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三更,升王府中一片静谧。

      只有赵受益的房间内还微微亮着灯光。

      一盏八角宫灯下,赵受益端坐在菱花镜前,犹如妇人巧梳妆。

      镜中显现的却并非他的面孔,而是一张芙蓉粉面,

      杏眼桃腮,修洁白腻,看似端庄美妇,眉眼中却偶尔现出少女才有的调皮。

      若是包正在此,必定会一眼认出镜中的女子。

      正是那阴山背后,幽冥仙域的大后台、大靠山,照日夫人!

      “日儿,今天是大年初四,你的祭日......”

      赵受益望着镜中女子,心中柔情无限,想起了她生前种种,只觉心中愧疚。

      当年若不是他太过软弱,不敢违逆父王母后,日儿虽犯宫禁,却也未必就会丢了性命。

      虽说日儿另有奇遇,据说竟修成了盖世鬼仙;如今真身虽在阴间,却还可以留下一道分身倩影在自己心内,以慰相思之苦,可终究还是阴阳殊途,人鬼情难了啊......

      “是我对不起你,日儿你在阴间还好吗?”

      赵受益压低了声音,万种相思皆化柔情。

      照日夫人掩袖轻笑:“傻哥哥,不是早就对你说了吗?日娥当年是与你真心相爱,生死皆无怨!

      而且现在这样又有什么不好?我如今已是鬼修,超脱生人寿难;日后终有你我大事抵成、白首相守之日!”

      赵受益不舍地望着镜中花容,柔声道:“我为堂堂皇子、开封府尹,却只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死去,连个名分都不能给你,又如何能够不愧疚呢?

      日儿,你在阴间还好吗?有没有大鬼小鬼欺负你?

      汴京城隍可以不给我这个皇子面子,母后的面子他终究还是要给的,我......我去求求母后罢。”

      “傻哥哥,你也不想想,我既成鬼修,那些大鬼小鬼又如何为难得我?

      莫说是他们,就算是那汴京城隍柳常又如何?

      阴间广阔,尤胜人间十倍,阴司能够控制的也不过是巴掌大的一片地方,他们号称惩善罚恶,却不知有多少鬼魂每日都要在那三途之源、阴山背后受苦?

      要拯救阴间的鬼魂、人间的寒士,就要靠益哥哥你我合力做成那件大事,到时天地都要感佩,你我都要超脱永生!”

      “超脱永生......那可是传说中的真仙罗汉都无法做到的啊?日儿,你......你果真是奇女子,我当年没有爱错了人。”

      这个世上虽有真仙罗汉,却皆为传说人物,天下各宗各派虽然传承不绝,但真正能够踏上修炼之路的又有几成?

      终究还是凡人更多,赵受益虽为皇子,有无数资源,眼下却也不过区区六品境界,这就是天赋所限,并非人人都有仙根,也并非所有的动物都能成妖。

      修炼明明如此之难,照日夫人却动辄就是什么‘超脱永生’,他却丝毫不会怀疑,可见是对其爱到了骨髓深处。

      照日夫人含情脉脉地看了赵受益一眼,柔声道:“益哥哥休要忘记,欲成大事,你首先就要做了这大艮的皇帝!

      你父皇如今还在你和太子间摇摆不定,太子之位看似已定,其实变数极大,赵家五女二子,皇位之争就在你和太子之间。

      朝中诸公多在太子一脉,朝外仙修多半不问皇家事,可那蜀山一脉却是个例外,听闻那峨眉掌门之子齐金蝉竟成了太子的方外好友......

      益哥哥所凭仗者,唯开封府而已,如今那当代人曹做了开封府同知,正是益哥哥的大好机会,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要交好此人。

      切记,切记,若是那包正能与昭阳公主成就好事,益哥哥你就成功了一半......”

      赵受益皱眉道:“日儿,我可就只有这一个妹妹啊,包正虽好,终究手掌刑决大权,如今又成了阳神真人,像他这种人,深情的少,薄情的却多。”

      照日夫人嗔怒地白了他一眼:“你还是皇子呢,外人还不是一样说皇家无情?依日儿看来,益哥哥却是个多情郎君呢。”

      “那怎么能一样呢......”

      赵受益暗暗摇头,心说那包正杀伐决断,而且家中就养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鬼,怎能与守身如玉的本王相比?

      “好啦好啦,益哥哥只管相信日儿就是,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

      我要回去修炼啦,如今寄托在益哥哥心房之中,无事莫要唤我,以后还是初一十五方才相见。”

      镜中人影渐渐模糊,待得再看,显现的已是赵受益自家的脸孔。

      “包正啊,包大郎!日儿竟然如此看重你,看来本王不仅要折节下交,还要赌上妹妹的幸福了......”

      赵受益长叹一声。

      ......

      古往今来,都有忙年一说,哪怕在这个仙侠世界也一样不能例外。

      阳神真人,在世人眼中已是超凡脱俗,更别说包正以弱冠之年成为开封府同知,三品大员,更得授爵二等伯。

      这已经不是青云直上可以形容,简直就是一飞冲天、冲破了云霄。

      朝中三省六部的主官皆有礼物贺贴送来,按着官场上的规矩,这些都是必须要一一回礼的,否则就不是懂不懂礼节的问题,而是不懂做人。

      包正自也不能例外。

      此外就是开封府各地下署分衙主官的拜贴和礼物,这些虽然不需要一一回礼,一封回帖还是要的,这可忙坏了包正,深感家中没有书笔幕僚的苦处。

      要不要也学那些什么庞太师、高太尉,招上几个虞侯?不合适啊,居安小筑中还是不要多些闲杂人等才好,自己又不是处心积虑的柴大官人。

      幸亏柳金蝉颇有才具,还写的一笔好字,这些麻烦事统统交给她便是了,包正每天喝喝茶、除除草、养养花,这才有些过年猫冬的意思了。

      有时也会潜心运转‘万里追踪’的手段,那日他为了救白玉堂,情急之下不惜耗费法力破开虚空,也不知把这只大老鼠扔到了哪里去。

      以大老鼠的本事,早就该回到汴京了才是,莫非是被扔去了遥远的外洲?

      包正凝聚法力,运转院中五行精气,一指弹出,上方天空顿时出现了丝丝裂痕。

      “追命,千里寻迹,万里追踪!”

      丝丝缕缕的法力没入虚空裂痕,寻找白玉堂可能留下的气息。

      可惜就算是万里追踪,对比天下七洲的广博面积也实在是不够看,何况包正连夏洲都没出过,并不了解其它六洲的地貌情形,似这般瞬间撕裂空间误打误撞的寻找,如同是买彩票一般。

      “奇怪了,老白这究竟是去了哪里?

      以他的本事,就算是面对几名二品高修的围攻,也有逃脱的本事,难道是遇到了一品宗首,甚至是真仙罗汉级的敌人?”

      包正眉头微皱,他这段时间没少用手段查找,开封府各地分衙也都在调查白玉堂的消息,可是至今都还没有任何讯息,难道白玉堂真有这么霉,竟然失陷在了外洲?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