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堂镜顿时心中一沉。

    他是刑决论辩的老手,自然明白到了这个时候包正身为主审官绝对不会义气用事,既然这样说,就一定有翻盘的可能。

    难道是自己遗漏了关键之处?

    不太可能啊,这个案子的关键就在那冯安,除非他能像颜查散那样死而复生,否则就算鬼魂前来也是无用。

    可是冯安尸体已被损坏,就算是城隍爷亲自出手,也绝对没有助他还阳的道理。

    方堂镜心中又是吃惊、又是好奇,忍不住道:“包大人,莫非另有证人在?”

    “可以说是有,也可以说是没有。”

    包正淡淡一笑:“有些人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却还是遗漏了关键两点。

    第一,冯安这个能够狠心杀人的凶徒为何要自刎身亡?可见是被人逼迫,那么逼迫他的人又是哪个?

    第二,或许有人以为冯安已死,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却忘记了本案的一项关键证物......方状师这样的聪明人,想必是已经想到了什么吧?”

    方堂镜不觉一惊:“冯安自杀时用的刀剑?”

    “哦,看来方状师也是想到了。

    不错,冯安的尸体出现在放鹿山的百米悬瀑之旁,开封府曾四处寻找他自杀用的刀剑武器,却一无所获,想必就连那逼死冯安的人都想不到,冯安死后,所用佩刀离手抛落,被瀑布清除了所有痕迹,并且恰好跌落在瀑布旁的一处水洞中罢?

    或许这就是冥冥之中也有天定,那威逼冯安自杀之人也并未重视此物,当时见到冯安已死,佩刀跌落悬崖,并未怎么放在心上。

    也是无巧不成书,那佩刀跌落之处十分隐秘,确是不易寻找......

    就连本官都要放弃的时候,却在半盏茶前,展大人接到了开封府斩妖郎的讯息,这柄刀被找到了。”

    “竟有此事!”

    方堂镜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咬了下嘴唇,这是他紧张的表现。

    包正看了眼脸色剧变的方堂镜,点头道:“不愧是汴京第一状师,居然瞬间就能想到其中关键!

    没错,按照大艮律例,就算找到了那冯安的鬼魂,阳间定案也万万没有采纳鬼魂陈述的道理,毕竟阴阳相隔,不可互通。

    可若那冯安是被某人活活威逼而死,死后怨气不消,成为了聻魂呢?

    我看方状师虽然不是入了品流的修士,却也修习过儒家技法,功夫多半都用在这‘如簧之舌’上了吧?

    以你修为,就算没见过,总也听过聻魂是什么吧?”

    方堂镜面色微苦,喃喃地道:“聻魂者,不在五行、不入阴阳......而且......”

    “而且聻魂所载,除了死者的前生记忆外,就是各种真实情绪的汇集,外人所见种种幻像,其实都是加入了自己的思想从而幻化而成。”

    包正笑道:“聻魂本身,是很少有主观思想和个体意识的,法家大贤韩非子曾言‘聻者,无主无识,但有主识者,外人惑想也......是以聻魂者,可以物观。”

    韩非子的这句话反应过来,就是说:聻魂不像活着的人、也不像阴魂,其实已经没有了主观意识,仅仅留下了部分记忆和生前各种真实情绪。

    活着的人如果‘见’到聻魂,其实只是在这些情绪的引诱下产生的种种幻觉。

    就好像包正见过的华山君子剑、传法的妖僧,其实都是他们留下的负面情绪和记忆带来了种种幻觉画面,破除了幻觉,消除了这些负面情绪,就是斩灭了聻魂,如果被幻觉所趁,那就变成了真实,要在真实中受害。

    所以韩非子才说,聻魂不能算是人,也不能算是鬼魂,它只是一种物!

    既然是物,那就不被大艮律例限制,大艮律例会限制阴间供状、鬼魂供词,却不会限制一项物证。

    冯衡在一旁还傻傻的没听明白,方堂镜这个老讼棍却是瞬间就明白了其中的关键,这才会脸色大变。

    “来啊,将那冯安自杀所用的佩刀拿上来!”

