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廷要不要对和尚道士征税,跟包正就没有一根鸟毛的关系。

    可这封帛书密报中记载的蜀山一脉逃避仙税、中饱私囊、侵害良妖甚至是凡人的种种手段,却是让包正十分不齿、心中更是怒极。

    ‘绵竹有据地大妖,是个鹿精,经常幻化美女,在山中迷惑夜读的书生,而后吸取人身元气修行。

    当地开封府分衙立案调查后,正准备出动斩妖郎擒拿鹿妖,却接到蜀山云笺,说什么鹿妖已归入蜀山门下,从此改恶从善,为门中灵兽。

    这就是不讲道理了。

    就因为是鹿妖,有个好根脚,天生就比别的动物更有‘仙缘’?

    开封府本欲不理,可蜀山一脉的峨眉、青城二派素来执掌南方道修之牛耳,

    老祖更是传说中的道家真仙长眉真人和极乐童子,连太宗在时都要对其礼让三分,

    虽然传说这两尊真仙业已寿尽,可那毕竟是真仙啊,一个个都是经年的老狐狸,纵然天机混乱,他们却能掐算前知,各种预留的后手无数......

    就算真的死绝了,说不定也有转世之身,指不定躲在那个犄角旮旯偷窥呢。

    所以就算是开封府,最后也只能依峨眉所请,将鹿妖纳入了良妖册。

    而这名五谷不分的鹿妖投入峨眉后,名下忽然就多了千顷妖田、还都是些能够生养人参灵芝的肥沃灵地......

    等到了收获季节,这些田地本该依法纳税,这鹿妖竟忽然叛出峨眉,又成了恶妖。

    恶妖本来就对抗朝廷,不吃人就是好的了,哪里还会纳税?

    等到开封府调集人手,准备去斩杀鹿妖时,峨眉却再次传讯,说是已将这鹿妖降服,此妖大有忏悔之意,且背恶期间并未害死人命,可以归正。

    于是这千顷良田的收获也就顺理成章变成了峨眉一派‘讨伐恶妖’的战利品。

    按照大艮律例,人族宗派‘协助’朝廷讨伐恶妖所得战利品,统统归于各宗派,却是不需要纳税的。

    于是这鹿妖就和很多派中灵兽一样,时善时恶,一到收获季节就会叛出所在宗门,而后宗门仙剑一出,立即拜服,陈说己罪、痛哭流涕......

    峨眉青城既是堂堂真仙传承,便当有大慈悲。

    自然要给这些已经认错的‘灵兽’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于是这些‘妖田’所出,也就一次次被归为峨眉、青城两派的战利品,统统不需要上税。

    根据开封府统计,现如今峨眉、青城两派就连原本名下的仙田也统统转给了门下豢养的诸多‘灵兽’,全都按照鹿精的路子,一次次躲避仙税,钻大艮朝的律法空子。’

    本来峨眉青城两派门下弟子众多,除去真正核心的亲传、真传弟子,还有数百名骨干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更是过了千人。

    派中长老和无数弟子都要修炼,所需资源无数,用些小手段来占朝廷的便宜,也没吃老百姓家的大米,包正还不至于如此愤怒。

    可是一些‘逼良为恶’,甚至侵害凡人田地的手段,就让包正无法忍受了。

    “岂有此理!

    为了一派一门之兴,堂堂蜀山一脉竟然如此凶横。

    见到有旁门修士或一些良妖占据的洞天福地、肥沃良田,就想方设法将其激怒,然后再以正义之师的面目出现,说什么洞天福地肥沃仙田需有德者居之,对方若是服从还好,稍有违逆,立即屠戮!”

    包正冷笑道:“蜀山一脉竟如此蛮横,欺凌良妖已经是违反国策,那些旁门修士本来也是人族,所修也为正派功法,只不过和他们所谓的玄门正宗不同,就被另眼相看,随意找个借口就去抢夺人家的洞府良田?

    这峨眉青城是把自己当成开封府、刑部还是大理寺了?”

    “包大人这是看清了峨眉和青城呢,人家自认是玄门正宗,就连朝廷都未必放在眼里,更何况是开封府?”

    语音轻柔,一名青衣女子走入房中,娇面狐媚,身软多姿,可不正是如今藕花楼的头牌青儿姑娘吗?

    “青蛇?”

    包正微微皱眉,青蛇白蛇的传说他上世当然听过,可是却并非只有一个版本。

    白素贞和许仙的那个版本固然唯美动人,那冯梦龙书中的白蛇传可就是恶妖传了,就是在大威天龙的电影版本中,小青也是极凶的,最后翻起脸来,一剑就将许仙刺了个对穿......

    所以他上次来藕花楼的时候就对青儿没太多好感,更没心情与这条美女蛇牵涉太多。

    “青儿见过升王殿下,见过包大人……”

    青儿的流波双目大胆地从德仁皇子面上掠过,看到包正时,却是好奇中掺杂了一丝畏惧。

    上回见他的时候,还只是会做诗的包大郎,如今却是名满京城的阳神真人了。

    阴阳联审洗冤颜查散,当庭臀杖大太监郭槐......

    如今包正官威随身,代表的是大艮国法,她一条小青蛇怎能不怕?

