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降了一场雪,汴京城温度骤降,就连负责驻守城门的士兵们都换上了厚厚的棉服。

    这两天就连售卖牛羊肉汤的何老四都没出摊,估计是关起门儿搂着香喷喷的婆娘在家里猫冬了。

    家家户户的门前都挂起了风鸡腊肉,开始准备各种年货,

    天气再怎么冷,东市南市还是人流如织,人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

    柳金蝉和娥女两个打扮的好像女妖精一样,手挽着手在南市溜达,

    自从仙师包大哥‘一战成名’,阴阳联审了断冯衡一案、当庭狂揍老太监,包青天的名头便不胫而走,如今各大勾栏瓦肆演出的话本曲目里早都替赵官家封赏了下来,百姓间更是人人传诵。

    她们两个自然也就顺顺利利拿到了‘良妖证’,现在出入闹市都不用担心什么了。

    虽说妖和鬼不是一回事,可谁又会和包大人府上的漂亮女鬼修较真儿?

    更别说两女都是一副娇怯怯的模样,我见犹怜的,就连街道司和龙襄卫巡视的兵士现在都跟两女混的熟了,见了面还会招呼一声,‘两位姐姐这是为包府置办年货呢?’

    起初两女还有些怕怕的,见到这些威武昂扬、血气冲霄的精锐士兵就下意识地想躲,完全没有五方五鬼应有的自觉,等到在南市上见多了那些不是拖着狐狸尾巴就是顶着兔子耳朵的妖女们,也就渐渐释然。

    现如今汴京城的官宦显贵谁还没有几房出身妖族的妾婢?

    要说比较出身根脚,这些妖女还未必比得上她们这种鬼修呢,两女如今是腰杆越来越直,跟小贩砍价时的声音都变高了些。

    “姐姐,年货都备的差不多啦,我想再买些花儿回去,

    你看那边花店中腊梅开的多好,若是移到居安小筑中,指定开得更美,曾姑娘见了一定喜欢。”

    娥女拉着柳金蝉的小手,不停地撒着娇。

    柳姐姐太持家了,简直都有些吝啬,一路上总是念叨少买些少买些,仙师的俸禄都要被咱们给花光了,哪有这么夸张,不就是买了些山珍海味吗?为了勤俭渡日,芙蓉楼的顶级胭脂人家都没舍得买呢。

    再说啦,连汴京城的百姓都传说仙师要升官了;大艮朝的俸禄可不低,难道还养不起咱们两个女鬼?

    “哼哼,你别再提那个曾姑娘了好不好?

    连岑宗师都说了,以包大哥现在的修为,跟他老人家就是亦师亦友的关系,什么记名弟子都不用在意,当初要不是为了墨家成规,包大哥又要学习炼器之法,他老人家才不会如此托大呢。

    这位曾姑娘可好,仗着自己是包大哥的挂名师姐,成天的来蹭吃蹭喝,提起他我就有气!”

    柳金蝉皱了皱小琼鼻。她哪里是不喜欢曾悦馨蹭吃蹭喝,分明就是不喜欢这位贪吃的曾姑娘,她一来就要麻烦包大哥亲自下厨,让人看了很是不爽!

    娥女笑道:“姐姐,曾姑娘虽然好吃了些、也不怎么通人情世故,人倒还算耿直,而且她还是炼器宗师的弟子,跟这种人交上朋友不亏的。

    最重要的是,她有钱啊!每次来吃饭也给不少呢,这些钱平时都可以拿来贴补家用,你看仙师这么大的本事,却还要靠着俸禄过日子......

    老蛟爷爷倒是有不少仙贝珍珠,却都是他从外面江海弄来的,个个都是宝贝,拿出去就怕暴露他蛟龙的身份,害得咱们明明守着座宝山,却不能用,不是急死人了?

    这都快过年了,总要帮仙师整治一身新袍服、镶嵌些珍珠美玉什么的吧?

    这些钱啊,早晚要曾姑娘出!”

    “什么井底蛟宫,那是井下龙宫!”

    柳金蝉皱眉道:“你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世故了,做鬼都能做得这样圆滑......好啦好啦,买个三两株梅花就行了,咱院子里的梅花还少吗?”

    “快点回去啦,哪有像你这样花钱大手大脚的,都不过日子啦!”

    “好啦好啦,再买几盆水仙回去,花季快到了,说不准回去就开花呢,我都看出来了,仙师是个爱花的人......”

    两女一路絮絮叨叨,挑挑拣拣,满载而归。

    两女快回到居安小筑时,包正还在房中高卧。

    如今的居安小筑越来越像个家了,上世的一些慵懒习惯也渐渐跟着回来,如今他已是拥有九千年法力的‘老怪’,难道还要每天像傻子般的刻苦修炼?

    大艮宪司的习惯,节前有什么案子都会押到节后再说,这天寒地冻的,包正懒得飞行,更懒得去踩冰踏雪,每天靠着几名识法代言人稳定收入法力奖励就成了,这个时日就得学会猫冬过节,这才是人干的事儿。

    任凭外面冰天雪地,却冻不着居安小筑中的花花草草,阵法运转之下,五行自然生化、阴阳乃得平衡,院中仍是四季如春。

    院子里的香椿、樱桃、白梨、红杏抽蕊的抽蕊,结果的结果,就连葡萄藤上都爬满了龙眼大小的紫葡萄,一捏一泡水儿,入口犹如蜜糖。

    有充沛的五行精气撑着,还有井中灵脉浇灌,这些凡果都渐渐开始脱胎换骨,虽然受根脚限制,变不成传说中的仙果,却有转化为奇果的趋势。

    “七七四十九天已过,居安小筑已经小成,就如一件上品法器,阵法运转下产生的五行精气都多了三五倍,是时候放出这两个小家伙了。”

    包正漫步走出房间,随手抛洒,两点清光落在院子,先是两个黄豆大的小点钻入地底,跟着很快生根,见风就涨,还未完全定形,就‘嗖嗖’两声从地面下拔出,就地一滚,化成了一个小人儿,一只小马。

    那小人儿最多有两尺高,脑袋圆圆,赤着全身,两腿间悬着小鸡儿,看性别还是个男娃,因为脑袋太大,像极了天线宝宝。

    小马通体赤黄,也只有两尺来高,身子圆滚滚的,生了四条小短腿儿,‘唏溜溜’叫了声,迈开四个小蹄子啪嗒啪嗒在院子中跑了起来,仿佛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

    这小人儿和小马一出现,院中的各种植物便齐齐低下头来,就像是臣子在朝见君王,包正还看到葡萄架上的葡萄抖个不停,一副惧怕到了极点的样子。

    “好家伙,还真是草木中的精灵、天下植物中的王者。

    这对芝仙芝马可是好东西,听说只要取它们的一滴血,就能生死人肉白骨,乃是堪比传说中蟠桃、人参果一般的灵物?”

    望着这对传说中的灵物,包正一阵心喜。

    总算没白忙活一场,这次为颜查散和柳金蝉洗冤昭雪,随机奖励竟然是一对芝仙芝马。

    等会儿见了这对呆萌妙物,柳金蝉和娥女还不知会喜欢成什么样子呢......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