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课堂中坐了上百个形形色色的鬼物,一个个正聚精会神听着台上先生讲书,

      那位先生一身蓝袍、面如冠玉,仪容不凡,

      明明也是鬼物,却没有多少鬼气,周身倒有华贵气质,可见腹藏五车书。

      可不正是那颜查散?

      “寒月小姐,你是书堂最有天赋的学生,不知会如何理解这阳间前朝文圣人的话语?”

      颜查散专心讲学,倒是没有注意到柳金蝉,

      估计也是没想到柳金蝉会为了自己投井自尽,如今也成了鬼身。

      他举手相招的是一名身披黑色玄纱,露着两条雪白玉臂的女鬼,

      有九分的姿色,眉眼婉转,流波阵阵。

      媚眼轻撇了颜查散一眼,女鬼含笑道:“这位文圣人好坏呢,他是说啊:老百姓嘛,让他们知道那么多干什么?

      只要让他们做事就行了。

      最好都是昏昏噩噩,只知道照着我们的意思去做就行了,不要让他们明白他们在做什么。

      哼哼,左右不过就是愚民之说,

      阳间的皇帝官家自然爱听这种狗屁话,不封他做圣人还能封哪个?

      颜生,你说我讲得对不对,好不好嘛......”

      最后隐隐竟有撒娇之意,媚眼流波,直似要把颜查散合着口水一并吞下肚去。

      柳金蝉轻啐一声:“真骚。

      哼哼!

      仙师看来我们就不该来,人家这日子过得可是有滋有味呢。”

      颜查散失笑道:“寒月小姐,圣人可不是谁都能封的......

      这句话也并非是小姐理解之意,而是应该解释为:

      诗、礼、乐这三者既开民智,更为立国之基,万万不可忽视,如果百姓掌握了诗礼乐的精髓,那就该让他们自由发挥,

      在他们自由发挥的时候,我们就不应该把认定的结果告知他们,

      因为如果这样做了,只会限制他们的成就。

      如果百姓疑惑不解,我们才需要用心的教化他们,让他们了解和掌握这些学识……

      堂中各位学子,虽为鬼身,然不可不知诗、礼、乐也。

      若有天赋,可以由之。

      若无天赋,方才使知之。

      这也是‘仙域’广开学堂的目的所在……”

      柳金蝉渐渐听得入迷:“仙师,颜生讲得真好。”

      “好却是好,鬼读诗文也未必就是什么坏事。

      可本座还是隐隐担心,这仙域的幕后掌控者如此做为,简直不似鬼物,竟如人间明君……

      怕只怕他如此立心,其志不小,

      而但凡有大志大向者,无论出发点是怎样,都难免会引起时局变化,血浪涛涛。

      更何况,如今的人间有大艮朝推崇人道,官家算是明君,既然阴阳有序,又何必生变?”

      包正冷笑道:“颜查散讲得再好,这里也终究不是他该呆的地方,

      他既然阳寿未尽,就该随本座回去!”

      “定!”

      法力汹涌而出,瞬间笼罩了这座幽冥书院,

      将除颜查散、柳金蝉之外的鬼物一体镇压,令其不得妄动。

      “颜查散,你看看这是何人!”

      包正手一挥,驱离了笼罩在颜查散心头的一丝鬼念寄托。

      他刚才就用法眼细察过,颜查散之所以跑到这间鬼物书院中做了先生,一来是他出身儒家,有教无类的理念深入心中,

      二来也是被一丝强大的鬼念控制。

      否则面对满堂鬼物,颜查散这个新鬼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如此坦然。

      鬼念既去,颜查散微微一愣,目光顿时变得清明。

      “金蝉!金蝉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颜生。”

      “好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颜查散,你本命不该绝,还有还阳的机会!

      你们两个要叙旧也等回返了阳间再说,如今都随本座离开!”

      包正迅速展开兜率宝伞、弥尘幡,层层宝光裹了颜查散和柳金蝉便走。

      这幽冥仙域十分诡异,

      明明在阴山背后、阴阳绝地,却能发展到这种程度,简直令阴司都要汗颜,

      可不像是普通鬼王、大鬼王能够掌控的。

      幕后之鬼,很可能就是恐怖的鬼仙。

      如无必要,包正可不想和传说中的鬼仙硬碰硬。

      法器宝光直接冲破屋顶,向来时方向飞去。

      “呱呱呱!”

      环绕山体附近的无数鬼鸦鬼鹰,阴蛇毒豸,漫天飞来,要阻拦包正这个恶客离开。

      “死!”

      满天红云和五色彩雾一卷,扫荡百里天空,鬼物毒虫如雨点般纷纷坠落。

      包正冲破封锁,瞬间飞出几十里。

      “颜生,颜哥哥!”

      幽冥书院中忽然响起一声凄厉娇呼,

      妖气冲霄而起,女鬼寒月脚踏一头双头阴蛟,驾驭十亩妖云,快如流星飞渡,向包正等人追来。

      “谁都可以走,颜生必须要留下!

      颜哥哥,你忘记了曾经说过的话吗?

      你说过,要教我明经、要教我做诗文的!”

      “怎能够说了不算!你可是个读书人......”

相关阅读More+

凡人修仙传

忘语

仙木奇缘

小小招财猫a

仙魔同修

流浪

仙道长青

林泉隐士

长生不死

观棋

大夏纪

博耀