正可是已经修成了阳神真人,日后成就越大,就会越发变得没有凡人的情感,我怕会误了昭阳啊。”

    女声不满道:“傻瓜,我还是鬼修呢,难道对你也没有情感了?”

    “那怎么能比呢?当初你我情爱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凡人宫女啊......”

    赵受益心中十分纠结,望着包正,只觉自己就是个准备拿妹妹的终身幸福去换取筹码的烂人。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