    一柄三尺左右长的朴刀被呈上公堂,有刀无鞘,刀身虽然被泉水冲刷的很干净,却还是留有隐隐一道乌痕,而且阴气扑面,接触过刑刀的老手一眼就能看出这刀上必有聻魂。

    冯安本就是凶手,自然算不上什么含冤聻魂,包正也没有一丝替他洗冤的想法,可这道聻魂中隐藏的部分记忆和负面情绪,却可以被当成物证来证死冯衡!

    继方堂镜之后,大堂上想通了此节关键的人可不止一个,大理寺卿王龄、童成功、公孙先生、展昭......

    一个个都拿惊奇的目光望着包正。

    以聻魂为证,倒是奇思妙想,可问题是......

    “哈哈哈,包大人的奇思妙想令在下佩服。”

    方堂镜也瞬间想到此节,暗暗松口气道:“方某虽然修为低下,却也知道那聻魂惑人只在脑中,外人万难得见,包大人准备如何将这份物证当堂出示呢?”

    “若是不能当堂出示,纵然包大人修为高深,乃是当代阳神高人,却也不能由您一言而定,又如何能够证实冯大人有罪?”

    “方状师,你以为本官是在同你说笑不成?”

    包正笑着扫了一眼公堂上同样好奇的诸人:“巧的很,本官曾经做过开封府磨刀人,而且还做到了第一名。本官经历聻魂无数,多日推敲,加以墨家炼器术中照影之法,创出了一门‘照影聻魂、搬运真相’的手段。

    正可借此机会,为我大艮宪司开一门查堪验证的手段。

    如今冯安自杀所用的佩刀就在堂上,本官就亲自施为,请各位做个旁证。

    来啊,取磨刀石来!”

    在众人呆呆的注视下,包正走到堂前,开始缓缓磨砺这把佩刀,消除怨煞后,果然《洗冤录》有了反应,冯安虽然不配进入书录,可洗冤录特有的留影功能立即发生了作用。

    就如那日济颠与秀儿的聻魂交流,包正在一旁利用洗冤录观看而已,有了这个外挂,他只需要再用法家的‘照影术’将画面转移出来就可以了。

    对外说什么是利用墨家炼器术所创,墨家为了统计炼器城败的数据,倒是有这门技法,可什么时候被如此运用过了?

    不过他既然已经说明是‘原创’,那就是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也只能钦佩包真人是干一行爱一行、精心钻研所得成就,就算是岑修竹在场,也得被他忽悠的迷糊,感叹这个弟子真是个天才,竟然可以举一反三,令法墨两家互通。

    包正这边施展神通,公堂上立即出先了一面长宽两丈的清光照影,影中正是那冯安聻魂,一段段的零散记忆、各种负面情绪纷至沓来。

    ‘主人放心,我定将那颜查散杀死,敢同主人争抢女子,他不死谁死!'

    ‘请主人高抬贵手,只要不伤害冯安家中老娘,冯安愿自行赴死!’

    ‘冯衡,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

    足足半个时辰,尽是冯安的无尽怨恨。

    “此人虽然死不足惜,倒还是个孝子。可笑你冯大人,当真是连禽兽都不如,竟然用一名老人的性命要胁,让那冯安自杀而亡。

    你是不是以为冯安自绝,你便会更加安全?恐怕万万想不到他会留恨于聻魂之中,做成这项铁证吧?”

    包正冷笑一声,击破冯安聻魂、收起清光照影,转身回到堂上,狠狠一拍惊堂木。

    “冯衡唆使杀人在前、逼死家奴于后,罪行累累,罄竹难书!

    来啊,摘去了他的镔铁盔!

    脱去了他的银丝甲!

    锁住了他的琵琶骨!

    押入死牢,待官家朱笔勾过,推赴菜市口斩首!”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