    包正没搭理青儿,转头看向了德仁皇子。

    若非是这位六皇子首肯,别说只是区区一条小青蛇,就是大河龙君的龙女到了,也不可能随意走进这‘日暮阁’中。

    “大郎无需奇怪,这位青儿姑娘虽为异族,其心却向天朝。

    她更是一位重要证人,曾亲眼目睹那蜀山一脉逼迫良妖,侵犯凡人的种种恶行。”

    德仁皇子淡淡一笑,抬手道:“青姑娘请坐,你只管将你与乃姐白娘娘的遭遇一一讲来,自有本王和包大人为你做主。”

    青儿再次盈盈拜过了赵受益和包正,这才开始讲述蜀山一脉的种种罪行。

    “我和姐姐本是在青城山下修炼的两条蛇精,天真烂漫,与世无争,

    姐姐更是说了,能在大艮朝为妖,是我们姐妹的幸运,比起那些外域的妖魔,已是好了不知多少......

    姐姐有心善行,便经常帮助附近百姓,遇到干旱季节,便悄悄兴云布雨,遇到洪涝时,便抢险救人,久而久之,被青城山附近的百姓尊称为白娘娘。

    可是近些年来,却因为要帮助百姓,与那蜀山一脉的青城派起了些争执......”

    包正微微点头:“可是为了田亩之事?”

    “包真人猜对了。”

    青儿道:“那青城山地灵人杰,所辖田地吸收天地精华,能够出产各种灵药,而这些灵药正是让青城派垂涎欲滴的好东西。

    不过青城附近的田地,多为人族所有,他们不敢向对付妖族那样乱来,就在暗中做些手脚。

    两三年前,姐姐便发现很多普通凡人的土地常常遭遇莫名其妙的减产,明明是风调雨顺的年景,却偏偏长不出庄稼,又或者只有往年三四成的收获。

    姐姐暗中调查之下,才发现是青城派暗中用了聚灵大阵,竟将这些田地的地气精华统统引走,成全了他们的‘仙府’。

    可怜这些乡亲,来求我姐姐无果,就只能去求青城派,只有答应为青城派种植灵药,田地才能恢复正常,可是如此一来,他们就统统变成了青城派的佃户。”

    “呵呵,倒是好手段啊!”

    包正冷笑一声,开封府分衙秘呈的帛书上也有提及,自从得到了青城派的‘佑护’,附近的百姓总算可以收成部分庄稼,为了表示对青城派的‘感谢’,他们则会替青城派种植需要的灵药。

    “大艮律例,若是百姓收成仅够裹腹,朝廷便会减免百姓赋税,如此一来,朝廷税收锐减,久之甚至会动摇国本!”

    六皇子本来性情仁厚,极少发怒,此时也是双目微红,胸前起伏不定。

    “蜀山一脉,名为正派道修,暗中却用这种手段逃避国税!

    这也就罢了,此举不仅是侵吞国税,更令那些百姓生存艰难,不仅莫名其妙变成了佃户,每年辛苦耕耘所得也只剩下往年的五成,仅仅够活命而已!

    峨眉青城,渐渐已经变成了我大艮南疆一害!让本王再也不能坐视!”

    包正沉吟片刻,又问青儿道:“白娘娘得知此事后,又是如何做的?”

    “姐姐自知不是蜀山一脉的对手,可是却不忍见百姓受苦,因此便去寻那青城派讨个说法。

    可是......”

    青儿说着说着杏目微红:“那峨眉青城同气连枝,不仅是派中长老道行高深,非姐姐能敌,只凭门下三代弟子出手,就将姐姐击败,

    不仅毁去了我和姐姐的洞府,还要以诛杀‘恶妖’的名义‘替天行道’,杀死我和姐姐。

    无奈,姐姐只得远遁他乡,说是要亲入险地,为大艮朝建立一项大功,日后方有报仇之望。

    我本欲同去,却因为修行浅薄,被姐姐赶来了京城,这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又有姐姐的闺中密友李清冥姐姐照应,想必那蜀山一脉势力再大,也不敢乱来......

    青儿本来不肯,后又想到或许在京城能够找到为姐姐和青城百姓申冤的机会,所以......所以......”

    “所以青儿姑娘就做了藕花楼的花魁娘子,希望借此结交权贵,求一个报仇的机会,你的运气看来很不错,竟然遇到了升王殿下。”

    包正长叹一声,那日因为佘元曾与这位白娘娘的分身交手,这条白蛇的修为就算在整个夏洲也算是大佬级别了,结果竟被青城派逼的不得不离乡背井......

    可见蜀山一脉,是何等的猖狂。

    当然,这也只是听了六皇子赵受益和青儿的一面之辞,哪怕有开封府分衙的密报,也需要查证属实,才能最终定论。

    而且以他目前的实力,如果贸然和蜀山一脉对上,结果殊难意料,还需要考虑周详。

    “大郎,你昭雪颜查散有功,加上之前的功劳,父皇有心要重用于你,据小王得到的消息,父皇目前正与吏部讨论该如何封赏你,目前只是还有些分歧。

    相信最多年后,封赏就会下来,小王估计,一个开封府同知是跑不了的。

    小王......”

    赵受益给了青儿一个眼色,青儿立即心领神会,告辞退下。

    “小王有意请大郎你负责蜀山偷漏仙税,逼迫良妖、侵害百姓一案,不知你可愿接手?”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